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爽約、作客也不會帶禮物的美國人超沒禮貌?解析美國「個人自由至上」的社交文化

(本文經原作者 王家軒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美國人的義務 〉。首圖來源:Harry Thane, CC Licensed。)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雖然社交活動佔據了美國人的大部分時間,但他們參加派對、婚禮或上門作客時,大多數都不會包禮金、送禮物給主人,他們只會口頭表示感謝,這樣表示美國很不禮貌嗎?不,這個現象背後其實蘊含著他們尊重「個人自由」的社交文化。(責任編輯:蔡沛宇)

文/ 王家軒(八旗出版社編輯)

何偉(Peter Hessler)大概是華文圈子裡最著名的美國記者之一。因為他寫的《尋路中國》三部曲,年輕一輩的中國讀者為之風靡,崇拜他的年輕台灣作家、記者也不少。

前幾天我老闆富察跟我談到,有位在華文新聞界也有名有姓的資深記者有次約好要去開羅拜訪何偉,但到了開羅卻不見何偉蹤影。後來知道他臨時想去開羅南方幾百公里處做個採訪。這位華人記者不死心,只好風塵撲撲地去埃及南方找到他。結束短短的訪問之後,再頂著烈日風沙回程。

我不知道這位華人記者心中作何感想,但我知道,就一個美國人來說,何偉的作為其實再自然不過。 我剛去美國唸書時,經常遇到被美國人爽約的事,而他們永遠只是淡淡地說「喔,我忘記了」或是「抱歉,我後來跟朋友約去打球了」。

一開始有點困惑詫異,時間久了,也就習慣了。後來我曾問一個美國朋友 James 為什麼會這樣。 從 James 的回答我們非常能看出美國的文化精神所在。他說:「因為我們比較容許個人享有更多的自由。」

更多的個人自由,自然就意味著較少的群體生活。有一次我跟大陸同學 Shauhua 一起去找美國朋友 Sterling,他剛好要洗衣服,我們就一邊聊天一邊陪著他 do the laundry(洗衣服)。

美國人在生活上通常不太講究,年輕男生更是如此,髒衣服可以堆個兩三個禮拜才洗,因此洗衣服可是浩大工程。先洗後烘,一個下午就去掉了。

Sterling 一邊從烘乾機裡抽出自己的內褲襪子,一邊非常驚訝地看著我們:我不敢相信你們居然陪著我洗衣服,真抱歉佔掉你們這麼多時間。

我下個月要出的書(其實是再版)《美國人:一種跨文化的分析比較》(American Cultural Patters: A Cross-Cultural Perspective)在談到美國社會的「人情壓力」時講了一段話,很能反映美國人是如何在個體自由與社會義務之間作選擇的:

雖然社會活動佔據了美國人的大部分時間,但他們儘量避免對他人做出個人承諾 。他們不喜歡參與別人的事務。他們會接受類似邀請或禮物這樣的社交行為,並會對此表示感謝,但接受者沒有酬謝的責任。 在社交中,禮尚往來確實是一種模糊的規矩,但它絕不像在其他文化中那樣成為具有正式約束力的社交義務。

美國人一般喜歡在盡可能不衍生社會責任的條件下尋求他們的社交生活。 美國人在回避人情關係時的行動策略也同世界上大部分地區的規矩南轅北轍。美國人會說『謝謝你,我玩得很愉快』,而就是他或她對受邀參加宴會的一種回報 ,即便這樣的報答有吝嗇之嫌。在歐洲文化中,客人被期望攜帶鮮花或糖果,而在非西方社會,根據其身份的不同,受邀之人幾乎肯定要履行某種形式的回報。在美國,各付各的帳便是解決承擔社交責任的一種辦法,這對於習慣每個人輪流做東的非美國人來說恐怕十分失禮……

但我們可以正確無誤地說,全世界除了美國人之外,相互之間沒有責任的人際關係絕對是一種可有可無、無關緊要的關係。像在日本這樣的國家,社交關係的基礎是相互依賴與階級化的社會結構。在這樣的社會中,美國式的率真、個性化、以及無責任的社交關係僅僅是一種裝飾性的社會現象,而非整體社會制度的骨幹……

至於去美國人家做客到底要不要帶禮物,也許有些台灣人會認為要,因為我這個年代的高中英文課本裡好像有這樣寫過。這也許沒有標準答案。畢竟美國很大,而且不同地區、族群、階級的人會有不同的作法。但我自己的經驗可以肯定本書的看法。

我在美國參加過三場美國婚禮。 美國婚禮不收紅包,但親友「有意願」的可以送禮,不送也無所謂。 禮盒就堆在婚禮現場某個角落成一大落。

賀卡未必與禮盒黏在一起,所以新人如果不細察,恐怕未必會知道那個禮盒是誰送的。(百貨公司應該會有紀錄)在生日或所謂的 baby shower 時, 收到喜歡的禮物他們會很開心,但完全沒跡象顯示他們會介意誰送了什麼(至少我沒觀察到)。

一般的 party(至今中文對此好像沒有固定通用翻譯?)更是隨性。我有數次被美國朋友拉去他們的朋友家辦的 party。去了之後沒人特別會招呼你,有零食就吃,有酒就喝,有聊得來的就聊。 Party 結束之後,互道再見,你除了知道他叫 Joe 或 Chris 或 Arron 之外,一無所知。Party 的主人究竟是誰也搞不清楚。

我第一年住宿舍的時候,面對空空蕩蕩的宿舍,我與法國室友 Alex 與美國室友 Kevin 講好一起採買餐具、衛生紙等公共用品。但因為只有 Kevin 有車,因此後續的採購全部都得靠 Kevin。

另外,起初我們沒有談廚房、客廳等公共區域的打掃工作如何分配,但 Kevin 自己看不慣就動手打掃了。掃把、畚箕、洗潔精也都是他自掏腰包。但他從來沒跟我們多說什麼。(最奇怪的是他自己的臥室亂的要死,堆滿了可口可樂的罐子)

就我看來,套具老話, 美國真的是一個近乎完全「對事不對人」的文化。 他們在乎他們自己成就了什麼,在乎自己想做的事情達成了多少功效,在乎自己是否得到公平的待遇,當他們想對你好的時候也會在乎你是否感到開心。但他們並不在乎這些事情是誰做的,更不在乎誰欠誰什麼。

這真的很怪。

延伸閱讀:
美國人未必知道「波多黎各在哪裡」,仍是自由民主之國——國際觀真正意義在哪?
為何川普上台引發美國人抗議暴動?這篇分析文讓你看懂民主共和選民的真實面貌

(本文經原作者 王家軒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美國人的義務 〉。首圖來源:Harry Thane, 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