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不能打球羽協說了算】除了王子維沒穿協會贊助服罰 10 萬,球評爆料:選手不用 Y 牌球拍就被禁賽

【更新】

羽球好手王子維曾因 2013 年世青賽沒穿羽協贊助商球衣,被罰三十萬元,後來經協調降為十萬元。而罰款是靠王子維媽媽用夜市擺攤賣胡椒餅的錢湊來的,羽協真的好大的官威,選手還得忍受多久?(責任編輯:余如婕)

【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從上次戴資穎的鞋子到廖冠皓用國光獎金賠償羽球協會的罰款。相關事件一個拉一個,拉出多少骯髒的內幕。左岸沉思作者雖然是常年的足球球評,但熱愛羽球。他立刻向羽球圈了解狀況,發現事情一點也不單純。

除了羽球協會拿著幫選手報名比賽的權力,不當挾持選手;Yonex 也藉著跟羽球協會的合作間接操縱選手。

這份利益關係足以壟斷選手所有其他的贊助,連把選手養大的贊助商們都像做白工一樣,選手很可能因為羽協規定非得穿 YONEX 就被解約失去贊助。就

算衣服不合身、球拍不順手影響表現也一樣要穿要用,不然就等著吃罰。這種合約根本是戕害選手的勒索。

(責任編輯 林芮緹)

2016-08-23_111522

文/ 左岸沉思

這應該算是本人回卦。

是的,我就是那個走錯棚的球評,雖然平常都是講評足球,但是我自己本身是個重度的羽球愛好者,在戴資穎傳出可能被懲處之後,本人趕緊去找了幾個羽球圈的朋友了解狀況, 我發現整個問題其實相當嚴重,不得不出來為選手們說幾句話,最後成了跨界臨演。

首先要感謝黃國書委員辦公室,其實不管是不是作秀,或是後續的處理有沒有圓滿,在立 院願意關心體育圈的委員少之又少,正如鄉民所說的,這些多如牛毛又錯綜複雜的協會的 案子,過了風頭大家可能又忘了,所以對於委員們來說,不論選票或是實質的政治利益都 很低,所以不管如何,都應該對這些願意發聲的委員表達感謝。

首先回答一下鄉民的問題,那就是,如果選手不聽協會的話,會怎樣嗎?

現在國際羽總旗下的比賽,採取的是電腦報名, 而這個系統,只有各國的羽協有帳號密碼 ,換言之,你想參加比賽,只能請羽協幫你報名,但是羽協如果不幫你報名呢?怎麼辦? 對不起,你不能怎麼辦,而且羽協根本不需要跟你解釋,連什麼作業疏失之類的藉口都不 用,我就是不幫你報名,咬我啊!帳號密碼都在我手上。

但是事實上, 國際羽總是授權你羽協透過電腦幫選手報名,而不是允許你隨意的「不幫選手報名」。但這支尚方寶劍,就是用來逼迫所有羽球選手就範的工具。

這是一位W選手去年寫給羽協的陳情書,她在旅居國外之後,多次寄資料給羽協要報名比賽,但是都沒有下文, 羽協沒幫她報名,也不解釋說明,等於是隱性的將這位選手禁賽

程理事長,蔡秘書長您好: 

我是中華羽協選手XXX,由於對協會參賽制度現況有些疑問與建議,多次與協會 同仁詢問未果,故斗膽請求程理事長和蔡秘書長協助。

 敝人為前XXXXXX選手,於 09 年受傷,積極復健。12 年六月自費出國參與國際賽,在該賽事中取得女單冠軍。近年也拿下多個國際賽前四前八或 GP GOLD 賽事前十六, 目前也成為世界排名前一百名之選手之一。

 數年來靠著對羽球的熱情、自己和家人的積蓄持續為台灣打拼,去年應荷蘭俱樂 部的邀約,開始在歐洲打聯賽,也很榮幸奪下荷蘭第一。開心之餘,在同一時間,敝人多 次寄出幾站國際賽報名表均未獲得協會任何回應之經歷,才得知中華羽協對選手參賽規則 已做更改。

目前規程,是以前兩次排名賽或左訓培訓儲訓選手為參賽標準,對於長期旅外 的選手而言,不能參與多項賽事,甚至在自己國家都不能參賽,令敝人十分感到惋惜,並 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個人的參賽權益。 

想必每位仍在役的選手,無論身在哪裡,都是熱愛羽球、熱愛台灣這塊土地,更希 望能在羽球表現上更上一層樓。而任何的規則和制度若能以更開放的態度,鼓勵選手參賽 ,而非限定選手參賽資格,想必能讓更多優秀旅外選手有所發展。

正因如此,敝人特撰此文 ,與協會及理事長報告此現象,並懇請理事長給予協助或提供相關訊息,敝人必當全力以 赴,致力於提昇台灣羽球國際表現,希望獲得更多國際比賽參賽資格,為台灣爭光,感謝您。 

