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別急著罵川普的移民禁令──用美國的立國精神告訴你,為何對穆斯林寬容其實是「假自由」?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川普簽署行政命令,對 7 個穆斯林為主的國家的公民下達臨時入境禁令,包括伊朗、伊拉克、利比亞、索馬里、蘇丹、敘利亞和葉門,命令一出,引發企業與民眾強烈反彈、民主黨執政的 16 個州的檢察長聯合譴責違憲,更成了國際間的爭議話題。

川普此舉究竟是不是違背了「美國精神」呢?作者從宗教自由的角度切入,為什麼自由派一直以來是「過度容忍」伊斯蘭教?(責任編輯:蔡沛宇)

文/ 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川普的七國禁令,令人錯諤,主流媒體哀鴻遍野。但如華爾街日報之前說的,經過初選、總統大選,如果我們有學到任何教訓,就是「放輕鬆,這不是世界末日」。但同樣的,我們也知道,這一年半來,不把川普當一回事的,注定都要吃大虧。

美國是移民建立的國家,除了很少部份的原住民外,絕大多數的美國人都是移民或是移民的子孫。拒絕移民,否定移民的價值,都是在否定自己的身份認同。不僅如此,美國的精神正如自由女神像下的文字,「給我你疲倦的、窮苦成堆的、渴望呼吸自由的人民」,有極大包容性。

愛爾蘭大飢荒,美國開門迎接宗教信仰和他們不同的愛爾蘭天主徒。歐洲猶太人受迫害,美國接受成千上萬不承認耶穌的猶太人。中南半島難民躲避赤禍,漂流海上,美國張開雙手,接納大批長相、宗教信仰、語言文化都不同的亞洲難民。這是美國的精神,讓受苦的難民吃閉門羮不是美國的精神。

Alisdare Hickson, CC Licensed

而且川普的禁令達不到他嘴上說的想要效果。恐怖份子不一定只來自這七個國家,把人不分好壞一律拒絕,只會製造更多敵人。

更重要的是,這政策和目標不一致,如果穆斯林都是威脅,沙烏地阿拉伯才最該列入名單中,九一一的罪犯裡,最多來自沙烏地,沙烏地這不民主的國家,還有一大堆宗教學校,是恐怖主義的溫床,為什麼不禁?

沙烏地阿拉伯學生。圖片來源:Tribes of the World, CC Licensed

問題很多,但我認為事情沒那麼簡單,也許川普和他的顧問 Steve Bannon 手段上有規劃欠周的地方,但這禁令不是只有兌現競選承諾這麼單純。我不知道內情,也許就是字面上那麼簡單,川普團隊就是這麼白痴,但料敵從寬,是任何一個得和川普打交道的人,都得做好的準備。

首先, 這禁令是九十天,不是永久,完全在白宮的權力範圍內,可延可停。這禁令絕對是下馬威,但也可能真是他們說的,準備做到更好的 vetting(審查),更好的對訪客的背景調查過程。

如果是這樣,我們迎來的會是「尼克森到中國」的機會。反共的尼克森說要和共產中國打交道,美國人是比對民主黨的任何總統都放心,不會擔心他出賣國家利益。

反恐、反非法移民的川普,說要通過移民政策改革,也絕對比任何民主黨總統更有說服力。但如果是要一個不一樣的移民法案改革,所以採取這樣的霹靂起手式,那他們到底要的是怎麼樣的移民法案?

有以下兩個觀察重點:

全盤接納穆斯林,真的符合美國立國精神?

一是回歸美國精神和價值,每一個到美國的移民都知道獨立宣言和憲法的重要,但真的每個移民都打心底服氣這價值嗎?

Alisdare Hickson CC Licensed

美國一如 杭亭頓(美國保守派政治學家)說的,一路隨著移民進入美國,而調整民族組成的定義,德國、愛爾蘭、義大利、猶太、亞裔等移民都從根基上改變美國原本盎格魯.撒克遜民族的組成和信仰價值。

但最後大家都守在憲法的精神裡,統一在「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這些不可分割的天賦人權下。但 左派的進步觀點,尤其是多元價值這點,逐漸地侵蝕了這共同的美國價值,甚且影響到由這價值而衍生出來的美國夢。

此話怎講?

