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重度憂鬱症病患的自白:我不是玻璃心,而是真的生病了

8325573561_cd923ca0b2_z

文 /Kuronatsu

*本文不鼓勵自我傷害或傷害他人,自殺不能解決問題,請適時的求助。

以下是一位重鬱症患者 R 的故事:

那一天,R 吞下了三十顆安眠藥(她手上所有的藥),向曾經的友人道謝,閉上眼睛等著離開這個世界。R 的母親發現了她,與父親一同將 R 送到醫院急診,R 沒有成功地離開。

長期以來, R 始終沒有病識感。 她知道自己常常容易低潮,常常莫名其妙的生氣,莫名其妙的哭,莫名其妙的失眠,莫名其妙的想要傷害自己,莫名其妙的想要結束自己的生命。但是 R 覺得,這只是因為生活的不順遂所造成的小問題 ,也許是學業也許是工作,朋友的背叛或機歪的上司。

直到出事的前一週,R 終於選擇面對自己內心的恐懼,去看了身心科。

是的,恐懼。其實很多人並不是沒發現自己有可能生病,而是 打從心底拒絕承認自己可能或確實有精神疾病 ,甚至是發現自己的異狀,卻拒絕因為精神疾病走進醫院。

為什麼?我想 這個社會對於精神病患的態度 ,各位前輩會比我清楚許多。對於患者來說,雖然大多數的人願意伸出手,但是 少數人的言語攻擊或歧視,卻比拿刀揮舞更加兇狠 。刀傷可以由外部進行強制醫療,比如擦藥,比如急救(雖然因傷勢嚴重程度將影響生命)。但是看不見的傷口,旁人要怎麼強行著手去發現及治療?

請注意, 精神疾病不是像感冒那樣,放著放著自己就會痊癒的疾病。

R 被正式診斷為重鬱症,她開始服藥,而且量越來越大。

R 在出事前的第一次看診,只是在診療室裡說自己常常突然哭、失眠。然後哭了很久,很多細節都沒有和醫生說明,但這是很正常的情形,面對一個初見面的陌生人,就算你心裡明白他是醫生,很多人還是沒有辦法將藏在心裡深處,連自己都不願意承認的事情告訴他,這很正常,信賴關係需要培養 ,所以看到這一段 請別罵醫生沒能阻止可能的悲劇。也請別罵病人為什麼不全盤托出… 醫生安撫了 R 之後,有請她三天後一定要再去回診。

在這裡稍微提一下 R 的症狀:

⊙幻聽

⊙被害妄想

⊙解離性人格(已知部分有三人存在)

⊙自殘‧自殺行為

⊙失眠

⊙情緒不安定

大約是這些,關於幻聽,有版友回文問怎麼辨別是否為幻聽。最簡單的辨別就是在只有你自己的空間裡卻有人彷彿在你耳邊跟你說話或對話。但這只有本人知道,怎麼辨別和怎麼有自覺實在是我這個外行人無法置喙。

但幻聽,他是由患者的腦部發出的訊息。 腦部發出訊息讓身體誤以為真實的聽見聲音, 這個狀況非常的可怕, 因為是由腦下達命令,患者就算已經理解那是幻聽,卻還是很難去違抗 。就像你想把腳舉起,大腦出於你的希望對肌肉和神經下達命令,所以你抬腿。只是這次不是出於你的希望,大腦卻對你下命令。所以 違抗幻聽的命令,需要強大的意志力 。這對健康的人都不是很容易的事,遑論身心飽受摧殘的患者?

(圖片來源:Flickr polmuadi CC Licensed)
(圖片來源:Flickr polmuadi CC Licensed)

R 的解離性人格也很弔詭,不過這不影響這次文章的內容,恕不詳述。其他症狀應該大眾比較好理解,上述的症狀有些是精神疾病,有些是因精神疾病所衍生出的連鎖行為,有興趣的版友可以再 google。

服藥量越來越大這件事,是因為一開始試藥到確定藥品是否可以壓住 R 的病情。經過了一段調整期,一開始試藥不會用太強的劑量,以防患者的排斥反應過大。R 的排斥反應,包括頭暈、頭痛、全身性的抽搐、針對非生命體的暴力行為和體重的劇烈上升下降(三五天就胖十公斤瘦十公斤的上下跳)

R 開始退化為 6-8 歲的小女孩,藥物的副作用讓她幾乎暫時喪失了說話的能力。

原原 PO 有提到記憶力變得不好,說話、思考也變慢。 這是藥物的副作用,但並不是病人本人的「大腦」受到了損傷。

約有三個月的時間,R 無法做出「笑」的表情,當她想表達開心,她只能張開嘴巴。像我們在喊「啊~」的時候的嘴型來「笑」,當她想喊爸爸,光是「爸爸」兩個字,她就要說 4~5 秒鐘,完整的句子,那就更長了。

而且 R 的焦慮很嚴重,所以有 控制情緒的藥物 ,當她有情緒或想說話,她就會劇烈的頭痛。要不是親眼看過,我也從不知道也不敢相信居然有這樣的藥物, 可以壓制一個人的感情 ,有一次 R 看著店裡的奧客欺負她的父親,一個氣急想幫忙說話,卻一站起來就昏了過去。後來問了醫生, 是情緒量「超載」所以 R 的身體「自動斷電」。

很神奇,是嗎?我聽著聽著,卻覺得很可怕,如果是這樣,R 正在承受的到底是不是我們能想像的痛苦?

