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不是我的家】偏鄉青年會遇到的 8 個問題

「城」與「鄉」,都是故鄉

如果世界地圖是一塊布,再拿起人口密度的透鏡來檢視,在一片柔順平滑中總會 發現某些部位突起毛球。好比德州六十九萬平方公里,足足可容納全美三億人 口,偏偏有二億人住在占地不及 3% 的都會中。同樣的,東京收納了三千六百萬人、 孟買二千萬人、上海一千六百萬人,他們別的地方不去,就一窩蜂地擠在小小角落裡。

城市的勝利及危機

怪不得全世界住在城市的人口,從西元一八○○年的 2%、一九五 ○年的 30%,持續增加到二○○三年的 48%,至今已超過五成。

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愛德華‧格雷瑟(Edward Glaeser)稱這是「城市的勝利」(Triumph of the City)。在他眼裡,摩天大樓讓人同處一簷下而不擁擠、城市中的大眾運輸減少了 車輛排碳量,就連貧民窟都是分享財富的樞紐。它們拉近了人與人距離,撞擊出更 多創意發想機會, 怪不得全世界住在城市的人口,從西元一八○○年的 2%、一九五 ○年的 30%,持續增加到二○○三年的 48%,至今已超過五成。

台灣亦不遑多讓,五○年代工業化起步,八○年代轉向高科技,二十世紀末進入知 識經濟,亟需人口聚集的效益。行政院主計總處於二○一○年發布的《人口住宅普 查報告》即指出, 台灣有 60.8% 人口居住在五個直轄市,約一千四百萬餘人,十年 間增加了六十一萬人。若加上後來升格的桃園市,六大直轄市人口達一千六百萬人, 占全台人數 70.8%。

人口由鄉村往都市集中的過程稱為「都市化」,各國因地理及人口條件不同,對都市 化定義也就有所差異。主計總處過去曾對都市化有明確定義,但隨著行政區劃變遷,「聚居地」、「都市化地區」、「都會區」的分類已經廢止,因此目前並無明確的都市化 統計指標,一般是以「都市計畫區」居住人口數為普遍衡量標準。

深入言之, 政府主要將國土分為「都市土地」與「非都市土地」,前者依據《都市計 畫法》規範人口或產業聚集區域的空間使用方式;後者按照《區域計畫法》認定及管 理,但原則上沒有擬定整體性的土地控管計畫。

截至二○一四年,台灣都市計畫區共有四百三十三處,面積總計四千八百一十五平 方公里,占國土面積的 13%。占地雖小,但有將近 80% 的國人住在都市計畫區裡, 顯然台灣都市化程度相當高。

放眼全球,人口高度聚集於都市,主要原因是就業機會。聯合國早在七○年代即指 出,全球「都市人口比率」與「人均國民生產毛額」的相關係數為 0.81,主計總處統 計台灣近二十年則達 0.93,顯示我國都市化程度與經濟成長的關聯性高於國際平均 水準。(在統計學中,相關係數 1 代表完全相關,大於 0.8 則為高度相關)

這些數據意味城市對鄉村有極大磁吸作用,就算城裡又忙又擠又貴,但能獲得比鄉 下還要好的經濟、教育、醫療、衛生等條件,城市也能藉著吸納外地人才、集中大 量資本而創造更多機會。正如格雷瑟所言:「某個聰明人遇到另一個聰明人,彼此擦 出火花產生新的觀念 ⋯⋯,觀念在稠密的城市空間裡口耳相傳,在交換的過程中偶 然創造出人類創意的奇蹟。」

然而都市化並非沒有副作用,一旦人口集中到超出環境負載力,將導致地價上漲、 交通壅塞、治安敗壞、產業汙染、綠地縮小等。 相對的,當人口流失到掏空鄉村結構, 將使區域內就業機會消失,青年移往都市,村裡剩老人與小孩,年輕人找不到結婚 對象,出生率急速降低,學校與醫院接連倒閉,最後鄉村更加孤立。

聯合國預估,到了二○三○年,全球都市人口將會達到五十億,可以想見上述問題 將會越來越嚴重。林林總總的城鄉課題,在台灣早已清晰可見。

從數字看危機

依照國家發展委員會的定義,全台共有八十一個「偏遠地區鄉鎮」,除了離島外 島外,其中有三分之二位於山區及原住民區域。假設名叫小飛的年輕人在部落裡成長、受教,長大後到城市定居及謀生,但家裡仍留著孩子與長輩,那他可能會 碰上哪些事情呢?

