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經濟勢不可擋】計程車運匠生計怎麼辦?賀陳旦:台灣要做出自己的網路媒合產品

【我們為什麼選這篇文章】

昨日計程車業者再度集結抗議 Uber 違法營業,面對共享經濟的爭議,交通部將怎麼做?
今天 (7/12) Hit FM 節目《蔻蔻早餐》邀請了交通部長賀陳旦來為我們說明政府的態度。目前 Uber 雖不合法,但政府願意輔導合法化;計程車業者則是應該開發自己的網路媒合服務,才能避開紅海競爭。以下是訪談逐字稿。(責任編輯:曾華銳)

採訪整理:陳翊屏 │ 採訪校審:陳秋如

  • 苦情爐主交通部,危機就是改革的轉機

周:今天的特別來賓是交通部長賀陳旦,您早。
賀陳:早,周小姐早,各位聽眾大家早。
周:你的頭髮很帥就是了。
賀陳:沒有、沒有、沒有。
周:但是你瘦了幾公斤?
賀陳:在進新政府以前就瘦了,我大概是在去年底前後瘦了兩、三公斤。
周:為什麼?
賀陳:我也不知道。
周:你擔心選舉?
賀陳:也不是,那時候還沒這些事兒。
周:所以你是少數現在的閣員當中,維持原來就很瘦骨嶙峋的部長是吧?
賀陳:沒有這麼難聽吧?叫作清風道骨好了!
周:好,清風道骨的賀陳部長,他很厲害他騎腳踏車,你今天不是騎腳踏車來的吧?
賀陳:我是耶。
周:你今天早上也是騎腳踏車來啊?(賀陳:對對對)你搬到宿舍了嗎?
賀陳:沒有,宿舍太拘束了!
周:喔,騎腳踏車上班的交通部長,他的頭髮是銀白色的。部長,我們先讓大家清楚了解您,因為我們今天有直播喔。(賀陳:喔是嗎?所以我得看這邊嗎?)沒有,無所謂,看哪裡都可以,因為你清風道骨,每一個角度都很值得觀賞。賀陳部長過去在交通局長任內就開始騎腳踏車,他說他今天騎腳踏車來,請問你隨扈也騎腳踏車嗎?
賀陳:沒有,沒有讓他跟,用不著啦,我們自己小心一點就好了。
周:你當部長到現在都這樣阿?(賀陳:對)你真的好風格特殊。
賀陳:也不是,我認為犯不著讓隨扈跟前跟後嘛,我們只要上班以後請他幫忙處理一些情況就好。
周:那你在擔任交通部長之後,從 520 就職到現在,第一個問題我可不可以真的很直率的請教你?(賀陳:沒問題請說)很多人都說,你現在是閣員裡面的 苦情「爐主」,因為交通部發生很多事、流年不利,你要拜風水嗎?還是你們內部有沒有討論?你的朋友有沒有跟你講?
賀陳:是的,有很多朋友、同事都說我們應該去打擾一下老天爺,我想他們幫我代勞的成分多了吧,那我覺得倒也不是什麼流年不利,因為交通部本來業務就寬,在台灣傳統節慶過程當中很多的事情,大家會想要返鄉、又有汛期什麼都會發生,我倒不特別覺得有流年不利;而且有時候一些管理不善的狀況, 透過間接壓力測試能夠顯現制度管理鬆散的話 ,反而是 給我們一個機會做改革
周:所以你不覺得透不過氣?
賀陳:沒有,倒覺得還好。