恭祝 安康

大家看到了嗎?選手為了想打球,如此低聲下氣的請羽協協助她報名比賽,結果還是被封殺。

所以今天的記者會,幾位受害的選手、教練都婉拒出席,因為他們都還得在這個圈子 內討生活。廖冠皓願意在記者會召開的前一晚,將親筆聲明傳真到立院,已經是非常有勇氣了。

所以在羽球圈人士有所顧忌的情況下,要找一個人來把這中間的過程說清楚,只好由我這個在公園打球,被羽協禁賽也沒差的人出場。我在這幾天整理出了過去這段時間,被羽協懲處的名單與過程,送交給黃委員,他們的故事實在讓人聽了鼻酸,因為涉及隱私,不方便公開 LINE 或是簡訊內容,否則看了真的會為 國內羽球選手的待遇落淚。

Yonex 公司代表在 2016 年 6 月 17 日中華羽協召開的選訓會議出示一張「國家隊違規事件 」文件, 上面列舉以往被中華羽協處罰的選手名單, 事件與最後的處分。

從所列舉的事件也看得 Yonex 對中華隊選手在所謂的六大賽(亞錦賽、 亞運、世錦賽、奧運、湯姆斯盃/優霸盃、 蘇迪曼盃、青少年組的世青盃團體賽及個人賽)的要求範圍逐漸擴大。

第一件是 2012 年倫敦奧運, Yonex 公司指稱程文欣當時「用膠帶貼住 Yonex 的商標」,據當事人表示,只是第一場比賽上場時是拿 Yonex 的球袋時有刻意把商標遮住,但是後來又說可以使用個人贊助廠商的球袋上場,之後就是拿他牌的球袋上場。

有圖為證,當時程文欣與她的搭檔陳宏麟都是穿著 Yonex 提供的奧運服裝,手拿畫有競爭廠商商標圖案的球拍,腳穿同廠牌的球鞋。 當時或許是首例,羽協在徵得 Yonex 的同意之後,給予口頭警告。

第二件是發生在 2013 年泰國的世青盃,第一次有選手及教練被罰款,W君原本被Y牌要求罰款 30 萬,最後是只罰了 10 萬,L君被罰款 10 萬,帶隊的C教練也被罰 5 萬。 行前羽協有轉交所有選手 Yonex 的球衣,球褲及外套,長褲。

W君是世青盃國手選拔賽的 男單冠軍,由協會公費資助參賽,L君是備取的男雙第三/四名,需自費參加。 當時兩人都有各自不同的贊助商。兩人在參加世青盃團體組比賽時,都是穿著羽協提供的 Yonex 服裝,使用個人贊助廠商的球拍與球鞋,但是被要求拍面不得畫上原廠商的商標 ,他們也都完全配合。

但是到了個人賽時,由於L君的贊助商要求他穿著自家的服裝,而且在拍面上要畫有自家的商標上場比賽,因為贊助廠商認為選手是自費參加,而非由協會公費資助,再加上是個人賽,所以這樣的要求是合理的,沒想到返國之後,被紀律委員會罰款,或許是因為L君 是自費參賽的,所以罰款金額較W君低。

W君是因為 Yonex 發的 球衣尺寸太大,袖子過長導致在團體賽時影響表現 ,他在小組晉級八強賽中輸給中國對手,使得中華隊只能打 5~8 名的比賽,最後中華隊獲得團體賽的第七名。

於是在個人賽時,他詢問C教練是否可以穿著個人贊助廠商所提供的合身球衣上場, 而且球拍上也有他牌贊助商的商標圖案,最後打進男單決賽輸給韓國對手,怎知為國爭得榮譽,返國卻遭罰款。

而C教練也遭牽連,據他表示,羽協在出發前並未特別提醒這方面的規定,他當時同意W 君也是基於讓選手取得更好的成績為考量。 據瞭解, 從此事件發生後,羽協就要求所有被選拔加入國家代表隊的選手必須簽署切結書同意在世青盃比賽也要穿著羽協提供的賽服上場。

第三例是發生在 2014 年於丹麥首都哥本哈根舉行的世界錦標賽,第一次能參加世界錦標賽的L君二號心情不是欣喜、興奮而是惶惑不安。

因為他個人的贊助商是丹麥公司,雖然出發前有先跟贊助商溝通說,中華羽協有關於服裝方面的要求,對方同意退一步:只要國家隊全部都一樣,他們可以接受;但是中華隊雖然全部穿著羽協贊助商 Yonex 提供的球衣/球褲,中華隊球員卻各自使用不同品牌的球拍及球鞋。

當時羽協及 Yonex 要求中華隊員必須統一穿著 Yonex 的服裝上場,拍面不得有他牌的圖案。 球拍及球鞋本來就是個人的私人用品,有個人使用的習慣性,對球場上的發揮有很大的影響。

