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高跟鞋、水晶教堂來刺激觀光「沒文化」?在地人心聲:人要活得下去才談得起文化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近年來,各地政府利用像是「高跟鞋教堂」這類用來刺激觀光、復興地方的人造景觀,而這類往往被視為「速食」、「抄襲」的觀光景點多半被斥為毫無文化也沒有地方特色。然而本文的作者認為,這樣的觀光景點至少養活了附近的居民,並沒有什麼不好——畢竟人得先活下去,才能談得起文化啊。

(責任編輯:林芮緹)

晨星 飛鳥 , CC Licensed

我一直都是支持高跟鞋教堂的存在。

啊你們這些人這麼愛說在地文化,要有在地文化象徵。要不要跟我東石布袋人好歹住過十八年的人,來辯論一下你覺得什麼是這邊的在地文化?

昨天跟一個朋友在聊這個題目,我想了一個在地文化的案例,在牆上可以弄些蚵殼裝飾,做個蚵殼組成的花黏在路邊的牆上吧。

真的村里面有,而且看起來還蠻在地的,我看到也覺得親切。

只是覺得一看到就覺得痛,從小在家裡剖蚵,對蚵殼的印象就是割人很利。

作成花的蚵殼裝飾,感覺讓我想起小時候我們一手拿著蕃薯,一手在刨孔上推著,蕃薯籤就這樣一根根的出來了。

好在地。肯定可以滿足這些人對文化意淫的想像。

你們對在地文化的想像,養不活這個土地的人,真正的文化意景早就慢慢的不見了。小時候的大排消失了,早市變小了,因為村裡沒人了。

嘉義火車站的公車站要拆了,這些人也不會在意的。就算在意也沒有用,沒有人的地方,注定就是會開始改變的。

我們認知的文化,就隨著歷史慢慢的淡出了。

高跟鞋可以作為這個時代意向的詮釋,這裡的人願意為了這樣的人潮跟車潮買單,這樣的潮流可以帶來許多消費,許多消費可以養活這邊的人。 至少我們此刻可能也在創造文化,那就是一個個逐漸死去鄉村的文化。

好歹這也不是什麼會排放污煙的工廠,那文化是什麼?
我不是搞文化的,也不是搞文資的。

只是我三十年的歲月裡面在這片土地生活了至少十八年,現在也住在這裡。我對高跟鞋的情感沒什麼認同。

但對這些揚言高跟鞋只是個笑話的意見,我完全看不到高跟鞋笑話的部分,我覺得高跟鞋有養活旁邊的人,我沒辦法討厭他。

他是什麼都好,這裡需要消費、這裡需要人流。

我敢斷言,他最終會變成在地的文化地景,他荒謬也好、可笑也好、開心也好,他終究最後會融入在地,變成地景。

或許我們對他的文化意向,最後會是這個年代這片土地上的人,曾經對生存的掙扎吧。

寶可夢也不是什麼在地文化,但他為東石漁人碼頭帶來大量人群,那群人現在也要批判寶可夢帶來的人群,也只是一種世界級笑話嗎?

你對鄉村有什麼想像都好,作為在地人,我只能說我看見更多文化的死去,我不介意用這樣一個土地跟這樣的高度,來讓其他的部分死的慢一點。

人要活的下來,要回的來,我們才能談的起文化。

接續閱讀:作者對「高跟鞋終會變成在地的文化地景」的解釋, 在地文化的論述

我看到蠻多人對那個「高跟鞋終究會變成以後的文化」這個文化論述有不同意見。我自己直白的說一下那個文化的論述好了。對於在地,其實是一種該怎麼說呢,用別人的說法就是一種陽具崇拜式的情節吧。有個地標可以讓在地人覺得不是自己看膩的東西,還能吸…

Posted by Tonyq Wang on Thursday, 9 February 2017

(本文經合作夥伴 Tonyq Wang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

延伸閱讀:

一對歪腰郵筒,不小心戳到台灣文創的痛處
創意就藏在生活裡——從布農族的傳統祭事年曆,來看「真正的文創」是什麼
文創與暴發戶:從「文創餐廳」看台灣文創產業的氾濫
為什麼八點檔、霹靂布袋戲不能是文創?因為台灣人打從心底鄙視自己的本土文化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