台灣人都未必聽過的「泰源事件」:一群為「台獨」奮戰,卻被蔣介石親筆判處死刑的抗爭英雄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身為台灣人的你,可能都不曉得有這樣一段被抹滅的抗爭事件,但這卻是 228 後第一起台灣人計畫的「台灣獨立武裝起義事件」。

然而故事說來卻是無限悲哀,最後發起抗議的「主謀」六人中有五人被蔣介石親手判決死刑,而死前的最後一句話,正是「臺灣如果沒有獨立,是我們這一代年輕人的恥辱!」這些故事仍有不少被記錄在閃靈樂團的歌詞中,令人動容。以下就請大家搭配音樂,聽聽這段撼動人心的故事……

(責任編輯:黃梅茹)

文/iamarock

大家安安,小弟閃靈腦粉,
今天要來跟大家談談亡命關這首歌。

金屬板:

民謠版:

民謠版演唱會:

這首歌比起武德其他首歌比較不知名,但我認為他是武德這張專輯中由怒轉悲展現最極致的一首,結尾的二胡之悲更勝破夜斬的月琴收尾,民謠版也是在一開始的吉他就把所謂的「形勢急轉直下」表現的淋漓盡致。

這首歌為什麼會這麼悲呢?我們慢慢來看。

亡命關講的是發生在 1970 年時的 台東泰源監獄起義案 的逃亡 ,這個起義案的能見度很低,因為整個行動並沒有成功,被國軍在短時間內鎮壓,沒有國際能見度,連在國內消息都被鎮壓下來,最終被當局以「監獄暴動」的名義處理了。

然而雖然這個事件的知名度不高,卻是 1947 年 228 事件後,第一個詳細規劃,並成功發動台灣獨立武裝起義的案件。

起義主事者有六人,江炳興、鄭金河、陳良、詹天增、鄭正成、謝東榮。

其中,鄭正成之外的五人都在案發之後被處決,這些主事者的故事之悲壯淒涼,就如亡命關這首歌所說的:

生死走無路,這關袂得過,
兄弟拆分途,永遠免再會。

接下來在進入泰源監獄起義之前,先說說這些人們入獄的背景吧。

鄭金河、鄭正成、陳良、詹天增 ,因參與 蘇東啟案 被捕,蘇東啟案是以蘇東啟為領導核心的武裝起義密謀案,但因為事跡敗露,沒開始就結束了,總共逮捕 300 餘人,其中鄭金河等四人是駕駛兵與通信兵,屬於參與謀反的台灣兵,因而分別被判刑十餘年不等。

謝東榮
,在湖口當兵時,於廁所寫了「軍隊是人民公社,大家要忍耐」,被控「書寫反動文字 」,判刑四年。

很荒唐,我知道,那就是白色恐怖時代。

江炳興 的故事稍微長一點。

他在台中一中時與同窗吳俊輝組織「自治互助會」,隨後與高雄中學施明德等人的「亞細亞同盟」合併成「台灣獨立聯盟 」。

畢業後眾人相約,依家境經濟狀況不同報考不同學校,吳俊輝進入東海大學,江炳興與其他人進入陸軍官校,並期待著,若未來有 50 位獨立聯盟成員成為軍官當上營長,就可掌握總共兩萬餘兵力,屆時才有機會發動改革或武裝革命。

然而,江還在陸軍官校期間,台灣獨立聯盟組織就被出賣了,所有參與案件的人都陸續被捕入獄,江炳興也難逃魔掌,被判刑十年,那是個 1962 年的夏天。

講到這邊實在覺得感慨, 我們高中的時候想著如何考大學,他們高中的時候卻是想著如何武裝革命 ,十幾歲時便毅然決然地決定十數年後要捐軀奮鬥,這比那些魚往上游的故事立志一百倍啊啊啊啊!

時間來到 1970 年前後的 泰源監獄 ,泰源監獄是白色恐怖時期關政治犯的監獄,內部從上到下都由外省軍人管理,(是的,當時就是外省掌權本省被欺壓的時代,跟現在大家同屬台灣人是絕對不一樣的)

但泰源監獄有一些資訊破口,首先是「外役 」,犯人中年輕力壯者,白天會被帶到監獄外圍從事工程、伐木、農耕、養殖等勞動,江炳興等六位主事者當時都屬於外役;而監獄外圍的陸軍警衛連隊,幾乎都是本省的「充員兵 」,也就是服義務役的兵。

於是這些外役與本省充員兵們便可交流內外資訊讓外役帶回監獄內傳達,包含當地教會人士、臺灣原住民、或監獄外警衛部隊之交流關係等等,這些資訊對監獄內的犯人們來說,再重要不過。