1. 出身低收入戶

小飛的出身背景可能比一般人還要艱困一些,因為原住民來自低收入戶之比率,高 出一般學生約 10%。

教育部《教育統計簡訊》指出,一○二學年度不分身分,國小、國中、高中、高 職學生家庭屬低收入戶的比率分別為 3.36%、4.10%、2.72%、3.00%;原住民則為 13.9%、14.54%、9.41%、9.18%,大約高出 10% 左右。

2. 被迫告別家鄉

長大之後,小飛環顧四周都尋不得工作,並且發現澎湖、台東、嘉義的外流就業率 是台灣最高,超過 28%。他只好跟鄰居一樣,包袱收一收往大城市奔去。

根據主計總處二○一二年的《國內遷徙調查》,全國以澎湖縣的外流就業比率最高, 達 30.78%;台東縣第二,29.86%;嘉義縣第三,28.75%;其後雲林縣、嘉義市、花 蓮縣、南投縣、宜蘭縣及屏東縣亦均在二成以上。最低前三名則為桃園市 6.28%、 新北市 7.67%、台中市 9.7%,都未達一成。

3. 根本買不起都市的房子

小飛來到台北後,總算找到一份足以餬口的工作,歡喜之餘卻發現就算奮鬥大半輩 子,也買不起一個容身之處。他拿起計算機仔細一算,驚訝地發現至少得十六年不 吃不喝才買得起一戶中等價格的房子。

p.125

這個數字來自「房價所得比」,指一個區域內中位數收入的家庭,須要花多少年可支配 所得才能買到中位數價格的房子。比率代表需花費的年數,越高代表房價負擔能力越低。內政部營建署統計二○一五年第二季之房價所得比,台北市為 16.1 倍,新北市為 12.95 倍,其後是台中市 8.83 倍、新竹縣 8.34 倍、彰化縣 8.11 倍、高雄市 7.91 倍、桃 園市 7.90 倍、宜蘭縣 7.59 倍、新竹市 7.49 倍、苗栗縣 7.20 倍。

另外,「貸款負擔率」意指貸款購買中位數房價,之後每期要償還的金額占家戶每月 可支配所得的比例,越高代表房價負擔能力越低。台北市為 67.34%,表示購屋者每 個月要花薪資的六成七來付房貸,新北市為 54.16%,兩地均屬於「房價負擔能力過低」。

4. 惡劣的移工勞動條件

小飛為了買不起房子而煩惱之際,發現身旁的東南亞勞工每天在工廠裡勞動將近十 小時,一個月只領約二萬五千元。另一位家庭看護月薪更少,只有約一萬八千元, 她們之中還有 68.6% 沒有任何休假,小飛不禁為東南亞勞工打抱不平。

勞動部發布《一○三年度外籍勞工工作及生活關懷調查》,台灣的「產業外勞」有將 近二十九萬人,他們平均月薪僅二萬五千元左右,有 59.8% 的人必須另外借錢償還 貸款。當初會貸款是因為他們來台前要先負擔各式各樣仲介費、手續費,35.4% 須 支付九萬以上,其餘在三萬元至九萬元之間。來台之後,還有 33.3%、40.4% 的人分 別遭台灣仲介、雇主代扣規定以外之費用。

至於「社福外勞」(即家庭看護)目前國內有將近二十萬人,她們之中有 10.3% 的人 一整天休息時間(包含睡眠)不超過八小時,68.6% 完全沒有休假;且因不受勞基法 保障,平均月薪約一萬八千元,連台灣人的基本工資都不到。

5. 孩子的學業程度大大落後

小飛在城市裡掙扎地生存著,總算攢了一些錢給部落裡的孩子上學,但是孩子的學 習成果與同齡頂尖學生卻可能相差七個年級,相當於小一與國一的落差。

「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針對十五歲青年每三年舉行一次「國際學生評量」(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PISA),輪流測驗數學、科學、閱讀三項 素養。

二○一二年主題是數學,根據「台灣 PISA 國家研究中心」的《台灣 PISA 精簡報告》, 台灣在六十七個國家地區中排名第四,領先歐美諸國。可是有 12.8% 學生落在低標 區(Level 2)以下,比例遠高於排名較佳的東亞各國;且成績前 10% 和後 10% 差了三 百一十一分,約等同七個年級的程度,是所有受測國家地區中落差最大的。

