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新政府說故事:韓國政府與台灣政府之間,就差那麼「一點點」

【我們為什麼挑選這篇文章】

同為曾經的亞洲四小龍,我們常聽到別人將韓國和台灣這幾年的發展做比較,然而這兩個國家,究竟差在哪裡?這位作者將自己的親身經歷寫成故事,告訴政府,我們與韓國只差一點點,但是這「一點點」的差異,卻讓這位作者感到非常心痛。

造成台灣和韓國差別的絕不是國情不同,而是用心程度的不同。(責任編輯:黃靖軒)

6350007524_791344d6d6_z

文/Bill Lin

6 月 14 日,中華無店鋪協會,邀集電商業者與總統府新南向政策辦公室主任黃志芳與經濟部官員討論東協市場的開拓與政府該如何協助中小企業拓展市場。我的發言先說兩段故事:

第一個故事。我的一位學姐,任職於中國大潤發,約略前年她接待台灣農政單位官員,協同台灣的農會,產銷單位的幹部以及一位企劃人員。

這個團隊拜訪大潤發,企盼大潤發能夠協助台灣的農特產品賣到中國,台灣的團隊展示他們有很多農特食品,很誠摯的問我學姐,她對哪些產品有興趣,願意積極安排並協助後續的相關作業。

會後,台灣團隊中的那位企劃人員,請求我學姐無論如何幫幫忙要她簽署合作備忘錄,因為這位企劃並非政府公務員也不是農會員工,他任職在一家專門承接政府專案的企劃公司, 如果這一趟拜訪沒有簽成備忘錄,不只經費請不下來,這趟公出的機票錢要自己出。

不久後,學姐接待了來自韓國的團隊推銷韓國的農特產品,他們的成員跟台灣差不多,相當於台灣農委會的「農林畜產食品部」,類似台灣農會,產銷合作社的「農協」組織,還外加一位翻譯,一名律師以及一位銀行代表。

韓國的代表們提出一份計畫書。 首先對中國市場與大潤發的優勢提出分析與觀點,再依時令節氣展示全年的細部規劃,建議銷售的主題節奏與各類商品的組合,計劃非常縝密,後勤配套,相關進出口檢疫、質檢與物流都已事先做好調研與準備。 期待學姐反饋意見,並強調願意尊重大潤發的意見,做適度的調整與配合。

學姐告訴我,韓國人很清楚零售賣場招商人員的痛點,因為他們把全年的招商企劃都做好了,農特產品最讓人頭痛的進口,檢疫,運送問題都設想過,我當然樂意在大潤發提供長期的展櫃與行銷資源給他們。

我學姐好奇的問他們,這趟除了拜訪大潤發還拜訪哪些零售商,韓國人說:他們拜訪了萬達百貨,沃爾瑪⋯⋯,對方說完後馬上強調,他們會針對不同的通路就其屬性,客層的差異提出不同的計畫,請我學姐放心,在商品類型,包裝,品牌,價位,以及活動都已經做了區隔。

學姐好奇的問,會議中為何有律師與銀行代表出席,韓國人解釋,他們對這個計畫期待很高,也非常慎重,希望能夠與大潤發簽訂正式合約,雙方共同努力推展商品,而我推測, 這名律師更重要的功能是維護韓國農特產業者的法律權益,避免與國外的大型通路商簽下不平等的契約。 此次同行的銀行代表,就近觀察了解中國市場與通路業者,評估韓國各類商品的潛力,確定獲得中國零售通路的合約後,返國對農特產業者進行融資,匯兌與租稅相關金融支援服務。

640px-rt-mart_suzhou_donghuan
中國蘇州市東環路大潤發,為蘇州第一家大潤發,現時門店為 2009 年重建(圖片來源:由 Shwangtianyuan,創用 CC 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3.0)

兩個政府團隊,同樣推銷農特商品,身為台灣人的學姐言談中,透露出對韓國人的敬佩外,隱隱藏著一絲絲的痛!

黃志芳主任因要務先離席,沒有聽到我的發言,同場出席的經濟部官員對我的發言僅表示,韓國與台灣國情不同⋯⋯。

這絕對不是國情不同,是下決心與用心的程度不同 。我支持新政府的新南向政策也充滿著期待,但如果要成功的協助中小企業走進去東協市場,絕不是找個專案承包公司,做個企劃,開幾個記者會,座談講習,弄幾個商展,官員剪幾次綵。 而是下足決心,做好功課,徹底研究市場,縝密規劃,整合業者衝到前線,迎合當地消費者,通路,甚至是媒體娛樂產業與當地政府的需要。

這場會議的重點集中在跨境電商的議題,東協市場的國家,種族與語言多樣性,對此,我分享韓國政府輔導支持電商業者擴展中美日市場的案例,這也是我當天講述的第二個故事:朴槿惠決心讓全世界都可以上網買到韓國貨!

