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責任】成為他們的「甜心」──協助精神疾患者重回社會,就是省下數百萬的健保資源!

86-1

前言

以金林為首的病友家屬靠著募款和政府補助,成立台灣第一間由精障者提供餐飲的庇護商店「心朋友的店」,雖然不賺錢,但甜心們人際互動明顯改善、有的甚至已可進入社會工作,早已省下數百萬元的健保資源。

文 / 林筱庭

台北市信義區的一條巷道內,有一間外觀與一般餐飲店無異,實則 訓練精神疾患者重新學習生活技能的庇護店家 。「心朋友的店」有十多位員工, 將近半數以上都是中度思覺失調症患者,他們結帳、做餐、送餐十分熟練,雖然偶有「出槌」,經由領班從旁叮嚀,至今仍無太大錯誤

「放茶的時候要輕一點,才不會把茶水濺出來。」台北市心生活協會總幹事金林,提醒送餐的服務生後,轉頭向記者解釋,「甜心們都知道怎麼做,但因疾病將腦中程序打亂,他們需要思考下一步怎麼做,這時便需要我們從旁提醒。」

金林口中所稱的「甜心」,便是慢性精神疾病患者,「稱呼『甜心』,是重新建立自信的第一步,即使生病也要告訴他,你這個人仍舊是美好的。

  • 精障者就業困難重重

智能障礙者經由訓練而熟練一項工作,精神障礙者也是, 需要一個練習與社會接觸的場所,讓他們走出醫院、踏入社會,克服壓力與情緒波動,在生活中學習重新操作、重建生活 。金林說:「這些應該是由政府來做的,社會支持系統卻遲遲『長』不出來。」雖然《身心障礙權益保障法》規定縣市政府必須聘僱一定比例身心障礙者,因沒有規定障別,加上社會大眾普遍存有先入為主的恐懼、排斥心理,使得肢體障礙者成為聘僱大宗,比例高達六成,相形之下, 精障者可說是相當「不討雇主歡心」,至今仍只有不到一成、六‧三%的聘僱比例

以金林為首的一群病友家屬,決定自己跳下來做。二○○三年成立台北市心生活協會,隔年以協會募款一七○萬元加上政府補助二十萬元,成立台灣第一間由精障者提供餐飲的庇護商店「心朋友的店」,目前有十多位精障工作者與一名社工領班。

之所以選擇餐飲,金林說,是因為甜心們愛喝飲料,且餐飲店門檻較低,也能讓甜心與人群互動,一點一滴讓甜心把生活技能慢慢學回來,「康復不等於痊癒,這疾病是跟定了,只要控制得宜,生活不會被病牽著走,就像一般人一樣,能夠安排自己的事情。」只要提供各式活動與工作機會,幫助甜心持續精神復健,就能夠協助他們發揮自我。

  • 給甜心情緒上的支持

一位重度思覺失調症甜心,年約五十多歲,發病前能言善道也曾開店當老闆,罹病後情緒起伏變大,易主動與人挑起糾紛,過去多次進出康復之家。「有一次在店裡,情緒一來,他用手捶桌子,桌子破了一個大洞,我們就教他,情緒不好時先離開現場。」

金林說,這位甜心前後在店裡待了三年,逐漸學會與人應對的方法,也學會面對情緒該怎麼解決,「他們需要的其實就是情緒的支持,告訴他們自己『可以』,而非一味『上對下』的治療、給藥,才能讓甜心們的情緒與人際關係互動維持在穩定狀態上。

有的甜心剛到店裡,可能因為內心緊張或是藥物副作用,不擅長也不知道如何與人面對面交談,面對來客的壓力反應慢、無法及時回應,對人態度冷漠,半年後卻已能到企業工作;也有的甜心,面對男女間的界線不知道如何拿捏,容易毛手毛腳,經由金林反覆「叮嚀」,後續人際互動明顯改善。

  • 學會與人應對的方法

金林表示,這些都是無法單靠吃藥治療達成的進展,也因為甜心們自己能賺得收入,雖然一個月僅約四千至六千元,金額不多,卻能讓他們從工作中獲得成就與滿足感,進一步減輕家屬的負擔壓力,成果遠比想像中來得大。

不過,「心朋友的店」一路走來卻是步履蹣跚。 營運第二年,就因為「績效太差」而未通過身心障礙就業基金補助,差一點付不出店租、設備與社工員的薪資而斷炊,靠著再募款而撐過;近年則因物價連年飆漲,成本不斷墊高,營運時常處於赤字,每年勞動局評鑑都因此只得到乙等

甜心在庇護商店工作帶來的成效,早已替社會省下數百萬元的健保資源,這些早超過補助款 。」金林說,看見每一位甜心成長,就能見證希望,協會也會繼續「且戰且走」下去,「歡迎大家來這裡聽甜心們喊聲:歡迎光臨!」

  • 心朋友的店小檔案

地址:台北市基隆路二段 79 巷 1 弄 1 號

電話:(02)27328631

營業時間:週一至週五,7:30 至 16:30

營業項目:元氣早餐、風味午餐、茶品、咖啡

〈完整內容請見 新新聞 1518 期

(本文由 新新聞 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 新新聞


延伸閱讀:

只要不正視對於心理衛生和精神醫療的了解,台灣別想自稱一個「進步的國家」!

親愛的,我是一名精神病患。請別用你們口中的「正義」,製造出下一個受害者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