  • 共享經濟是趨勢,但不能不擇手段去做

周:今天早上有兩個消息跟交通部有關,一個是 Uber 的問題,一個就是客運。(賀陳:對)因為勞工連續七天不能上班,幾乎每天都有耶?現在的日子跟以前的日子相比,以前就是你進入中央政府之前當北捷董事長,那個位置也蠻辛苦的就是了,(賀陳:那個還好)但是那個沒有賺錢對不對?
賀陳:帳面上本業不賺錢,不過我們整體來講算是小小的有盈餘。
周:那你進交通部這個工作,大概是你職場生涯裡面最艱困的一個嗎?
賀陳:還沒那麼感覺耶,坦白說我以前在台北市政府交通局的時候,我也覺得很吃力。 不要看地方政府好像是管的錢少但是處理的都是第一線的事情 。就拿 Uber 這件事情來說,傳統的中央政府並不需要去面對計程車司機,但是地方政府的交通局長是免不了去面對計程車司機,第一線的感受其實壓力很大,比起去講道理,不是說他們不講道理,而是我們會認為, 道理由中央講了以後交給地方去執行執行了以後才是真正的在理和情中間難以取捨才會有壓力
周:所以時代不一樣了,(賀陳:對對對)從交通局長到現在應該也有 10 年的時間了?快 10 年?
賀陳:阿扁的時候開始,恐怕已經差不多超過 20 年了。
周:你這一次回來做交通部長,很多人說其實你拒絕好多次、好多次、好多次,最後只有一個人把你說服了?
賀陳: 自己被自己說服了吧 ,應該是這樣子講。
周:好吧,如果你認為說是秘密的話。這個選擇,你後悔了嗎?
賀陳:沒有。
周:確定?你被罵得半死唉?
賀陳:我不覺得罵是一個那麼難過的事情,因為罵有兩種成分,一種成分是他沒道理、一種成分是我沒道理,眼前我們還在看自己若沒道理的成分要盡量做到。
周:好,因為我們在節目裡面也批評過你,如果你有注意到的話。
賀陳:沒有問題,所以有機會的話,我願意跟周小姐、跟聽眾朋友分享一下…
13659073_1287075474649682_1775019451860681824_n周:沒有,我是幫我們聽眾朋友問問題!Uber,到底交通部的態度是什麼?
賀陳:我覺得這件事情是 全世界的大趨勢 ,但是 不能因為趨勢就覺得可以比較不擇手段 ,所以我們首先應該從全世界學習,到底怎麼讓 Uber 可以合法的經營,同時支付該有的成本和責任。
第二我覺得台灣既有類似租車、計程車的行業,這些計程車朋友們,我們 應該積極輔導他們發展一些台灣自己的網路媒合產品 ,讓他們也可以 用多元的產品來服務包括今天在現場的聽眾 ,讓這樣的事情有比較合理的競爭,這才是我覺得交通部應該要有的態度。
周:這是一個過程發展理想性的目標嘛?你的意思就是說,中華民國不會斷然的禁止 Uber 對不對?但是要有法律規定?
賀陳:現在的情形還沒有合法的經營,同時很多地方 沒有反映該負的成本跟責任之下 ,我們 責無旁貸來要求執法取締 ,但是同時間我們要呼籲相關的計程車行業也發展自己能夠配合民眾需要的一些產品。更重要的是我們自己交通部、包括各地的交通局大家 一起來研究別的國家是怎麼處理這件事情的把經驗共同累積 ,也跟台灣 Uber 好好談願不願意配合?我們現在所發現的、以及別的國家的作法,使得他們能夠光明正大作服務。