自 1964 年起,鄭金河在獄內便在構思監獄革命,而這項計畫在有軍事背景的江炳興加入後轉為積極。

1970 年前後,起義計畫已經逐漸完成,參與者包含獄內犯人、部分合夥警衛、獄外原住民、部分台籍士兵,他們在獄內成立了台灣獨立革命軍軍部,也撰寫了《台灣獨立宣言》。

計畫如下:

主事者六人從事外役時攻擊警衛並脫離掌控、回頭釋放同志,控制監獄及軍火、分發武器。聯合附近當地原住民及台籍士兵 120 餘人攻佔中廣台東廣播台,對外發表請附近外籍神父幫忙翻譯的多國語言《台灣獨立宣言 》,一次讓全世界聽到台灣也想獨立的聲音(當時是二戰後殖民地獨立潮)。然後奪取軍艦,發動 全島革命 號召台灣人推翻兩蔣政權。


1 月 3 日時,台獨精神領袖之一彭明敏易容奇蹟潛逃瑞典,並發表《台灣自救運動宣言》
,此事傳入泰源監獄,對眾人造成極大鼓舞,因為聲音傳到國際上了,他們將會更有立場說服國際台灣想獨立的心情。

但他們仍然面臨非常多困難,消息可能走漏不說,還甚至被威脅要告密,迫使他們需要在準備尚未周全時冒險犯難。

1970 年 2 月 8 日中午,備妥遺書的江炳興等六人前往執行外役,在中午衛兵換哨崗防守較鬆懈時,於菜圃持刀攻擊守衛班長。

然而起義案件從開始便出了差錯,班長未死時大聲呼叫驚動連隊,於是大門、中門通通上鎖,衛兵趕到,讓他們無法回頭釋放已著裝攜刀準備中的同志,在與關係良好的連隊隊長對峙一陣之後,連隊隊長無法下手,便讓他們往山中逃亡。

敢袂當揣,無聲的所在,惦惦看未來,
走敢無回,生敢無悔,腳步通行去綴。

一步一步,行無望的路,
等候烏影,掠到我,拆食落腹,魂魄落土。

烏影最終還是包圍了他們,六人陸續被逮捕。

六人被抓之後,鄭正成外的五人堅持鄭正成是被他們挾持的,因此鄭正成逃過死刑的命運,但其餘五人便沒這麼幸運,他們都在 3 月 30 日被判處死刑。

然而,在這幾個月內, 不管他們受到了甚麼樣的嚴刑拷打,他們始終堅持整場起義只有他們五人參與,一肩扛下。

守住了所有其他所有知情人士的名字,也因而拯救數十條性命。

1970 年 4 月 16 日,參謀本部覆判時上簽呈要將五人送往綠島集訓免死,
1970 年 4 月 24 日,蔣經國在紐約被黃文雄刺殺未果,

爾後 4 月 27 日,受到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案之壓力、以及 424 刺殺案壓力的 蔣中正,親筆嚴批主事者謀反罪大惡極,唯有一死。


1970 年 5 月 30 日,江炳興、鄭金河、陳良、謝東榮、詹天增,執行死刑,行刑前,鄭金河對鄭正成說,

「臺灣如果沒有獨立,是我們這一代年輕人的恥辱!」

最終,每人身中數槍慘死。

看完了這個故事,我想大家應該可以理解為何亡命關這首歌如此之悲,這是一條有去無回的路,奮力抵抗卻依舊漸漸地被掐死,

我用江炳興在獄中留下的一些文字作結:

「經過二十多年的等待,我們發現,等待,唯有死亡;祈求和平,唯有被侮辱;低聲下氣懇求諒解,唯有被譏笑;盼望正義援助,唯有被誤解我們甘願被奴隸。

國際間並沒有正義存在,相反的,強權正被歌頌,我們在一切希望都消失時,只好正告國際人士,我們並不是缺乏勇氣,我們並不是貪生怕死,我們現正遵從你們歌頌的方法,追求我們台灣的完整獨立,……。

我們並不準備讓你們歌頌,但求苦難的同胞,不再被壓迫與奴隸,求世人對我們苦難的同胞,賜給他們獨立、自由與幸福,我們深信壓迫與奴隸存在時,自由與幸福等於奢談。唯有壓迫與奴隸消失時,自由與幸福得以保障,人權得以伸張,世界能夠和平。」

(本文經原作者 iamarock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爆卦] 跟大家聊聊閃靈樂團-亡命關 〉。)

延伸閱讀:

如果二二八沒有加害者,為什麼知識份子施儒珍要躲在牆縫內過一生?
年輕人對黨國教育的怒吼:我根本不知道二二八是什麼
台灣最後一個政治死刑犯:我經歷的二二八事件
馬來西亞留學生回憶白色恐怖 12 年冤獄──法官對我說:我不判你的話,下個被判的就是我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