R 的病,有許多原因,其中一部份來自於缺乏父愛與母愛。旁人聽了可能會覺得很無聊,但 R 在在重男輕女的外公外婆,以及總是對自己嚴格的父母的教育下,總是覺得大人們深愛著弟弟而不愛她。有很多時候生病的原因對於旁人而言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對於病人本人來說卻是放在心裡長年,比什麼都重要的疙瘩。

所以,常會有人說精神病患很多玻璃心, 隨便講幾句就受不了,其實這句話有點怪。 她的心生病了,所以她對於你的言語攻擊比較脆弱 ,不能像其他人一樣化解承受,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呢? 面對一個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的病患,你在他旁邊吃蝦吃螃蟹他不能吃,難道你會說「吭?這有什麼好忌口的?隨便吃幾口難道會怎麼樣?」嗎?我想應該不會。一樣,是「顯而易見的傷害結果 」和使用精密儀器也「檢查不出來的傷害結果」的問題。

(圖片來源:Flickr Gerald Gabernig CC Licensed)
(圖片來源:Flickr Gerald Gabernig CC Licensed)

歷經了兩年的治療,R 痊癒了。

是,你沒有看錯我也沒有寫錯,R 痊癒了。中間經歷了許多治療過程,以及耗費了 R 的父親的大部分存款,但是 R 痊癒了。這個時候,我希望能提一提 R 是如何痊癒的。

原原 PO 和部分推文有提到,精神疾病不會痊癒。但其實, 精神疾病有痊癒的機會,只是比例很低。

除了患者本人想要痊癒的意志之外, 身旁家人的陪伴非常重要 。這裡說的陪伴,不是只是「我在你身邊待著」或是「我照顧你吃飯、洗澡和日常生活」而是「陪伴病人,讓病人慢慢地重新學會照顧自己

這個概念有點像病人其實是打掉重練,如果身旁的家人一直幫他把所有事情做好,並且認為這就是陪伴,請正在看這篇文章的你想想看,帶一個孩子實行這樣的教育方式。你覺得孩子會變成廢人還是變成比爾蓋茲?

好啦我知道舉例很爛。

上面提到,R 的病因有一部份來自於家庭。在 R 生病的時候,R 的父親幾乎是 24 小時的陪在 R 的身邊。但他並不是實施管家型照護法,他關心 R,協助 R 解決遇到的困難, 用他全部的心力去讓 R 理解,其實他很愛她 。當 R 被幻聽辱罵、慫恿做出傷害自己的行為時,R 的父親說服了 R 一定要告訴他,然後在 R 感到害怕不安的時候,握住 R 的手告訴她「不要怕,爸爸在這裡」。

R 的母親也是,甚至某日,母親溫柔的叫醒 R,說爸爸媽媽要帶你去看電影,快起床囉。R 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聽到這句話,但當時的她心智年齡還停留在小孩,只顧著高興卻沒有辦法思考背後的意義。

在 R 生病的過程中,R 的家人也在修正改變自己。

其實 R 的父母一直都很愛她,所以對她比較嚴格。 在家人發現這樣的方式竟然讓 R 產生壓力、不信任感、甚至是發病的原因之一。 家人換了個方式, 讓愛能夠傳達給 R。

生病一定都有原因,也許本人沒有自覺或者不願意承認,生病都會有他的原因。心臟病有可能是先天性遺傳,也有可能是大魚大肉又不運動。脊椎側彎有可能是因為姿勢不良,也有可能是運動傷害

生病,一定會有病因,找到他並且想辦法解決他,病才有痊癒或被控制的機會

有生病的家人,旁邊的人累不累?當然累,而且真的是心力交瘁。但同樣的心理壓力,病人也正在承受,精神疾病最可怕的地方,是光靠自己按時服藥定期與心理諮商師對話,也沒辦法就這樣痊癒。或許有,但機率又比身旁有人支持更低吧。其實 R 只花了兩年就痊癒,是非常非常快速痊癒的個案。

因為 R 遇到了一位好醫生(適合自己的醫生),而她的病因,比如說

學業→已畢業

工作→已離職

朋友→已不再連絡

家人→修正表達愛的方式

讓 R 了解 其實一切只是誤會 。大部分的病因,都找到了解決的方法並在醫生(兼諮商師)的協助下,讓 R 對其釋懷。 造成解離性人格的可能原因雖然無法解決,但在大多數已解決並且建立良好的正面環境下,R 還是痊癒了。