  • 扛起運輸服務業應有的責任義務,Uber 才有可能合法化

周:你的意思就是,Uber 它做了非常多違法的事,它有很多的罰款,對不對?到目前為止對於交通部來講,Uber 是違法的、它欠了非常多的錢不還,小黃、運將抗議非常多嘛,昨天投審會已經說它要撤它的外資的投資,你剛剛講的那個是目標,(賀陳:對)那你現在第一天的作法是什麼?Uber 如果不接受的話怎麼辦?
賀陳:我們現在還是維持既有做法,認為它目前經營類似計程車的服務是不合法的,持續取締。
周:但是我的聽眾裡面,很多人都是 Uber 的駕駛。
賀陳:沒有問題,所以接下來我要講,但是這件事情大家應該當成像天災的對我們的考驗一樣,他們也應該當成是, 當台灣的法令以及現在的經營還不能夠符合法令的時候他們該怎麼做大家一起來面對這件事情
周:你要去跟他們再討論嗎?
賀陳:我想我們會透過剛剛所講到的地方政府、還有學者,來提出別的國家已經成功的一些經驗,讓大家來看看怎麼樣來保證。
周:這有一段時間阿,又不在你們行政院的優先法案當中?
賀陳:沒有關係,我想網路的媒合發展其實是常常變化的,(周:這叫經濟共享嘛。)對,類似 Uber 這樣的一個服務,其實別的型態也有,所以 不見得說只有 Uber 一個方向要來作輔導
周:Uber 要被台灣的政府消滅嗎?我要問這個問題。
賀陳:我們沒有說要消滅,覺得 依現在要求是應該要取締非法 ,這是我們基本態度,但是我們 願意輔導他們早日能夠合法 ,同時能夠讓聽眾朋友們也知道,這件事情不管你是提供 Uber 服務的人,還是使用它服務的人,大家都來幫助它走上合法、一起付出該有成本,成為這樣的經營環境。
周:在台灣計程車小黃業者和 Uber 之間的衝突已經有很長時間,前一個政府有請 Uber 當局跟計程車溝通過,我有很多朋友他們是 Uber 的支持者,因為他們是網路業者,他們覺得 這種經濟共享是全世界趨勢 ,所以 如果斷然阻絕 Uber 也不對 。但是 Uber 也很奇怪,它被罰錢都不願意繳款,好像用這種方式來佔足它在台灣的地位,賀陳旦部長說了,沒有完全斷絕 Uber,但現在的 Uber 不可以營業?
賀陳:對,對我們來講現在是非法,所以有查到營業行為的話,還是要取締。
周:你取締罰錢阿,它也不賠錢阿?
賀陳:這就是持續、長期的執法態度,不能因為不付錢就停止罰款,這樣不是一個態度。
周:所以你支持投審會在關鍵時刻把它撤資?
賀陳:那是投審會的態度,我沒有特別看法,我是覺得就事實來看, 既然它申請的不是運輸業可是做的是運輸服務那麼就應該按照運輸服務該有的這些條款責任通通要承擔

  • 走出台灣自己的網路媒合,計程車才能找到藍海

周:所以地方政府要一起來執法對不對?(賀陳:是)這個很困難,您跟 Uber 相關人士或是說跟地方政府,就這個案件已經有一個比較明確的政策指標了嗎?
賀陳:沒有,我到任以後還沒有機會跟 Uber 的經營者見面,但是我們的同仁以前都有跟他們接觸過。
周:就是前任政府,你們有受很高的 計程車業者的壓力 嗎?
賀陳:到現在我沒有直接跟計程車業者談到這件事情,但是從很多地方知道他們對這件事情的態度,包括 昨天已經是第二波走上街頭表示他們耐心在減少 。所以最短時間之內還是要跟計程車朋友們來討論,如何發展出多元的產品?包括台灣版的網路媒合的產品?
S__30547999-1024x768
周:所以你希望現在既有的計程車業者,他們也能夠做出,台灣版的 Uber?(賀陳: 台灣版的網路媒合 。)好,就跟計程車業者不是紅海戰役,而是藍海的結合,這個做得到嗎?
賀陳:當然做得到!我所知道別的國家也是朝這個方向走,那在台灣我知道很多學界已經在幫助計程車業者在做這樣的事情,現在是 希望擴大辦理鼓勵車行他們愛惜品牌讓品牌結合新產品才是新的服務
周:Uber 有一種經濟共享的理念,就是多餘的資源、或是我自己的資源可以使用,就是人人都可以參與的行業,不只是計程車,任何民宿,我們的新政府應該重新檢討網路媒合、經濟共享的法令吧?
賀陳:這完全同意, 全世界朝共享分享這條路走特別是原來資源不夠的地方 ,例如偏鄉,住處難找、醫療服務也不夠,怎麼樣藉由交通來媒合? 本來就應該發展這樣的服務型態 ,所以我們樂於見到。比如說日本已經用網路媒合來做偏鄉服務,我想不管是計程車也好,或是大家使用的白牌車的服務也樂於見到,大家可以真正服務資源不夠地方的替代方案。
周:所以台灣版 Uber 等於是一個擴大型的 Uber,你有時間表嗎?
賀陳:希望,其實現在已經開始服務了,只是內容還不夠為大家所知道,希望在兩個月之內將台灣版宣傳推廣。

