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人解決醫糾的最佳方案:建立一個讓患者和醫師當好朋友的醫療環境

【我們為什麼選這篇文章】

主播呂佳宜因流產,向婦產科醫師提告。每逢醫療糾紛,總是病人和醫生要殺個你死我活,這樣不健康的循環導致台灣醫病關係日益惡劣。患者出現症狀難免心有憂懼,但醫生的專業又能怎麼解釋?在其他國家難道就沒有醫療糾紛嗎?

一位朋友分享在瑞典就醫體驗,發現其實「感受到自己被照顧」,對於許多患者來說是相當重要的事。雖然如此,台灣醫療體制問題重重,除了醫生病人間互相體諒,最根本的還是透過制度性的改革,從健保、《醫糾法》下手,還給醫生能好好工作的空間。(責任編輯:黃佳玉)

6961792704_9f7cca5ee1_c

Photo credit: Dreaming in the deep south via VisualHunt / CC BY

文/北極星

上禮拜去了瑞典當地診所看病,此次看病給我耳目一新的體驗,對照我之前在台灣看病的經驗,有很多想與大家分享的觀點。

瑞典這邊的醫療系統跟台灣不太一樣,在台灣每人加入全民健保,不管是否看病與否每月固定繳健保費;在瑞典,國家保障人人享有全民健康保險(包含那些拿居留證的人),每月不必繳健保費,只在看病時才付掛號費,唯藥費也須自行負擔。

但為了保障那些需常回診的病患,只要在一年內看診掛號費超過 1100kr(約 4840 台幣)或藥費超過 2100kr(約 9240 台幣)其他超出的費用就由國家負擔。

這邊的看病程序也跟台灣不同,在這邊無法指定醫生,每個人依所住地區分配到一個診所,但若不滿意分配到的診所可以要求更換。通常若感到身體不適需要看醫生,須打電話到地區診所預約醫生,護士會根據你的描述指派一個家庭醫生給你,民眾依約定的時間看診,若看診時間未到且無先行取消則必須付該次看診費用。

經家庭醫生診療後,若需要專科醫生可以請他幫你安排轉診,但因為醫生不足,所以常常需要等待多時(數周至數月)才得以轉診。這跟在台灣隨時可以到醫院掛號指定專科醫生看診很不同,我才發現在台灣看病有多幸福!

因為自己本身患有免疫疾病,我必須要定期回診抽血拿藥,所以我先預約了家庭醫生,我帶了台灣看病的病歷摘要跟醫生說明我的病情,沒想到很幸運地,他說我們這個診所有一個屬於我的科別的專門醫生,於是我就順利被轉到專門醫生,幫我預約了看診時間。

照著約定的日子我到了專門醫生(免疫風濕科)的診間,因為我是初診,護士給我一張初診病情自評表,是 30 題瑞典文健康問題,進去診間後,醫生是個印度人,說著一口流利英文,他很親切的問診,雖然我已拿著台灣醫院的診斷書,他還是詳細的問我整個疾病的來龍去脈,然後請我到診療間等待。像我這種疾病的病人常有關節方面的問題,醫生在診療間裡,細心按壓我每一個手與腳的關節,檢查是否有異狀,這是我在台灣看病從來沒有的經驗!

另外,我還注意到一個這邊的診療間居然都有一台音響,放的是輕柔的音樂,讓病人接受診療時能放鬆心情,真是一點都不像醫院,彷彿來到舒壓中心!

後來醫生還跟我聊天,問我怎麼會在瑞典,還跟我說他也是移民過來人,移民到瑞典重新學瑞典語,開始他的新生活。最後他請我不要擔心自己的疾病,有問題可以隨時打電話給他。

因為我服用藥物的關係,可能導致會有鈣質流失問題,所以他也開了鈣片給我,另外幫我安排骨質密度檢查。最後,醫生跟我說了一句:I will take care of you. 聽到這句話真是讓我感動不已,我想這是病人最想聽到醫生說的話。

瑞典全國的藥局是電腦連線的,看完病後只要到任何一家藥局都可以拿到醫生開的處方,電腦也會自動累計你在一年內所附的藥費,甚至你也可以上藥局網站輸入自己的資料看看自己的處方簽,相當方便。

此次看診的經驗,讓我親身體驗到兩個國家不同的醫療制度。在台灣因為我的醫生每次一看就是好幾百人,每次我只有不到一分鐘的診間時間,從來沒想到還能跟醫生聊天,分享一些生活經驗;在診間看診時通常旁邊總是會有下個病患在旁等待,病人和醫生的對話總是有第三者旁聽,這在重視隱私權的瑞典是絕對不允許發生的。這次看病一共花了一個多小時完成,也是我從來沒有這麼長且仔細的看診經驗。

台灣若能借鏡不同的醫療制度,或許能改善我們健保大量浪費的問題,一直以來我以台灣的健保為傲,它為我們提供了健康最好的防護網,但是在財政吃緊、健保改革聲浪不斷之下,我們真應該好好反思且珍惜我們有這麼好的醫療制度,而不是濫用它。

(本文經合作夥伴想想論壇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瑞典看診記 〉。)

延伸閱讀>>

一個婦產科醫師的告白:請尊重專業,別再撲殺全台僅剩 800 人的我們

別追殺僅剩不多的醫師:碰到醫療糾紛,你可以這麼做

【不敢回台灣的護理師】台灣護士薪水只有美國診所的一半,工作量卻是他們的十倍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