多元價值的一個基本理念是不價值判斷他人的信仰,而在最大範圍內鼓勵維護各自的價值。但宗教信仰不是都長得一個樣,本質上是有好壞之分的。

最簡單的例子就是伊斯蘭。沒有經過宗教改革的伊斯蘭,距離 傑佛遜 的天賦人權遠得很。 奴役女性,否定異教徒,拒絕同性戀在內的世俗進步價值,再再都和西方價值不合, 但因為左派的多元價值觀,伊斯蘭得以躲在宗教自由的大旗下,不用受進步人士檢驗其反動的價值觀。

ahmed_alpern CC Licensed

加上石油的財富和以色列的存在,伊斯蘭這落伍無比的宗教,在二十一世紀,居然不用面對改革的壓力,甚且堂而皇之,利用左派的「愛與和平」錯誤理念,大規模地進入歐洲,把落後的思想和行為,直接拿到進步人群裡嗆聲別人。

洛克認為天主徒在新教的英國裡,是不能信任的,因為他們效忠的是教廷裡的教宗。傑佛遜接下棒子,把這思想更推進一步,以宗教自由的名義,在美國建國後,推動徹底的「政教分離」。

但傑佛遜的宗教自由,不是現在左派的多元價值,他真正想說的是「不宗教的自由」,人不該受教會左右,所以他在立維吉尼亞州的獨立新法時,特別規定教會不得強制民眾納稅,教會是私領域,不是公領域。

這關鍵在 ,傑佛遜或是十八世紀比較進步的美國人,相信人可以直接和上帝溝通,不需要教會這假傳聖旨的中間人。這才是真正的宗教自由。光這點,伊斯蘭就做不到,穆斯林如果這樣的價值都無法接受,怎麼可以舉手宣誓成為美國公民?

美國第 3 任總統傑佛遜。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維護美國立國精神和價值的背後是一個和左派「世界大同」不一樣的世界觀。「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成為美國公民,接受美國價值觀,是新世界觀裡的第一步。

美國人有美國人的價值觀,英國人有英國人的價值觀,中國人有中國人的價值觀, 大家有共同點可以做朋友,互相往來,那就往來,如果沒有,那就自掃門前雪,沒有必要強迫其它國家和你一樣,這是 solidarity 團結分立的世界觀。

這看法和歐洲的 integration 統合式的世界觀,大家犧牲一些主權,一起追求更好的未來,南轅北轍。 統合世界觀不願意面對國家、民族的差異,以菁英角度,否定人民價值,由上而下推動所謂「普世價值」,所以不是每個人都高高興興地接受, 英國的 Brexit 脫歐,美國的川普主義,都是對統合世界觀的反撲。

我也很反感這些 illiberal liberalism,不自由的自由主義。我也認為團結分立的世界觀,才能維護人類進步,真正做到世界和平。

伊斯蘭的宗教改革不再是禁忌話題

川普禁令的另一個觀察重點是把伊斯蘭和西方文明的衝突拉上檯面。左派無厘頭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境界,歐巴馬不管伊斯蘭恐怖主義幹多少壞事,對女性多壓抑,他就是不願意提 radical Islam 激進伊斯蘭份子,不願意承認這些人是問題。但伊斯蘭就是躲在左派的偽善溫情後面,而不願進行宗教改革。

宗教改革之路不容易走,但伊斯蘭再不現代化,就得永世被污名化。當初基督教的新教革命,血流遍地,但在追求自由的人民堅持下,加上國族主義興起的政治、軍事加持,終於讓基督教改革成功,才有西方現在的世俗化進步。

我相信川普不是伊利莎白一世,不是那個拿軍隊打退封建教廷勢力的政治領袖,但他開這一砲,打破不談伊斯蘭改革的禁忌,讓支持多元價值的人士,好好看看真正的伊斯蘭教是長什麼樣子,也許才能促成穆斯林邁向進步。

延伸閱讀:
這個影片告訴你,恐怖主義為什麼不等於伊斯蘭教

川普一上任就說謊、築牆還不准你談全球暖化,讓反極權小說《1984》衝上亞馬遜銷售榜首

當文化碰上時尚》法國時尚圈批穆斯林服飾「奴化女性」,直言「不該與獨裁政權同流合汙」

【我相信川普會救我】歐巴馬病態要求多元與平等,我照顧弱勢但我自己跟著變窮

川普錯了,移民不會讓國家變糟──瑞典靠移民打拼讓經濟成長率為德國兩倍

(本文經原作者 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川普七國禁令 〉。首圖來源:中央社)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