  • 勞動有尊嚴,公共運輸勞工權益不打折

周:將來一定會碰到非常多不同的聲音。第二就是 客運業者表示勞工不能連續七天工作所以要調整路線 ,又有不同的聲音,你有聽到?該如何解決?
賀陳:從勞基法來說,訴求是絕對有根據的,不過 這是經營業者透過勞資該有的程序檢視人手不夠或社會需要時願不願意用加班或補休的方式 ,我想各公司有不同的管理作法,我們也樂於見到權宜的作法在勞資之間來推展。
周:你們上任後,由於勞基法修正、華航罷工問題,發生了很多基層對自己權益的抗議之聲、爭取利益之聲,你覺得有受到威脅嗎?
賀陳:不會,我們透過勞基法及多次案例檢討, 台灣在整個勞動意識上尊重上慢慢的越來越成熟這是任何經營者底限不可以在這上面還希望打折扣
但從公共運輸業經營業者來講,如果在市場經營適當的話,不見得公共運輸在勞工權益下沒有利益可圖,它還是有機會,只是當然有時候,大眾運輸市場剛開始沒有那麼快獲利,政府就應該來輔導它在具有社會貢獻的成本時,不要變成只壓榨勞工來獲取利潤,而把這部份反映到政府補助,這樣就變成 我們底限是照顧勞工應有權益但屬於經營者所不容易在服務之間又找到利益的部份就還原到政府該有的補助
周:好,你的意思是客運業者要遵從勞工不可以連續工作七天,這是不能打折扣的?
賀陳:我覺得相關規定還是要有底線。

  • 安全第一!國道收費不是與民爭利而是避免民眾發生事故

周:我們今天在現場請到的是交通部長賀陳旦先生,剛才提到 Uber 跟客運的底限,就是要按照勞基法。中秋節也將近,國道收費是不是像端午節那樣?端午節夜間取消免收費被罵個半死,是「與民爭利」呀?你怎麼這麼固執?
賀陳: 我完全不認為是與民爭利 ,因為那不是使用者該得的利,反而是 犧牲安全之下冒的風險 。這件事情如果個人作,也許我們沒有辦法禁止它的選擇,但是政府不應該用免費變相鼓勵,我不認為這件事情是爭利;第二,長期以來高速公路行車安全事故統計,讓我們知道 晚上比白天危險連續假日又比平常假日更危險所以我們不能引導車流到連續假日的晚上 ,而讓大家去免通行費開車,這件事情可以說政府是不負責任的事情。
周:你是說以前政府不負責任?
賀陳:我沒有說以前,因為以前政府沒有辦法分析到底移轉車流是不是白天塞車的重要因素, 以前不清楚大家可以理解當作權宜但是現在有 ETC 資料後 ,從三年前開始, 我們就應該要掌握工具就事論事。
周:這次端午相關資訊分析會作為參考,但是剛剛說晚上車流還是很多呀?
賀陳:所以這就表示其實收不收費都會發生車流,跟我們以為不收錢就可以轉移車流這件事情,沒有絕對關係。
周:人民本來可以不付錢,你這樣太不政治正確了!
賀陳:對不起,這不叫本來不付錢。
周:可是這是民進黨的人講你呀!
賀陳:我不管哪一位講,講道理嘛! 這是使用者付費該付的錢何況政府不應該帶頭去作讓民眾暴露在危險下的措施
周:從現在分析來看,以後在你任內都不會有國道連假晚間取消免費?
賀陳:我並沒有為以後作結論,現在既然委託研究,就應該交給學術團體提供客觀意見,再跟相關單位共同商量作法。
周:不怕再被罵得臭頭?人家說你是老頑固?
賀陳:我們有沒有被罵要看講的道理能不能被大家接納,只看我們講得好不好。
周:所以你不是老頑固?
賀陳:我一定是老,但是不是頑固我不知道。
周:我沒有這個意思,老頑固的意思不是年紀而是講頑固哈哈!
賀陳:沒問題,你說我是大頑固、小頑固都可以,但是 我不認為可以憑一個字找藉口不聽別人的勸 ,但 這件事情既然交付研究就應該等研究出來以後再說
周:中秋節的國道收費,賀陳旦部長仍以交通安全作為第一指標,你說學術機構做報告後,若將來連假國道夜間免收費取消的話,恐怕還是要面對立法委員跟選民做政治呼應上的辯論。
賀陳:周小姐不要那麼快下結論,我們會透過學術研究使我們的說理更為清楚,但整體協調後我們再來做決定。
周:你有信心民進黨諸侯立委們不會到蔡英文那邊告狀?
賀陳:我想告狀一定都有,沒關係大家來講道理,我也不敢說政府是否會採納我們最終的建議,(周:你說的政府是行政院?行政院長很尊重你呀!)我們盡量作好研究,想辦法跟大家做溝通。
周:你不擔心如果這件事被砲轟,搞不好還有人會叫你下台?
賀陳:真的有壓力的話,我們就面對這些事情。