我所指的痊癒是,至少她 目前已經停藥一年 ,不會沒來由的哭、焦慮或失眠。能夠和你我一樣的笑,和你我一樣的社交,當然還是會遇到難過的時候,但不會像生病時一樣,一哭就停不下來非得連哭個兩個小時哭到累才有機會停。

就旁人來看,R 和你我並沒有什麼不一樣,所以我會認為,她已經痊癒了。R 的藥史在外行人的我眼中看起來很驚恐,就算不是憂鬱症病患也多少聽過的百憂解。她吃了我才知道的克憂果、舒解憂、律靜,還有一堆我沒仔細看,看過也不記得的藥名。

好吧,這時候是否該討論一下最近的話題,是否應該強制就醫,不然可能會被噓到爆

在病人本人無自覺或是拒絕承認自己生病的情況下,旁人將其強制就醫,就我這個微不足 道的小咖來看,我想應該會 更刺激病人 有些版友可能會說,不是每個病患都是未爆彈,但如果他突然傷人怎麼辦!我只能說,我可以懂你的心情,卻不能理解這個道理。

這樣的邏輯,跟你看到流氓或 8+9(編按:八家將),就說「他有可能吸毒鬥毆甚至殺人,所以要預防性羈押!」有什麼不一樣? 都是 從外表(相貌、行為舉止)去評斷他 ,都是不確定他是否有成就犯罪事實(病患傷人 v.s. 流氓 8+9 傷人)就 嘗試將其為了不知道他是否已犯或有意圖犯的罪而服刑(強制就醫 v.s. 預防性羈押)

這樣是對的嗎?有些人可能會覺得要「未雨綢繆」,等到發生了就來不及了。但是 難道全台灣在路上走跳的黑社會也都要預防性羈押嗎…?

Q、就醫,不就是給醫生看?有這麼嚴重嗎?

A、您好,很高興能夠回答您的問題。是的,很嚴重。

沒事被警察攔下來查證件就一堆人在黑特了,對於病人來說「被抓去就醫」,無疑是在他的心上用力地開了一槍。這個行為有什麼意義呢?

對於病人來說,

講的文雅一點是「我們出於關心的立場,想請您確認是否您需要醫療協助。

講的白話一點是「你被懷疑精神有問題可能危害社會,請你跟我們走。

講的難聽一點是… 算了,爸爸說女生不要一直講髒話。

see?

這樣您還覺得,不過是就醫沒甚麼嗎?我們沒有生病的人可能覺得無關痛癢,雖然很不爽,能還我清白就好。 患者們有能力去面對這個「有可能危害社會」的指控,並且自行調適嗎?

(圖片來源:蔡泓)
(圖片來源:蔡泓

原原 PO 有提到,很多患者其實 光是努力的活下去,就已經耗費了他幾乎全部的精力。

當然不是說精神病患犯罪就有無限免責權,但是… 對於什麼都沒做的人,是不是不太應該因為自己的恐懼而補他兩刀呢? 何況這個恐懼,有部分是 因為不理解或者是偏見而來。

與其強制就醫,個人淺見政府應該做的是 宣導關於精神疾病的正確知識 。只有病人和病人身邊的人理解,對於治療來說實在是不夠,別說部分病人和其家屬根本不願意去了解正確知識了。 偏見不是一下子就能消除,但是如果什麼都不做,那就永遠也不會消除!

可惡,這篇文章居然打了快四個小時… 可不可以看在這個份上不要噓太用力 Q_Q

By the way,有版友提到是不是不能對精神病患說加油。其實應該要看狀況,不過大部分的時候生病時的 R 會覺得「我已經很努力了,到底要多努力才夠…」,然後開始傷心。或者是「反正你皮笑肉不笑也只是講講,看人家吃麵不覺得燙還搖旗吶喊吃快一點,e04」

不過我相信大部分的人是溫暖的,都是在希望能給患者一些正面的鼓勵,幫助他們面對可怕的病魔啦。

我個人是這樣說的:「我知道你很努力,有時候不要勉強自己努力過頭了,加油喔,我相信你有機會痊癒。

Dear,肯定他的努力很重要。… 前提是他有在努力(喂)打了零零落落一篇,均是個人查找書籍以及身邊經驗所湊成的淺見。如果您不喜歡,還請別惡言相向… 有什麼話大家好好說,好嗎?

(本文由 Kuronatsu 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Flickr Victor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親愛的,我是一名精神病患。請別用你們口中的「正義」,製造出下一個受害者

只要不正視對於心理衛生和精神醫療的了解,台灣別想自稱一個「進步的國家」!

成為他們的「甜心」──協助精神疾患者重回社會,就是省下數百萬的健保資源!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