這種狀況其實有跡可循。依照教育部《一○三學年度各級教育統計概況分析》,偏遠 地區國中小代理教師的比率為 19.8%,高於全國的 14.1%;教學年資未滿五年者有 28.4%,高於全國的 18.7%;年齡未滿三十歲有 13.5%,高於全國的 9.4%。 顯示偏遠 地區多屬代理、資淺、年輕教師,師資流動率極大。

6. 醫療資源匱乏

煩惱完孩子,小飛還得擔心家中父母的健康與就醫問題,因為鄉裡的醫院實在太少 了。 如金門縣每一萬人只分配到 5.79 位醫師,約只有台北市 34.09 位的六分之一。另 台東縣與最近的急救醫院相隔約一百四十公里,平均車程至少需二個半小時,而台 北市的平均車程僅需五分鐘。

生病不只要送醫,還要送對醫院。衛生福利部(以下簡稱「衛福部」)將國內急救責 任醫院分為「一般、中度、重度」三級,只有重度醫院可以因應五大急重症:腦中風、 心肌梗塞、重大外傷、高危險姙娠及新生兒重症。

從二○一五年「急救責任醫院分區名單」來看,苗栗、南投、台東、澎湖、金門、 連江縣均無重度級醫院,病患必須後送其他縣市。不過急重症各有黃金搶救時間, 如中風為三小時,心肌梗塞一個半小時,重大外傷、高危險姙娠、新生兒重症則狀 況不一,平均起來黃金搶救時間在三十分鐘以內。

在地理條件限制下,許多偏遠鄉鎮到重度醫院的車程已超過黃金搶救時間,如 台東 延平需一百六十五分鐘、屏東牡丹要九十分鐘、新竹五峰要八十分鐘。另外東西兩 側的離外島也有差異,像澎湖到台南成大醫院要五十分鐘,蘭嶼到花蓮慈濟醫院則 高達一百九十分鐘,均可能錯過急救機會。

7. 傳統文化的消逝

走在繁華的城市街頭,五光十色、車馬如流,小飛的心思卻飛回部落裡,憶起柴火 上的山豬肉、教堂的禮拜聲、一年一度的豐收祭 ⋯⋯,這份濃濃思念足足反映出台 灣人對文化的認知。

依據二○一一年文化部的《文化參與暨消費調查》,台灣民眾有 36.8% 認為文化是「傳 統、語言、習俗、社會或文化社區」,29.4% 認為是「生活(食衣住行)及生活形態 與方式」,第三是「藝術(表演藝術與視覺藝術)」為 24.1%。這個結果與二○○七年 歐盟《歐洲文化價值調查》(Eurobarometer on European Cultural Values)中,最多人(39%)將文化視為「藝術」大不相同。

然而台灣人這份對傳統、語言、習俗、社區的認同卻快速消逝,其中尤以母語為甚。 例如原住民族委員會二○一四年《族語調查報告》即指出, 原住民族在日常生活中 使用族語交談的比例為 52.7%,另外半數則使用國語及閩南語。報告還指出,三十 歲以下原住民族語能力退化程度「令人擔憂」。

這種情況也反應在客家語,客家委員會於二○一一年進行的《九十九年至一○○年 全國客家人口基礎資料調查研究》顯示,五十歲至五十九歲的客家民眾會說客家語 的比例為 72.4%,但二十歲至二十九歲則驟降至 28.1%。另外在全體客家民眾中,有 95.3% 在家庭中使用國語交談、58.1% 以閩南語、51.6% 以客家語,顯示國語及閩南 語在客家家庭中使用比率都高過客家語。

8. 暴雨乾旱輪流襲擊

就在小飛萬分思念故鄉青山綠水時,颱風登堂入室,故鄉一夕間變窮山惡水。 隔一 年台灣卻遭逢旱災,政府不得不強制限水。此時他才發現,台灣年平均降雨量兩千 五百毫米,是全球平均的 2.5 倍,可是每人分配到的雨量不及全球平均的五分之一, 缺水程度排名世界第十八。

上述經濟部水利署《多元化水資源經營管理》的數據令人吃驚,深究其原因,台灣 坡陡流急,四分之三的雨水落地後便迅速流入海裡。此外降雨時間分配不均,78% 集中在五月到十月的颱風季,其餘枯水期則時常缺水。降雨空間也差異甚大,北部「豐枯比」約六比四,中部和東部約八比二,南部為九比一。種種原因造成台灣住民 一年可使用的有效水資源,只有年均雨量的 42.5%。

來回一遭城市鄉村,小飛漸漸發出「台北不是我的家 」的喟嘆,可是當他回望故鄉 時,又已經不是幼時那個家了。台灣經歷一甲子以來風華萬變、人口洗牌,生活 益加便利了,問題卻也日漸棘手。小飛滿心急切的想改變現狀,到底他能做些什麼呢?

