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蔻擊‧蔻集】處理 Uber 爭議,交通部的政策辯護能力有夠爛!

文 / 周玉蔻

Uber 今天起離開台灣,有人說這結局正是台灣不願擁抱網路創新的象徵。要我說的話,這整場爭議更是台灣政府不懂得善用科技,及國際各國因應 Uber 衝擊作為的事實,做好公共溝通及論述攻防的愚蠢行為所致

禁不起累計 10 億罰鍰的負擔與新法規重罰 2500 萬的新法規,今天 Uber 終止在台灣的服務,為近 3 年的爭議劃上休止符。同時,今(10) 日有不少名 Uber 司機開車繞行交通部以示抗議;政府的態度理直氣壯,要想就這樣扭轉局勢恐怕只是徒勞。話雖如此,即便政府祭出「納稅、納保、納管」三個正正當當的理由擋下 Uber,公共辯護與政策論述對話努力不足,反倒顯得口拙愚笨,招致不願創新的罵名,貽笑大方。

這個年節我去了北歐一趟,在挪威奧斯陸搭了幾次 Uber。在這幾次的經驗中,司機常常主動請求我坐在副駕駛座。原因就在於,當我坐在後座的時候,像這樣「司機─顧客」的關係十分明顯,容易讓他們被警察盯上。雖然這些司機都挺好相處的,但無論在哪國,他們都給我一種 心虛而底氣不足 的感覺。

芬蘭的赫爾辛基與瑞典的斯德哥爾摩,根本是 Uber 上了缐,「找不到服務」。

這顯示了遍及全球的 Uber 不只在台灣撞壁,在其他國家也有問題。不同的是, 他國政府很明確地讓民眾,甚至是 Uber 司機意識到,這個產業(或公司)是遊走在法律邊緣,甚至是明確違法的

然而,台灣近年來陷入一種創新焦慮,彷彿所有新的產業都該照單全收,使得 Uber 落地的爭議不斷來回拉扯。這有部分固然是 Uber 台灣辦公室的論述所致,但政府明明站得住腳卻無力回擊,更是令我覺得不可思議。

反過來說,相較於某些已經接受 Uber 合法經營的國家,交通部擬定「多元化計程車方案」或許沒那麼開發,也算得上是擁抱創新了。Uber 為了爭取更多利益不買單,那是它的事,政府政策的精神要更清楚讓民眾知道,不然趕走了 Uber 又落得拒絕創新的罵名,那可是雙重損失。

創新不能成為逃避管制的藉口,這點是所有新創產業必須記取的原則。然而, 政府在公眾溝通上應該做得更到位,設法讓民眾也知曉並認同這觀念,政策推動上才能更加無礙。這點,不只 Uber 爭議是如此,在其他爭議上也同樣適用

(本文經原作者周玉蔻授權刊登。圖片來源:中央社。)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