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厭世情人節特輯】原來這首詩是被老闆討厭的蘇東坡,寫給魯蛇的自慰文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今天是西洋情人節,諸位單身朋友受夠外頭的閃光四射了嗎?孤芳自賞錯了嗎?在此為大家奉上應景的超厭世古文,原來一帶大文豪蘇東坡曾被放逐偏鄉而「寂寞覺得冷」,但也正是這人生最消極的時期,讓蘇東坡的靈性創作潛能完全爆發。(責任編輯:蔡沛宇)

圖片由作者提供。

文/ 厭世哲學家

什麼鬼西洋情人節。

絕對不是因為我沒人要,只是我潔身自愛、曲高和寡、眼光太高而已。(哭)

蘇軾 〈卜算子〉:

缺月掛疏桐,漏斷人初靜,唯(誰)見幽人獨往來,縹緲孤鴻影。

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省,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

以下為超譯:

一彎缺月,掛在殘敗的梧桐樹梢上,
時間已經深夜,所有人都沉靜地睡下,
只看見一位幽居之人獨自遊蕩,(不是鬼!)
似有若無的,就像是形單影隻的孤鳥。

鳥兒被驚嚇而飛起,卻還頻頻回首,
牠的心中有恨,卻沒有任何人知道,
看遍所有寒冷高枝,牠都不願棲息,
卻情願待在寂寞沙洲,清冷過一生。

這一闋小令,是蘇東坡因「烏臺詩案」被貶謫到黃州時所作。黃州時期可以算是蘇東坡人生最失意、最低潮的時候,但他的文藝創作也來到登峰造極的地步,尤其是詞的創作,被後人稱為「黃州詞」,視為模範。 可見當一個人最消極厭世的時候,他才能完全發揮靈性方面的潛能。

這闋詞的表達方式含蓄委婉,雖然使用典故但卻又好像沒有使用任何典故;且內容意境空靈,雖然簡短但義蘊無窮,幾乎沒有任何贅字 ,是我個人視為極高典範的作品。

根據自述,蘇東坡被貶謫到黃州之後,只敢住在偏僻荒涼的地方,與農夫漁夫相處(因為農夫漁夫不知道他的身份,只會把他當成一般人),此外,幾乎不敢與外人有任何互動——因為他實在是怕了。

他怕到了熱鬧的街市去,或是跟其他士大夫來往,又會被別人造謠,說他又在密謀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或是不服朝廷對他的處置。

因此我們就可以理解,為什麼這整闋詞都營造出一種孤獨清冷的氣氛。故事發生在深夜,全世界都安靜的時刻,再也沒有任何熱鬧、沒有任何人影的時候,故事的主角「幽人」才默默地一個人現身。

「幽人」,指幽居之士,也有另外一個意思是指「被囚禁的罪人」。蘇東坡雖然已從天牢走了出來,但一眾小人都在對他虎視眈眈,正在編織罪名等他自投羅網——這樣的境遇,可曾有半分自由?又何異於坐牢?

這位「幽人」的身影,形單影隻,宛若一隻「孤鴻」——這隻孤鳥因被驚嚇而飛起,卻還頻頻回頭觀望,正如蘇東坡被官場險惡所迫,不得不遠遁黃州,但他卻還心向朝廷,想著再多看一眼也好……。

他的心中有恨,充滿了被誤解、被陷害的委屈,卻沒有任何人知道,也不能跟任何人訴說,滿腹辛酸只能肚裡吞。

最後他說:「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

在飛行的途中不是沒有任何機會,也不是沒有任何人願意幫助他、或給他溫暖,只是在他看來,這些寒冷的高枝,他是再也攀不起、也不想攀了。

此刻他只想遠離,離得越遠越好,到一個沒有任何喧囂、繁華,也沒有任何人煙的地方——寂寞的沙洲。

他不願再惹是非,不想再攪動風雲,這些對他都已不再重要;現在他只想一個人好好待著,過自己的日子。

曾經,他年少自負,聰明絕頂,舉世無雙,自以為「致君堯舜,此事何難」,但現在的心情卻是「用舍由時,行藏在我,袖手何妨閒處看」(〈沁園春〉)。人生很艱難,意氣風發的少年,轉眼就成了袖手閒步的老者。

其他的鳥都盤旋在高枝上,鬥得你死我活,只想著再攀更高一點;只有這隻「孤鴻」,獨自徘徊在潮濕、低矮的沙洲。 牠是誰?——牠不是一隻凡鳥,牠是鳳凰。

補充說明關於這闕詞中的「孤鴻」,《莊子·秋水》中有道:

南方有鳥,其名為鵷鶵,子知之乎?夫鵷鶵發於南海而飛於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練實不食,非醴泉不飲。

鵷鶵是與鳳凰同種類的鳥,牠的志向遠大高潔,只願意停留在梧桐樹上,只願意吃乾淨的食物。蘇東坡這闕詞一開頭就是「缺月掛疏桐」,「桐」之一字,已經透露了這隻「孤鴻」真正的身份——牠是鳳凰,而不是凡鳥。

延伸閱讀:
跳出父權社會:單身不是沒人愛,是女人們的生活不想被綁住
我們教育絕口不提的「失敗者」,史上最厭世詩人李賀才是孩子該讀的真實人生
連學者都常搞錯──「食色性也」不是孔子說的!帶你認識史上最邊緣哲學家告子

(本文經原作者 厭世哲學家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厭世情人節特輯 〉。)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