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大性侵事件整理:一個受害人被逼道歉,以維護系所和師長「名譽」的荒謬故事

6488386113_57f507407e_z

輔大性侵自 2016 年 5 月 29 日,由被性侵的輔大心理系女同學的男友——朱柏銘,於臉書發文說出事件內容以及指稱院長企圖「吃案」後爆發。

直到近期,在當事人的致歉發文以及院長夏林清對此事的回應中告一段落。

夏林清文中態度再次重申當事人與朱柏銘善於「捏造事實」,而至今夏林清也並未對此事提出任何解釋。

而此事究竟大致脈絡如何,且看以下整理:


輔大性侵案事件經過

2015 年 6 月嫌犯大三學生王同學在學長姐畢業聚會後,表示要送直屬學姊回宿舍,涉嫌在教學大樓一樓電梯口性侵酒醉學姐時,被學姐男友撞見後連忙提起褲子。

王同學見圍觀群眾越來越多,便在現場裝醉,想將事情引導到酒後亂性。

中華民國教育部校安中心於同月 28 日接獲通報,該校則組成性平小組處理此案。檢察官在被害人下體採集到王嫌 DNA 後將王嫌送辦,並將王同學依乘機性交罪起訴。

一年後爆出的事件內幕:夏林清吃案疑雲

2016 年 5 月 29 日,朱柏銘發布了臉書貼文 〈關於***的性侵事件 〉,其中敘述了案件發生過程之外,也點出了主要的引發後續事件的原因: 院長夏林清疑似採取「吃案」處理此事。 依據文章記錄,文中紀錄朱柏銘與當事人找夏林清討論此事,夏林清的發言令他十分憤怒,取其中數段作例:

一直以來,輔大心理系都有一支屬於自己的獨特路線,因為這支路線,你也知道外面的很多人是怎麼看我們的,你們以為院裡關係很和平嗎?

其他系誰都等著看心理系是不是會出點甚麼紕漏或是笑話,這件事如果傳出去,搞不好會成為壓垮這個系的最後一根稻草!

接著他要當事人敘述作為一個女人她體驗了什麼。

我不要聽一個受害者的版本!

你們學生之間的情慾流動我也知道,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平常在 8 樓幹些什麼,偷吃也要把嘴巴擦乾淨,沒錯,你,確實,酒後,亂了性,但我不要聽一個受害者的版本,我要聽你作為一個女人在這件事裡面經驗到什麼!

不要亂踩上一個受害者的位置!

而緊接著朱柏銘的文章之後夏林清在臉書發布 兩篇聲明 ,並於 2016 年 6 月 7 日舉辦《夏林清還原真相記者會》,表示對其「河蟹」的控訴並非事實,真相依然有待查清,文案如下:

學生「凌霸」老師 卻反咬是老師霸凌學生?夏林清教授不在台灣 為何被誣陷為主導被性侵學生「喪權」的元兇?不負責的學生為自己私利,編纂「事實」構陷老師 該如何負責?

從中國搭機返台的夏林清於記者會中表示性侵事件發生隔天她就出國,心理系第一時間就提交性平會,並由系主任成立工作小組。首次工作小組會議是在 2015 年 7 月 20 日召開,至同年 9 月 24 日任務完成為止。

也由於該事件仍在司法程序中,為維護當事人相關權益,輔大心理系不回應媒體事件細部內容,僅發布了 聲明文件 。而 2016 年 6 月 24 日該系的 系主任何東洪副教授亦被解除職責

——總體看起來,若非朱柏銘爆出此事,很可能此事至今院長夏林清與系主任何東洪都不會受到任何影響。而至今事件結果也確實除了系主任被解除職責,夏林清更是全身而退。

朱柏銘聲明帶出的其他相關人士

朱柏銘針對性侵案件的聲明中提及了其他數位人物,他指稱這幾位在參與此事的立場究竟與性侵嫌犯王凱民或院長夏林清有何關係?朱柏銘的文章中兩段話就指稱了蔡桓庚和鄭小塔在此事上的立場:

「一個去年事發就選了邊站撕破臉 看見他就噁心」

「另一個是夏的生命共同體 事發第一時間就唬弄我們走法走性平都沒好結果的人」

1. 蔡桓庚-朱同學指稱是共犯者

蔡桓庚在 〈 回應朱同學文章對我個人之敘述 〉 中反駁了朱柏銘對他是「共犯」的指控,指稱為共犯的敘述如下:

當夜我與蔡電話中發生衝突,蔡承認自己一時走火入魔幫了學弟,在這件事中選了邊站。

理由是「覺得我們這邊比較有資源處理自己的情緒,以為鄭小塔來找我們,已經將我們的情緒處理地很好了,而學弟很可憐,都沒有人幫他,所以選邊站。」至此與此人翻臉決裂。

他取得了兩位與他同行的同學的錄音檔,澄清了事發當時他是選擇要取得更多王同學的證據以求事實確定,而朱柏銘的文章卻斷章取義。

2. 鄭小塔-夏林清的女兒

朱柏銘的文章中指出鄭小塔也有過去關心當事人,而讓鄭小塔不滿的是朱柏銘在文章中讓事情看起來是:鄭小塔讓筆錄被耽擱,目的是為了要讓系上處理就好:

當晚夏林清的女兒鄭小塔也來關心我們,講話的重點落在性侵的法律流程十分冗長與折磨人(這個部分她是對的),是不是真的要走法,如果讓系上處理,搞不好有更妥當的處理。

性侵是非告訴,報警的當下已不存在不走的可能。鄭則繼續建議我們不要先做筆錄,給系上一點時間處理,讓 [當事人] 先休息。

鄭小塔也提出了澄清, 撰文回應 ;並表示得知此事是因接到蔡桓庚電話而非透過夏林清的指揮而前往引導此事。

後續風波-支持夏林清的與批評夏林清的聲浪

而接著與夏林清相關之團體如 人民民主陣線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 等,在日常生活中與網路上開始發起一連串挺夏林清的行動,並與相關女權社福機構(勵馨基金會等)起衝突,也因此引起網友的不滿。 認為是藉由此事護航夏林清的立場,譴責勵馨基金會等等是在「包庇受害者」。

網路始終有對此事的評論,若有興趣看完所有評論整理的人可以點擊最後的兩份資料參考,其中包攬至今所有對於此事的紀錄、評論以及論戰。

而直到近期,當事人最後發布了 道歉聲明 讓整件事情暫告一段落。

最遺憾的不只是整件事情最後竟然是受性侵害的同學站出來向所有人道歉害大家因為此事受到波及,更是夏林清與一些輔大的成員的態度。

首先是夏林清,朱柏銘與當事人對於蔡桓庚和鄭小塔的事情是屬於他們自己處理的範疇,但夏林清卻藉蔡與朱之間的不和諧加以證實「當事人與朱善於捏造事實」云云,以下是夏林清貼文節錄:

今天看到蔡桓庚給 [當事人] 的信,還真是嚇了一大跳,我從事件一發生,就知道 [當事人] 跟朱伯銘會捏造事實,會無中生有,529po 文根本是編織的,對他們兩人的作為,我是很清楚不苟同的,但看到蔡文還是頗有感慨。

又再次對當事人的貼文發表了言論,由於已經刪文附上 網友的備份 ,以下是節錄:

當 [當事人] 終於鼓起勇氣,去認清這個不當作為,而決定負責任地向因529文章受傷的各個對象道歉時,你們卻不讓她下車就此停止誣陷的噩夢,用道歉來解脫,你們不讓她停止犯錯,還強行架著她,片面否定她的認錯與道歉。

而有一些輔大成員態度則是 讚賞 [當事人] 終於道歉了

我們肯定**你這個道歉的開始,也希望你慢慢調整狀態後, 能先說清楚工作小組在過程中實際給予你的協助,那才是能翻轉因朱文而起對心理系的各種汙衊傷害 。——〈 致**

或是「道歉只是開個門……」:

整個事件過程中,王同學幾乎是隱沒在事件中。保護性侵加害人某程度而言是仍必須要執行的事情, 畢竟不論性侵加害人或受性侵者都需要接受心理層面的輔導 —— 但受性侵者卻在此事中幾乎全程曝光,也不見性侵事件處理的進度,更不須說夏林清等同全身而退了

而據悉,加害人也已經復學。

對於朱柏銘與當事人指稱中對於鄭小塔與蔡桓庚的錯誤,以及他們一再迴避回應,則是另外需要進一步討論的議題,也由於朱柏銘尚未對此事予以回應而只能等待後續消息。 我們不能就覺得受害者所言 100%是正確的,而對他們兩位的真相還原,也絕對需要後續監督。

但目前最主要讓網友們不滿之處,還在夏林清的態度與校方的處置完全的不負責。

聲援活動

而此事也讓網友們發起了活動,表達對於校方及夏林清的態度的不滿。

大家好,我是個過客,活動發起人沒有 FB,因此擅自創了這個活動。

輔大性侵事件的受害者*同學,在今天發表了讓人難過的「道歉」文章。

此活動為用行動控訴對輔大校方的處理以及夏教授的態度。
本行動與事件當事人完全無關,一切皆屬自發性行動。

目的純粹是要表達個人對加害者的不滿。歡迎認同的人一同參與,表達你的怒火。

憑什麼受害者必須道歉,憑什麼加害者位居高位用傲慢的姿態欺壓受害者,憑什麼這個扭曲的社會無法給真理一個公道?
忍無可忍,那便無需再忍。

除此之外, 知名駭客組織「匿名者」台灣支部也發出聲明 ,表示:

「輔大相關事件若沒向受害者道歉,我們將會公布所有輔大系統以及教職同仁所有個人資料」。

雖然相當多網友表示此舉相當帥氣,不過更多人認為,這種做法只是非法正義。

首圖來源:Emma Campbell, CC Licensed

 資料參考:
Blogspot《給安娜的信輔大心理事件整理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

延伸閱讀:

「性侵傷害的不是子宮而是靈魂」巴西 16 歲少女遭 33 人強姦,還要擔心被社會唾棄
【不再沉默】性侵在我的童年留下傷痛,但我決定擊敗過去──無論它多恐怖、多荒謬不堪
從空一格蔣公看遲來的轉型正義》小時候曾被爸爸性侵的孩子,你問問他能不能輕易選擇原諒?
遺世獨立,一個只有「性侵犯」居住的社區是什麼樣子?
為什麼女性穿著暴露又喝酒,就成了男性集體性侵的藉口?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