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台灣有太陽花運動,卻沒有一場數十萬人的大型勞工抗議?

BO 導讀:從過去幾年的華隆工會百日罷工、家樂福工會抗爭、大學兼任助理抗議,到最近的關廠工人臥軌、華航空服員工會,還有郵差環島收集連署書,勞工的抗爭越來越豐富。
但是,低薪問題依然沒有感覺,人人仍然是魯蛇。明明 318 運動可以引起五十萬人上街,台灣為什麼始終沒有辦法匯集大多數勞工的力量來爭取權益?

文/ 張詠卿

「你知道嗎?有時候我覺得投入工會事務,像是從一個老闆變成兩個老闆,除了原本的老闆,工會的會員就像是另一個老闆,付了錢,手插著腰在一旁告訴你該做什麼,願意參與的還算好一點,更多的勞工總是每天抱怨但又對工運冷眼旁觀,好像改變會自己發生。」

2_9圖說:蔣渭水成立的台灣工友總聯盟。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讓我心寒的不只是既得利益者的打壓,而是當你想找人並肩同行時,你發現大多數跟你同樣身分的勞工沒有人願意真的和你站在一起,甚至選擇跟那些剝削勞工的既得利益者站在一起。」

那是一個令人沮喪的晚上,電話另一端的朋友說著他的無力和挫折,接到電話前,我正讀著壹電視工會決議罷工後被打壓的新聞;看著消防隊主管要求回報是否有基層消防員加入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的圖片,還有家樂福工會遭解雇工會幹部持續抗爭的後續消息,以及土木工程、環境汙染背景的陳雄文接任勞動部部長的新聞。對勞工運動面臨的局勢感到無力時,就接到朋友這通電話,這個積極參與工人運動的朋友說他決定離開,暫時回老家閉關,說是要準備出國念書,是進修也是散心,希望遠離能把事情看的清楚一些,更希望重新找回一些熱情和動力。

我並不完全同意這個朋友對大多數勞工的定論,但很多時候感到萬分心寒卻非常真實,因此完全明白他想離開的心情,嚴格說起來我並不真的清楚勞工運動的每個團體、每個路線如何組織和行動,但大致看來台灣多數的勞工跟工會或其他勞權團體的距離遙遠、連結薄弱卻是不爭的事實。

「我覺得我現在還過得去阿…應該不用加入工會吧?」

「反正以後出事就靠你了,哈哈哈。」

「我真的很佩服你們的勇氣,要不是那時候我要___,我一定跟你們一起,我精神上支持你們,加油。」

(底線內可填入,上班、上課、帶小孩、照顧長輩、聚會、逛街、看展覽、學才藝、旅遊、談戀愛、看韓劇、上網、放空…等。)

上述這些話我大概聽過不下一百遍,一開始我並不知道怎麼面對和回應,甚至是到很後來透過 318 佔領立法院的相關行動才發現,大多數的勞工並不是真的完全沒條件實際參與社會運動,而是某種程度上他並不覺得自己需要參與勞工運動,好像派遣低薪、工時過長、一人被當三人用、上班打卡制下班責任制、加班沒有加班費、勞健保高薪低報、被要求自假自費進修、任意調職、工作環境不安全、退休金沒有保障…等事情與他們和他們的未來一點關係都沒有。

這些事情真的和勞工沒關係嗎?雖然主流媒體最近把新聞的焦點放在誰吸了毒、誰響應了冰桶挑戰又點名了誰,然而各工運組織受到打壓的事實卻是如火如荼的發生,勞動權益受損的事件也仍層出不窮,但身在其中的多數人卻不知是無感還是無力的選擇沉默、有些則是選擇只在電腦前搖旗吶喊。 勞工運動當然需要更多人更積極的投入,但過去從已經選擇投入其中的組織工作者、參與者的視野及角度發展出來的模式,顯然沒有真的勾動多數勞工。

到底該要怎麼做?我想這不只是已經投身其中正努力對抗資方及雇主打壓的人的責任,而是需要多數的勞工們根據自己的處境想想,你們願意投入多少,而組織工作者們又該如何接上你們?別等到真的遇到重大勞資爭議了才開始求援、才開始了解自己應有的權益,那是我們都非常不願意見到的情形。

希望台灣的勞工們都能提起自身的責任,不要抱著不切實際的期待,認為有人會在你遭遇不平等時,理所當然的挺身而出。 如果多數的勞工並不打算真的為捍衛自己以及和自己相同位置的其他勞工做些什麼,資方和政府對勞工運動的打壓也不過是壓垮台灣勞工的最後一根稻草罷了。

※為保護文中提到的朋友,部分描述經過修改。

(本文經合作夥伴想想論壇授權轉載、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勞工運動被打壓時,你是袖手旁觀的勞工嗎?〉。)


延伸閱讀:

老闆們別再騙了!台灣從來不缺工,你們要的只是「低薪」勞工

【老闆們請不要玻璃心】勞動部長還給勞工七天假,企業主崩潰:勞動部太偏袒勞工了!

【投票:國定假日七天假,該放還是不放?】民進黨、勞工權益與紀念日的愛恨糾葛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