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染不用罰!負責人無罪之後,日月光連偷倒廢水的一億多元罰鍰都不用繳了!

996753_602477673146816_1334524315_n

2013 年,半導體大廠日月光 K7 廠在高雄後勁溪排放大量廢水,造成河川被強酸汙染。昨天(22 日),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將原本裁罰 1 億 2 百萬元的罰緩撤銷 ,不罰了!

也就是說,繼 去年涉嫌排放廢水的 K7 廠廠長及其餘四名員工二審獲判無罪 之後, 日月光連罰緩也不用繳了,河川就這樣白白被污染,並且「沒有一個人」需要負責。 高雄市副市長陳金德對此判決表示無法接受,將會研擬上訴,力爭到底。

日月光的案子之後,促成了《水污染防治法》的修法,加入「致人於死者最高可判無期徒刑的刑責」,並將行政罰從修法前的最高 60 萬,提高到 2000 萬元。但這樣的裁罰仍被認為太低, 對傾倒廢水而能省下大筆成本的企業來說,根本不足掛齒,無法有效遏阻心存僥倖的企業。 從昨天法院撤銷罰鍰又可看出,企業規避法律漏洞簡直已經是出神入化,一方面能大幅降低成本,另一方面又能從法律漏洞合法化自己的罪行,何樂不為。

 後勁溪被廢水污染嚴重(圖片來源:自由電子報)
後勁溪被廢水污染嚴重(圖片來源:自由電子報

究竟為什麼黑心企業不必為污染環境而負責呢?

日月光被依《水污染防治法》及援引《行政罰法》內「不法得利加重裁罰」規定,必須付出 1 億 2 百多萬元的罰緩,但其不服而上訴行政法院。理由是: 主張不法利得裁處時效為 3 年,也就是縱使環保局裁罰合法,計算方式最多也只能回溯到 2010 年起算。意思就是市府裁罰金額計算方式有誤,原處分應予撤銷。 而環保局開罰的依據,就是 2007 年~2013 年間,共 70 次的稽查結果。因此法院判決,環保局的計算基礎有誤,日月光勝訴。

這是何等荒謬的結論。從 2007 年起就被發現傾倒廢水,還沒包括之前偷倒的部分。居然還指責環保局說,「因為法律說只能追溯三年,所以 2010 年之前的都不算,你沒法源依據!」什麼時候我們的環境正義變得只能用死板的「法律」當作依據,因為法律沒規範到被發現之前「偷排放」的時間,所以不予計算。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對此,又讓我們回想起,去年二審廠長等五人宣判無罪時,判決的依據是:「K7 廠的廢水是經由廢水處理設施處理後以管線或溝渠排放,不屬事業廢棄物範疇,應不適用有害事業廢棄物的認定標準,因此應適用《水污法》。但因《水污法》2015 年 2 月 4 日才完成修法,而舊法對於本案的『事業已取得許可文件卻排放含有害健康物質之廢(污) 水」』行為,並無罰責規定,因此案發時無法可罰。」這樣的邏輯大概是:用管線排的不是廢棄物,用車子載的才是;污泥才是廢棄物,廢水不是。

環境就這樣葬送在死板的法源依據之上,到底問題是出在司法的問題,還是立法的問題?或是根本來說,就是政府的不作為所造成一切的問題。因為黑心無良企業橫行無阻,永續生態以及環境保育的意識在近年蓬勃發展,各個公民團體不斷對政府、對企業喊話。 什麼時候我們的政府、我們的司法、立法,能不再站在「利益」、「成本」考量,而是認真地,為了我們環境正義奮鬥,打造綠能永續、環境友善的「綠色」企業?

(首圖來源:地球公民基金會


延伸閱讀:

日月光排放污水獲無罪,同時也宣告——台灣政府的「共犯」事實

環團黑暗的一日,日月光案二審判無罪

就是他!幫日月光辯護勝訴,還是馬英九的得意門生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