  • 南鐵東移,交通部與台南市府並肩作戰

周:您剛上任的時候,你對於 蘇花公路北宜鐵路 都有不同的看法,還有 南鐵東移
賀陳:南鐵東移我沒有表示過任何個人看法
周:那你現在可以表示嗎?
賀陳:現在我還正在暸解這件案子的複雜過程當中,所以目前對於這個個案沒有個別看法,但知道交通部和台南市政府已經繼續推行這個工作。
周:面對台南明星市長賴清德,你會有壓力嗎?
賀陳:不會,前兩天才到台南市政府跟賴市長交換討論,不論是台南或是交通上的看法。
周:這是他的政策主張?
賀陳:應該說 交通部當初與台南市政府大家很長久的協調方案後面牽涉到都市計劃 ,賴市長也更加負起責任來,親自帶隊將事情進入相關程序,這件事情應該是台南市政府和交通部「並肩作戰」。
周:並肩作戰就是立場一致,那就是你個人意見囉?
賀陳:沒有,我說的是 職務上的意見 ,我個人還沒有暸解。
S__73875478

  • 即便個人不贊成,賀陳旦做為部長仍要推行蘇花改

周:那蘇花公路呢?這次經過颱風,台東災情慘重、花蓮也受到波及,我們聽眾朋友在花蓮、台東有很多,他們希望有一個快速回家的路,您可以清楚說明交通部立場到底是什麼嗎?
賀陳: 蘇花公路的落石造成的不安全是被突顯放大 ,我所暸解 真正的不安全是來自於車禍 居多,車禍所造成的死亡比落石所造成的死亡多 10 倍。進一步作法,應該關心車禍狀況,特別是陡坡執法、超載砂石車管制,這件事情是交通部理所當然應該去做的。
關於落石的部份,一方面 藉助科技對於陡坡異常滑動或是土石含水飽和度我們會作預警在預警之下選擇局部性管制交通 ,使得無謂被石頭傷害的情形減少。除了道路狀況掌握外, 在蘇花改的工程上 ,希望按照這個進度, 趕快讓大家所希望用隧道通過的願望實現
周:所以您的主張跟過去政府政策相同、是沒有改變的?
賀陳: 我現在既然在這個位子上執行中的計畫應該要趕快如期如質完成
周:跟剛上任的說法有點不一樣?
賀陳:不是叫剛上任,我一上任就必須說這個說法,但我也承認, 我以前並不贊成現在的蘇花改工程但我自己選擇這份工作就必須讓工作做該做的該好的地方
周:你心裡會痛苦嗎?
賀陳:當然會!
周:你心裡會痛苦還執行這個政策?
賀陳:沒有問題,這個就是選擇,自己選擇的工作本來是以前反對的,就把反對的部份讓它減少,但是比較好的部份,盡量發揮。
周:所以蘇花改按照政府一貫政策, 你個人雖然不贊成但你仍然要按照交通部長的職務推行下去 ,中間不會發生任何情緒上讓蘇花改做的不太好的情況?
賀陳:不會!你講的是人之常情(周:人性)對我來說,我選擇這個工作,工作裡已經執行的是國家的錢,就不能讓這錢亂花,要花在該花的地方。
周:因為被罵才這樣?
賀陳:絕對不是。
周:你一開始就這樣?
賀陳:這是每個人對於工作的自我要求,不然不要做這些事情,做這件事情就要承擔所有東西。我特別要強調的是, 比如說以前蘇花改的工程比較被忽視的是原來蘇花公路的維護 ,這一次我覺得 既然到這個工作上不能偏重蘇花改隧道工程就鬆懈原來的公路維護