2014 年 7 月我到首爾旅遊,趁空拜訪一家電商服務公司,就以 C 公司簡稱之,這是一家提供當地電商業者一條鞭服務,舉凡網站架設,主機託管,設計規劃,創業培訓,海外拓展等⋯⋯

CEO,漢字的姓氏姓李 Lee,他告訴我一個關於朴槿惠的故事,朴總統有一天看到韓國媒體節轉自中國的一則新聞,有位中國女生上韓國購物網站想買一件大衣被拒絕,女生把整個過程 PO 在中國的社群網站。

朴槿惠要求官員調查這件事情,並全力解決可能的障礙,讓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上網買到韓國貨。

韓國政府決定以中國,美國,日本三個市場為目標擬定三個重點戰略,首先要求韓國政府官員協助業者解決出口,租稅,倉儲,物流,並主動跟中美日三國的政府協商,促進雙方的跨境電商的流程更順暢。

同時協助韓國境內的購物網站國際化,專案補助有意願經營跨境電商的業者,進行網站多語言多貨幣結帳等工程改造,你可以去看看韓國的購物網站,從 Gmarket 的大型網站到許多中小型流行服飾網站,幾乎一致的提供英日中韓四種語言版面以及多國貨幣結帳還有低成本的跨境物流。

但他們發覺這樣做還不夠,畢竟要外國人到韓國網站購物,還是有很多障礙,於是決定把韓國的商品網頁翻譯成中,英,日文,直接與中美日三個市場的主要平台合作上架銷售。經過兩年的努力,他們分別在三個國家找到重要策盟夥伴:在中國接上天貓,京東,唯品,日本是樂天, 美國則選定亞馬遜。

為了落實服務這三個國家的消費者,韓國政府在三個市場建立聯合客服中心,舉凡消費諮詢,退換貨作業,或者是協助韓國業者了解當地市場等。

ying_mu_kuai_zhao_2016-06-26_21.36.27
Gmarket 網站簡體中文翻譯螢幕截圖(圖片來源:Gmarket 網站

這家 C 公司所扮演的角色就是接受政府的委託與補助,協助電商業者進行跨境電商拓展,Lee 引導我參觀他的辦公室,其中一層樓有 30 多位同仁擔任商品網頁製作與翻譯工作,中國天貓國際跨境電商,韓國商品,銷售數字相當亮麗,這並非一時的僥倖,當然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那就是韓流,消費者的偏好形塑,隔著一層紗,所謂誅人誅心,文化與生活價值隱身在戲劇與娛樂的傳播,遠比廣告來得更有效更深層。

韓國政府,面對問題比較務實有彈性,直指問題的核心,找到骨牌陣中最關鍵處,推倒最根本最難解的底層問題,當一張張骨牌依序倒下,大部分的問題就容易迎刃而解。

反觀台灣的政府組織,遇到問題先依照部會責任歸屬,把問題切成好幾段, 官員們像「天竺鼠」似的鑽進各自的鐵輪圈 ,拼命的跑,一直跑,一直跑,最後大家還是累垮在原地 ,而過時的法規與僵固的執法以及繁瑣審計防弊機制正是困住天竺鼠的鐵輪圈。

我仍相信台灣大部分的官員是奉公守法的好官,但制度與 mindset 讓他們無法應對這多變的世界與時局。縱使有許多公務人員願意積極為事,但台灣官僚體制就像把一群螃蟹丟進大缸裡,相互拉扯最後沒有一隻逃脫出來。

國家是由人民組成,政府是人民授權,如果台灣真的變成鬼島,那是這個島上的人民甘願做鬼,畢竟我們已經沒有內耗的本錢,對於新政府給點督促也同時給予鼓勵吧。

(本文經合作夥伴 想想論壇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 我對新政府說故事:韓國政府與台灣政府之間就差那麼一點點 〉 首圖來源:Kim Daram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一個韓國女學生的自殺告訴我們:台灣經濟發展的下一步,絕不應該是韓國
台灣留學生的經驗談:要打敗韓國人,先找出自己的「變態處」,再用力超越對方
韓國、越南日本都急於擺脫中華文化,為何台灣卻是「再中國化」?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