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黃的黑暗面】她的父親被吸毒小黃撞死,小黃不需負責她也沒拿到賠償

Posted on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前陣子有篇文章批評 Uber 毫無保障, 吳俊達律師 可不這麼認為!在他的參與案件的經驗中,他就碰過好幾次被違規、甚至吸毒的計程車司機撞上卻除了強制險什麼賠償都拿不到的情況。知名的叫車公司也完全可以主張自己不用負責任。

並且,計程車司機許多都是無照的計程車司機,執照與司機完全不符。相較之下,Uber 往往都是有財產、或至少有薪水能夠有效法律制裁(查封)的駕駛;而本土計程車查封卻往往難以執行。

你還覺得計程車比較安全嗎?  (責任編輯 林芮緹)

13012181

文/ 吳俊達律師

Uber 的議題又浮上新聞,對於交通部官員「靠杯 Uber 很沒保障」這點,我非常有意見!

這邊再回顧一次去年的文章《#關於公司法第 23 條第 2 項 ?》,藉此跟大家分享一個「因為計程車肇事導致家庭破碎」的故事, 也同時告訴大家關於計程車行業的黑幕及真相

目前計程車靠行的交通公司,絕大多數是空殼公司,而計程車司機更多是「輪替駕駛」,甚至是「沒有合法執業登記證的違法駕駛 」(搭車時稍微注意即可發現實際駕駛人與執業登記證上照片之人,根本不符), 造成計程車肇事,被害人經常求償無門的困境。

而交通部對於這些空殼交通公司的管理,除了發發白痴公文,動輒推給被害人自己上法院去追究法律責任之外,有做出什麼「有效保障乘客、用路人的管理措施」嗎?

不客氣的講, 交通部官員和很多人顯然都不知道

開 Uber 的駕駛,通常都有財產(尊榮)、至少有薪水(菁英)可以查封,法律執行面上,在強制險理賠外,還比較能保障車禍被害者的權益。

相較之下, 計程車司機很多是名下什麼財產都沒有,只剩一部折舊算下來沒多少價值,且形式上經常登記在交通公司名下的計程車 。你知道對於計程車(其他車輛也是)要查封、執行,實際上有多困難且毫無意義嗎?

至於,現在提供「衛星派遣叫車服務」的各大車隊,例如台灣大車隊、大豐無線電等等,雖然背後都有公司經營,且對於乘客也有投保責任險,但這些衛星派遣叫車 公司對於車禍受害者,向來都是辯稱「他們無須對肇事司機,負起民法第 188 條選任監督的僱用人責任 」,許多案子迄今仍在法院纏訟中(另外撰文跟大家分享個 人辦案經驗)。

因此,看到交通部以 Uber 制度對於消費者、其他用路人無保障為理由,拒絕 Uber 加入載客營運市場,覺得根本是睜眼說瞎話,根本完全掩飾、刻意略而不談目前計程車管理上的怠惰及亂象!

再強調一次, 交通部應該積極輔導 Uber 合法化 ,而不是拿「uber 沒有保障,計程車較有保障」的理由來推託,捍衛計程車業者的既得利益。


  • 《#關於公司法第 23 條第 2 項?》

這是個讓人非常傷痛的故事。這一家人, 爸爸在宜蘭騎機車等紅燈,卻被嗑藥無執業登記證開計程車的司機撞上身故。 剛處理完父親喪事, 妹妹又在台北被無執業登記證的司機擦撞,差點手指截肢

兩個案子,家屬對司機和交通公司都告贏了,卻 除了強制險以外,什麼賠償都拿不到。

家裡的兄長為了「無執業登記證司機滿街跑」的事,曾寫信去交通部陳情,得到的回覆是「台端請循司法程序尋求解決」這樣的例稿。


父親的案子可以參見士林地方法院 100 年度訴字第 837 號判決。 這件台北地方法院判決 是關於妹妹的案子

前案確定判決,判決「交通公司」必須就靠行計程車司機的肇事,負民法第 188 條第 1 項僱用人責任。

但因為「交通公司」名下,除了幾十部靠行計程車外,根本沒有任何財產,反而是老闆個人頗有資力,但「公司責任」和「老闆個人責任」法律上完全是兩回事,因此,被害人仍執行無門,「勝訴債權憑證」只是壁紙一張。

我們(先後由兩位實習律師一起參與本案)決定再動一次刀,利用公司法第 23 條第 2 項切入,向交通公司老闆「個人」發動民事訴訟,請求賠償。

本案終於判決勝訴確定,老闆個人不再能置身事外,而法官在「因果關係」的論述說明上,也明確採用了「法規範保護目的理論」。


另外, 為了補強論證相當因果關係 在第一審時我引用了最高法院 99 年台上字第 1058 號判決理由

「幫助人視為共同行為人,如受其幫助者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該幫助人應與受幫助之行為人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且違反保護他人之法律,致生損害於他人者,除 能證明其行為無過失者外,均應負賠償責任。此觀民法第一百八十五條第一項前段、第二項、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二項等規定即明。此所稱幫助人,係指幫助他人使其 容易遂行侵權行為之人。

是幫助人倘違反保護他人之法律而為幫助行為,致受幫助者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除幫助人能證明其幫助行為無過失外,均應與受幫助之行為人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

此時判斷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所應審究之因果關係 仍限於加害行為與損害發生及其範圍間之因果關係 至幫助人之幫助行為 僅須於結合受幫助者之侵權行為後 均為損害發生之共同原因即足 與受幫助者之侵權行為間是否具有因果關係 則非所問 。」。

根據上面見解,我進一步推論主張:「本案被告(指交通公司老闆)之執行職務違反法令行為(怠於查核義務),結合訴外人黃玉生(指肇事司機)之駕駛肇事行 為,乃造成原告(指車禍被害人)損害發生之共同原因,故參酌前開最高法院見解,被告應依公司法第 23 條第 2 項規定,對原告負連帶損害賠償責任。」。

在第一審判決裡,法官接受了我的主張,援引了上面最高法院見解。雖然第二審判決把這段理由拿掉,但我認為上面這個最高法院見解(針對幫助侵權行為因果關係的界定),還是非常值得我們注意日後可以引用的,也一併分享給大家。

13679998_10153984958209302_3957279024080123303_o 14039943_10153984958279302_1579595668458181000_n


能利用小案子充分辯論法律見解 為公司法第 23 條第 2 項連帶賠償責任規定 貢獻未來可參考的案例 很有成就感

(本文經原作者 吳俊達律師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請見: 連結 。首圖來源:中央社)

  • 延伸閱讀

交通部有種你就「放倒」Uber!
【來自運將的反擊】Uber 真的無法可依?他們只是想要台灣創造屬於 Uber 的規則
【專訪】楊孝先:Uber 爭議反應的,是交通部缺乏新經濟模式的治理應變能力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