  • 不是二選一:蘇花公路要兼顧效率與景觀

周:你剛剛講的車禍多,是因為人開車不遵守交通規則。這是賀陳部長對台灣開車族遵守交通規則的安全駕駛,有相當程度的焦慮與關心。
賀陳:蘇花公路本身雖然有危險,但是它整個位置、我們稱天險,其實是全世界難得的景觀公路,(周:當時蔣經國先生帶隊開闢。)可能從清朝或更早就有了, 我們就是要讓景觀公路在安全控制下讓它成為台灣的特色之一 ,不能因為有了隧道就放棄對原來公路維護,或當成勉強通行。
過去蘇花公路比較老的路段,都因過於疏忽,一段一段就被放棄,很多優美的風景現在已經看不到了,這部份我們應該把他們當作 一部份講求效率另一部份作為旅行或台灣經驗的一部份 ,在管理上要做好,兩件事情都要花錢,要大家一起來反應。
周:花錢?行政院會給錢?
賀陳:這就是要爭取的地方,我不能只是來爭取做一個建設,希望這整個成為旅遊的一部分,有人選擇快點到,有人選擇希望享受景觀公路,我們要適當管理。
周:所以建設、旅遊、軟體、硬體要同時並進,光搞交通建設你個人有意見的。
賀陳:是的。
周:這是一個承諾,我們花東居民得到這個承諾,應該是個好消息。那北宜直鐵的問題呢?
賀陳:北宜直鐵還沒有成案,現在討論言之過早。

  • 機場捷運爭議多,搞清楚才能走到下一步

周:那機捷什麼時候要通車?
賀陳: 機捷最重要的問題建設者和、營運者彼此意見不一樣 ,(周:機電系統什麼的)又因為多少有選舉因素,一方面希望早點通車,有一方面會覺得不夠完善,所以爭議就被放大了, 現在的作法是找獨立國際級專家想辦法整體檢視爭議並且聚焦 ,看這些爭議可透過什麼技術問題或程序處理,使得他們收歛、減少大家的焦慮。
周:還是安全的問題吧?
賀陳:安全是前提!
周:找國際專家來,不是要延後通車時間吧?
賀陳:是要釐清問題,過去認為有幾千項不適當的事情…
周:通車安全沒有達到?
賀陳: 安全是前提但爭議不能成為大家心裡的疙瘩 ,所以要弄清楚到底哪些爭議確實存在,而且有方法可以處理,或釐清哪一些只是號誌上重複出現?
周:您有時間表嗎?
賀陳:對於專家沒有時間表,讓他詳細檢視,希望專家給最完善結果。
周:本來就應該通車了耶!
賀陳:既然過去爭議仍存在、安全程序還沒有走完,不能輕言通車。
周:以前要「減價驗收」不是嗎?
賀陳: 不確定減價驗收內容如何不輕易對安全打折扣
S__73875479
周:你不會像毛治國那樣?
賀陳:我不確定以前毛院長的主張是什麼,減價驗收在工程界也有先例,但在機捷這個案子上不能輕言這樣處理,應該先從獨立專家委員會把爭議搞清楚,再看下一步怎麼處理。
周:專家委員會什麼時候開會?
賀陳:我們已經在進行。
周:看來又要拖一段時間啦?
賀陳:這是本來立法院就要求,也是我們覺得應該對國民負責任的態度。
周:部長在台灣生長對不對
賀陳:對。
周:不覺得到現在還沒有機場捷運好丟臉嗎?
賀陳:我們該改善的事情很多,這項不大不小,但 用不著覺得那麼丟臉反而勉強通車
周:覺得機場淹水丟臉,還是機場沒有捷運丟臉?
賀陳:兩件事情都不好,但不要用丟臉這個字眼來讓自己喪氣,就從不適合當中來改進吧。