L君二號準備拿著自己慣用的球拍上場,可是在這裡遇上一個大難題:丹麥贊助廠商 合約要求,只要選手拿著他們的球拍上場時,一定要畫上他們公司的商標。在比賽的前一 天,他為此煩惱不已,甚至還跟當初介紹他與這家贊助商合作的熟人越洋連絡。最後在熟人的建議上畫上贊助商的商標。

因為如果違約,除了 400 萬的違約金之外,可能還會被贊助商告上法院,而且合約載明是以丹麥哥本哈根地方法院為裁決法院,如果要訴訟的話, 還得飛來丹麥,聘請律師,而且是非輸不可,這樣花下來六、七百萬跑不掉,於是寧願冒著會被羽協處分的風險,也不要違約被告。

於是他全身穿著 Yonex 的服裝,衣服,褲子,襪子,鞋子,還背著 Yonex 的球拍,唯一就是拿著畫著丹麥贊助商 logo 的球拍上場,當事人當時在場上只想快點下場,結束這趟旅程, 他事後不敢想像當時在場上心裡想的竟然不是該怎麼贏球而已。

結果L君二號在世錦賽首輪就遭對手逆轉淘汰。 結果返國就遭到羽協 30 萬罰款,以及禁賽半年的處分 ,L君二號在 2014 年 9 月底打完仁川亞運之後,就被禁賽,連 2015 年 1 月的第 1 次全國排名賽也不能參加,直到 4 月才復出,L 君二號也利用這段開刀治療手掌的傷勢。

除了以上被羽協罰款的例子,還有選手因為羽協這項要求而蒙受嚴重損失 H君的法國贊助廠商不同意旗下選手在場上拿著他們的球拍比賽,卻沒有畫上贊助商的商標 logo,H君完全遵照羽協的要求,幸好贊肋商沒有對他提出訴訟,而是直接解約,而H 君原本已經快完成一年的合約,可以獲得 100 萬的贊助金,這樣子就全數泡湯。

由以上的案例來說,羽協與 Yonex 簽署的贊助合約對國家隊選手的壓力有多大,以及對選手的權益侵害有多大。

以上是幾位選手整理出來被處罰的過程,其實最可怕的是, 羽協並沒有白紙黑字的規章規定選手如果違反規定,需要被罰款,完全都是羽協用壓力逼選手就範,罰多少也是他們說了算,同時沒有救濟的管道,這基本上跟恐嚇取財沒有兩樣

我們回到 Yonex 跟羽協的這項合約,我只能說,這樣的合約對於選手的戕害非常大,首先是選手用了不習慣的拍鞋,表現可能會不如預期。其次是這些選手以往的贊助商,以後還要贊助選手呢?

我們以小戴為例,她大約從十一歲開始,就受到 V 牌的贊助,可是當你成名之後,卻因為協會的合約,自動變成 Y 牌的球員,那之前把小戴培養成才的 V 牌豈不是成了冤大頭?

Y 牌與協會這種通包的合約,就是讓 Y 牌走捷徑 ,我贊助十個選手每人兩百萬 ,還不如贊助協會兩千萬,因為這樣等於我就有了五十甚至一百個選手的代言,那以後誰還贊助選手個人呢?

問問諸位鄉民,請問廠商把錢交給選手,跟交給協會,你覺得你比較信任那個途徑?你覺得那個途徑會對選手最有幫助呢?

我最後還是要重申,我個人對於 Yonex 在台灣贊助各種羽球活動,非常的敬佩,不管你是熱心公益還是在商言商,我都由衷的感謝,但是,出了錢,我們感激感謝你, 不代表就應該讓所有選手都受到你控制,也不代表你就可以為所欲為 ,兩件事要分開來談。

我希望將來 Y 牌還是能夠持續投入台灣羽球運動,但是要用更合理的方式,用更公平的合約來執行 。 問題燒出來或許不是一件壞事,其實 Y 牌大可以用實際行動挽回他們的商譽,我樂觀其成。

(本文經原作者 左岸沉思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Re: [新聞] 挨羽協罰 30 萬 廖冠皓用銅牌獎金繳清 〉。圖片來源:YouTube 影片截圖

  • 延伸閱讀

【羽球羅生門】為什麼戴姿穎的球鞋成為體協壓榨選手的藉口?又是相忍為國?因球鞋「logo」不正確恐遭羽協處分,戴資穎:很多比賽都打到腳底流血
【體協不倒台灣體育不會好】體協是政府單位?根本是商人玩體育遊戲而已


【BuzzOrange 徵才:社群編輯+實習編輯】

► 如果你的臉書關注的全是政治公共議題
► 喜歡思考,找到別人沒發現的觀點、盲點,而且敢寫敢批判
► 很好奇什麼是「新媒體」,喜歡編輯/策展工作
► 喜歡挑戰、討厭一成不變,是個希望找到發揮舞台的冒險家
►   細心、主動、獨立思考、追求事半功倍、有問題不怕舉手

快加入我們!
準備好你的履歷自傳,以及政治公共類文字作品,寄至 jobs@fusionmedium.com

>> 詳細職缺訊息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