共創永續發展的未來

「都市化」是經濟發展必然附隨的現象,它不可抵擋,也無須橫加阻止,但過程中免不了蔓生種種副作用,如今實有必要重新審視城鄉分化的利與弊,才能進一步擘劃 更適宜人居的生活環境。

如何發展出一套「既能實現我們現今的需要,又不損及子孫滿足欲求的發展模式 」, 成為當代人共同面對的問題。聯合國於一九八七年提出上述「永續發展」概念,認 為人類必須妥適處理「社會」、「環境」、「經濟」三個面向才能達成永續目標。其中, 又可概分為生存、教育、就業、醫療、文化、生態六大議題,目前台灣正有不少社 會創新團隊從這些角度解決困境:

在生存方面,「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OURs)」積極爭取人民的居住權利,包括協助 弱勢者抵抗不當開發、鼓吹居民參與改造社區、引進國外社會住宅概念等。「四方文創 」關懷在台八十萬移民、移工,他們勞動條件不佳,工殤案例極多,但在社會運 動屢屢衝不破法規限制下,團隊轉由媒體影響人心,他們相信,只有台灣人把他們 當「人」看,才有可能改變政策。

教育方面,「小草書屋 」為新北市三峽市區、山區的孩子輔導課業,並規劃圓夢計畫 賦予其解決問題、實現夢想的動力。立基於台北市區的「誠致教育基金會 」搭建「均一教育平台」,讓偏鄉及都市學生透過網路享有均等的教育機會,搭配實體課堂上的 翻轉教學,試圖激發孩子深度思考。

就業方面,「人生百味 」關注市區的街友,引介更精緻、更健康的無毒農產品與環保用 品讓街友及身心障礙者販售,同時培育他們街頭行銷能力。「原愛工坊 」利用織布、木工兩種方式輔導台東原住民延續傳統手工藝,一來傳承祖先智慧,二來發展成重要副業。

醫療方面,偏鄉因地處邊陲,往往享受不到足夠的醫療服務,形同「有保險無醫療」。 於是「南迴基金會」籌建醫院,「南迴健康促進關懷服務協會 」則在部落推動課業輔 導、居家照顧、健康促進等服務,期望藉由計劃中的健康園區帶動部落轉型。「史懷哲 2.0 計畫 」將青年送進偏鄉裡長期駐地,透過實際體驗挖掘社區問題,並努力開發 創新方案吸引資源回到部落裡。

文化方面,因都市重心轉移,台北大稻埕地區人文活動逐漸沒落,「世代文化創業群 」於是租下若干老街屋,開放及育成新創團隊,意圖復振老市區文化。「新故鄉文教基金會 」在九二一地震後扶助桃米社區浴火重生,並取天然資源發展為生態社區,成功藉文化吸引觀光人潮。

生態方面,「水之源公司 」研發高科技產業的廢水處理技術,不但去除了化學毒性, 還可以回收再利用,甚至於緊急救災派上用場。「狸和禾小穀倉 」在新北市貢寮復育 水梯田,不僅產出有機無毒農產品,還兼顧田間生態多樣性,呼應了聯合國的「里山倡議」(Satoyama  Initiative)。

六大議題、十二個社會創新團隊,正以不同角度拉近城鄉差距,希望達成永續發展 的美好目標。

Dhobi Ghat is a well known open air laundromat in Mumbai, India

(本文由聯經出版授權刊載,全文摘錄自《讓改變成真 台灣社會的新關鍵報告 》。;首圖來源:Nik Cyclist CC Licensed;禁止轉載)


令偏鄉孩子難忘的一堂課:那一年有位英文很厲害的蔡老師,還帶來了 50 萬支票…

來自偏鄉校長的誠懇請求:屏東不是文化沙漠,請給這些孩子一個機會

為守護偏鄉醫療,他忙到過勞中風,終於完成這史無前例的醫院募資計畫

因為對台灣的愛,這位美國權威醫師走入東台灣,推廣偏鄉醫療 22 年

奉獻偏鄉 50 年的葛玉霞修女:我愛台灣,但我老了,不想成為台灣人的負擔

「你很特別, 特別到該做些不一樣的事」劉安婷,一個棄美高薪、返台推廣偏鄉教育的夢想家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