  • 回顧華航罷工,太遲撤換總經理不是婦人之仁

周:機捷、華航、爆炸案跟台鐵是您處理的?
賀陳:爆炸案最主要是警政署在做,交通部沒有特別專業和壓力。
周:華航你們讓步這麼多,將來賠錢怎麼辦?
賀陳:第一, 不覺得純粹用讓步來看待這件事 ,既然罷工,總是要作妥協;第二, 以現在國際航空市場華航過去品牌現在勞資爭議減少 、同心協力, 還是有機會在未來取得業務上成長 ,把現在所增加的成本彌補回來。
周:這是你給新任華航董事長何煖軒的指示?
賀陳:我相信這是任何營運者的自我期許。
周:何煖軒不是你用的人?
賀陳:董事長是行政院裡面派的,不是交通部運作。
周:當時張有恆要退休,是因為你「婦人之仁」讓他晚點退休嗎?你當時讓他留任是不是錯了?
賀陳:不要輕易用婦人之仁的形容,他在股東會以前就有表達希望回去學校,但當初空服員罷工正在醞釀當中,董事長屆期已確定會離職,雖然新任人選還沒確定,但董事長跟總經理若要一起離開,又在多事之秋,我覺得這件事 我不是婦人之仁是他責任上應該要協助新任董事長
周:結果他沒有協助?
賀陳:但是到後來, 他對於公會的訴求不能夠認同他的協助反而成了一個阻礙 ,不管是他個人立場或是溝通上讓人覺得是阻礙,所以我們才跟行政院建議換人。這件事情沒有涉及婦人之仁,只是我們認為 他有責任幫助新的董事長最後沒做到的話我想還是離開免得這件事情更難處理
周:所以這是你做的決定,不是院長下令?
賀陳:這是院長決定,但是是我們的建議。
周:據說你有去機場找他?罷工當天晚上?找張有恆?
賀陳:沒有,去機場最主要是關心旅客,因為當天誤點讓旅客有些抱怨,我們認為至少應該要了解調度及現場對於旅客說明夠不夠。
周:張有恆沒有回你電話?
賀陳:沒有。
周:後來到現在都沒回?
賀陳:到現在為止沒有直接跟我說明,但有間接請人傳話,表示他當時在心情上、時間上沒能接到電話,實在非常抱歉。

  • 濮大威是「地下交通部長」?賀陳旦:這是嚴重的指控

周:真的有交通幫嗎?你是不是交通幫成員?有媒體人在臉書上表示濮大威是「地下交通部長」,你開主管會議時把他放到旁邊,另一邊是交通次長王國材,一直沒有機會請教您到底怎麼一回事?
賀陳:我的同事叫我聽到這個要「哈哈大笑」,濮大威如果是「地下交通部長」,不知道還有多少個地下部長?因為我還請教很多朋友。不過這件事情必須 嚴肅看待 ,把地下部長安在濮大威身上, 對他個人是嚴重指控對交通部或對我自己也是很大的傷害 。究竟有沒有讓他成為地下部長、縱容這樣的事情,講這句話必須自己有根據。
提到主管會議時讓他在旁邊,這句話並非事實。我還沒有進入交通部在了解業務過程當中,我確實有請教專家包括大威兄,關於交通部面臨業務、鐵路工程等過去這些案子他的提醒意見,就這樣而已,這件事 情我一點都不認為請教朋友就有涉及地下部長
周:有人看不順眼啊,怕濮大威成為未來工程建設招標關鍵人物?
賀陳:他擔心可以,但請他拿出證據來, 如果沒有證據不能隨便指控對於官員妄加傷害讓人越來越不敢進入政府工作是全社會的損失
周:交通幫到底怎麼回事?你是不是交通幫?
賀陳:我不知道交通幫真正是什麼?(周:你沒聽過交通幫阿?)但是 傳說中就是過去從交通部出來的一些人他們到了別的位置上面繁衍出比較大的影響力 ,所以那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周:你不是交通幫成員嗎?
賀陳:我不是交通部繁衍出來的成員。
周:你不是鼎漢的相關人士?
賀陳:但是鼎漢跟交通幫一點關聯都沒有。
周:所以你的意思是交通幫被污名化?
賀陳:交通幫指的是過去,(周:毛治國跟劉兆玄。)有沒有別的人我不敢講,但是 我自己跟交通幫一點關係都沒有

(本文經合作夥伴 Coco’s Channel 蔻蔻頻道 授權轉載、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訪談圖片則由台北之音授權提供,原文標題為 〈蔻蔻早餐 20160712 蔻蔻’s VIP-賀陳旦-苦情「爐主」賀陳旦 流年不利有何解方?〉。

延伸閱讀:
 卸任官員說三道四,在任官員毫無作為 ─ 鄭運鵬:交通幫在霸凌交通部 
【投票】維持小確幸的代價是國道負債破產,你支持端午上國道夜間收費嗎?
【專訪】楊孝先:Uber 爭議反應的,是交通部缺乏新經濟模式的治理應變能力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