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偏鄉校長的誠懇請求:屏東不是文化沙漠,請給這些孩子一個機會

文/ 黃再鴻 (前任屏東女中校長)

好不容易邀請北部的作家來學校演講,往往出火車站的 第一句話不是說屏東好遠,就是對街頭竟然看得到麥當勞和太平洋百貨而驚訝不已!

再進一步細問,才知道在作家的腦海裡,屏東就該是沙灘、大海,或是一望無際的綠色西瓜田。(余光中老師的 〈車過枋寮〉 還真是深植人心!)

如果,你願意 google,你會發現,屏東市幾乎和高雄市在同一個緯度上,高雄市還靠海,屏東市靠山。

但是,很多作家不願意跨過高屏溪,因為在他們預期,那將是一望無際的文化大沙漠。

《九降風》、《星空》的導演林書宇,也差一點來不成,還好她的太太鼓勵他:「你要像《老師,你會不會回來》的王政忠一樣,在偏鄉的學校為教育做一點事。」我們的學生才能觸探幾米與林書宇導演心中的那片《星空》。

也曾經計畫邀請一位作家,國文老師們準備了一個非常好的閱讀企劃,裏頭有專為作家而辦的書展、閱讀裝置藝術比賽、文學明信片創作以及小學士文學月活動等等,那將是持續一年完整的作品閱讀,卻被作家的經紀人以老師身體違和的理由拒絕……,然而在同一個時間,這位作家卻出席了南部某大學的講座。

這樣的打擊並沒有澆滅我們的意志,國文老師鍥而不捨地將修改後的企劃轉致簡媜老師,沒想到老師看到了我們的用心,就算身體微恙,還是在電話那頭爽快地答應了科主席的邀請。還記得當時科主席很不好意思地談起學校只能給予老師微薄的演講費,簡媜老師還以略帶怒意的口氣說:「我既然答應了,就不會在意!」

我來自文化之都台南,小的時候很不喜歡學校的教科書,卻對閱讀各式各樣的故事有著濃厚的興趣。到現在有時回想起一些有趣的典故,還會像抖包袱一樣手舞足蹈地說著,但我那個北一女畢業的老婆大人,以及現在就讀屏女的大女兒都會用懷疑的眼神看著我說:「請不要亂掰好嗎?」(我真的沒有胡說,還好學校的國文及歷史老師都可以證明確有這些故事。)

我一直相信,閱讀可以帶給人成長與力量,縱然有不少家長質疑它的功效,要我提出數據證明,閱讀真的可以讓他的孩子在大考的時候有極為正面的助益。

但這樣的數據,我永遠也提不出來,畢竟閱讀是一種內在的潛移默化,只要肯開卷,一定有益身心。

在屏女十多年的教職生涯,從組長、主任,一直做到校長這個職務, 為了不讓屏東的孩子輸在起跑點上,每年努力的籌措經費,再苦也要推動閱讀。 這裡不像大台北,隨時會有藝術展、書展、簽書會,或者大學舉辦的文學講座或研討會。經濟相對弱勢的屏東是個農業縣,能夠籌措到的外援經費也很有限,有的作家一個小時的演講費就要上萬起跳,有時我還會貪心的想,如果可以籌到一萬多塊,以公家的演講費算,就可以請好幾個大學教授來演講。(請原諒我對辛苦籌來的錢,總有想花在最有利的刀口上的貪心。)

說到邀請作家,剛開始沒甚麼人脈,就只能在網路上忝不知恥的發信邀請,記得朱學恆先生就是在這種因緣際會下搭上了線。回想當時朱先生正在「大肆揮霍」翻譯《魔戒》所賺的版稅,自費深入校園,以聲光效果極佳的設備,宣揚年輕人的熱血。就在演講的前一天,宅神入住屏東飯店,在翻箱倒櫃的焦慮中找到賴以維生的網路線插孔 (竟然藏在衣櫃裡面)……,感謝他在有了這麼一次的屏東經驗後,還是願意再來屏女散播熱血。

學校裡,也有為深根閱讀堅持到底的國文科夥伴,每一年都為了推出有趣的閱讀課程而絞盡腦汁,想用熱血感動那些對屏東望之卻步的作家。其實,不論國文老師再怎麼努力策畫活動,都不如作家可以親臨學校談談自己的作品,更能讓學生感受到文學家透過文字所散發出的美與生命力。 可是受限於屏東的交通不便、地處偏遠,還有「不成敬意」的演講費用,一群熱誠推動閱讀的老師和渴望一親作家身影的學生,往往無法如願以償。

每當邀約失敗,面對學生一臉失望的神情,我都要學生們不要埋怨,因為還是有像吳晟這樣的作家,在兒子吳志寧先生心疼父親身體,痛而婉拒我們的邀請下,還是堅持和女兒吳音寧小姐一起,給屏東的孩子一個感動的文學饗宴。

有意義的事,越是難做,越是要想方設法地堅持下去。 不能讓閱讀的火苗,因為屏東偏遠,因為屏東的經濟弱勢而無法薪火相傳下去 感謝那些不計酬勞以及路途遙遠的作家,你們真的是我們這群屏東孩子們的貴人,縱使有人是因為下午在高雄演講,所以順道逛來屏東,我們都感激得不知該說甚麼才是。

請給屏東的孩子多一點可能,他們很善良,也很優秀,只是缺少機會。我很自豪他們因為知道難得的邀請,所以特別珍惜每一次聽講的機會,事先好好閱讀作家的作品,一再斟酌發問的問題,並且專心而安靜地聽講做筆記,會後還排長長的隊,像追星一樣請作家簽名、拍照留念。

我更自豪每到寒假前調查是否願意下到更偏鄉的國小去陪小弟弟、小妹妹讀繪本,他們都爭先恐後地拋下繁重的課業,參加集訓,只為了將閱讀的種子帶到更深山更海邊去。

請給屏東的孩子多一點機會,讓閱讀的種子能在他們的人生中長成一棵能支撐他們所有人生片段的大樹,陪他們熬過許多無法避免的挫折,讓受傷的生命因文學而得到撫慰,屹立不搖!

拜託大家了!

(本文與標題為 黃再鴻 授權刊載,粉絲專頁: 屏東女中 – 陽光兒女 – Ptgsh,首圖來源:manginwu ,CC license,非經允許、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一張圖片讓你秒懂:貧富差距不可能靠教育翻轉,只能不斷階級複製下去

一個留美教育家的真心話:台灣要改的不只是教育制度,而是以「功名利益」主導的社會風氣

寫滿 8 張 A4 紙就為了答 2 題申論題!瑞士高二生的期中考讓台籍教師看見台灣教育盲點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