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極目標是「原住民自治」,民進黨原民立委 Kolas Yotaka:第一步是讓原民能在選舉公報上使用自己的文字

今年的國會之中,除了原有的六席原住民立委,民進黨與時代力量各有一名代表原住民族權益的不分區立委:民進黨的 Kolas Yotaka 與時代力量的 Kawlo Iyun Pacidal 。然而,原住民族的權益牽涉法令廣泛,身為內政委員會一員的 Kolas Yotaka 總是相當忙碌,行程滿檔。

訪談開始前,Kolas Yotaka 剛結束在選罷法的審查中提案,從內政委員會匆忙趕來。選罷法跟原住民有什麼關係?原來,Kolas Yotaka 希望未來可以在選舉公報上使用羅馬字語言系統,讓漢字政見與羅馬字政見可以並列。 聽起來是一件小事,但羅馬字是官方認定的原住民族文化書寫系統 [ 註一 ],不應該被邊緣化,能放上政見公報上被閱讀,對原住民族文化的本是最基本的尊重。

S__4063254

圖片:Kolas Yotaka 是本屆民進黨不分區代表原民議題的立委。/ 攝影:吳學展

  • 「你知道原住民立委的選票,和其他選票不一樣嗎?」

不過,在政見加上羅馬字版本,在諸多對於原住民族不友善法令中,不過是滄海一粟。事實上,光是選制,就有許多對於原住民族參選的不利限制。現行原住民立委選舉分為山地原住民與平地原住民,從 1945 年開始就被當使的中華民國政府粗暴地畫分,並未顧及實際上部落的分界,因此,雖然透過山地原住民與平地原住民選出民意代表,也難以真正表現不同部落的意見。

但是,時間一久,隨著部落中的青年外移,部落的人越來越少,族人在不同的城市裡打拼,自己到底是山地原住民還是平地原住民就更少人在意。為了在國會中替原住民權益發聲,有意願參選的原住民族參選人,更是要積極動員自己所有認識的部落夥伴,一個一個部落地地拜票,選區幾乎就是全國。

圖片:原住民族立委選票分為山地與平地。/來源: 美麗台灣 jessie 的家

然而,Kolas Yotaka 本次以民進黨不分區立委身分選上,雖然選舉策略不同於原住民立委,但 Kolas Yotaka 也積極想要修改原住民選制中的各種問題。Kolas Yotaka 進一步解釋,

破除山地原住民和平地原住民的分類,我們還有幾種不同的代表選制:比如,原住民 50 萬人裡面,有 20 萬是阿美族,以現在來說,不管是平地或山地參選的人幾乎都是阿美族,像這次選舉,只有陳瑩是卑南族。

原住民有 16 族,那在這方面,我們是不是可以考慮用族群比例代表制?或是,我們是不是可以更實際的考察,到底原住民部落、生活的範圍是什麼樣子,用北中南東更細緻的地理作劃分?最重要的是,我們到底要怎麼選出可以有效代表原住民族的代議士。

光是修改原住民選制,就是一項大工程。Kolas Yotaka 說明自己目前進行的幾項修法提案:「以選制來說,最近在處理的還有原住民立委的遞補順位的問題。」原住民在台灣的立委席次上僅有六席, 席次較少,若有缺額,應立刻 遞補。「這項政策的立案是為了原住民族參政權益,和顧立雄委員一起推動。」

根據目前的補選條例,全國選區皆己改成單一選區兩票制,所以任何一位立法委員若因賄選被定讞,都會順位遞補。但因為當時修法未盡完善,原住民立委則無法適用此一條文。近來,原民立委簡東明由於涉及貪汙,將被取消當選資格。照理說是修法的好時刻,讓原住民立委不必因此減少一席,但目前卻因為遞補順位為民進黨的瓦歷斯貝林,此案在立院中遭到其他黨派立委的杯葛,原先修法用意遭到忽視。

要根本改善原住民族的參政權益,牽涉到選舉規則,不僅是選罷法本身,更是修憲層次,對於原本席次就少的原住民立委而言,實在難上加難。Kolas Yotaka 在心中已有修法議程,希望能在短期內修正一些與原住民有關的規則,中期而言,透過修正、訂定原住民相關法令,確實原住民權益的保護;最後「我的終極目標,是原住民自治。」

  • 土地是文化的根柢   自治為終極目標      

原住民族的自治,關鍵就在於土地。「目前所接受到的陳情案件,也是以土地爭議最多。」

Kolas Yotaka 舉例,由鄭有傑與勒嘎·舒米所導演的影片《太陽的孩子》,內容描述台灣原住民族土地正義的議題,呈現的荒謬劇情,其實都是真實故事。

「不管是因為颱風、因為該承辦人退休問題,還是原先劃界失誤,原住民最常遇到的行政爭議是土地,契約莫名其妙地消失不見、突然要被拆遷。」Kolas Yotaka 過去擔任桃園原民局長時就常常發生類似的事件,「這是很明顯的行政疏失,但公務員為了怕害到同事,會隱瞞這些問題。行政疏失是不是國家的責任?這些事不是都應該對原住民有賠償?」

圖片:講述原住民族土地正義的影片,《太陽的孩子》/來源:《太陽的孩子》粉絲頁

回歸到土地,讓文化得以保存,將族人們不必再憂心傳統領域突然被剝奪。「但現在的法令幾乎沒有原住民保障的視野。」Kolas Yotaka 進一步說明,

比如說,國土計畫法劃設保護區,讓外面的廠商不能亂來,但也讓裡面的原住民傳統文化沒辦法生存。比如環境議題要怎麼處理,沒看到保障原住民權利的但書,比如狩獵與農產,我們在土地上能不能使用自己的槍。

很多面向都是現有的現況裡面要突破的。我們一定會遇到衝突,因為非原民跟原民的衝突無所不在,在生活的每個面向。即使是友善原住民的民進黨,都可能在一些基本的法令上忽略原住民權益的面向,我作為原民立委就要常常去提醒大家。

除了將過去所虧欠、需要賠償的部分討論清楚,Kolas Yotaka 也努力與民進黨內各委員溝通。「原住民本來席次就比較少,跟黨內各個委員的溝通協調就更重要。」因此,Kolas Yotaka 經常與不同委員會的立委們討論、聊天,「溝通協調是很重要的,你不只是跟其他委員要求連署,同時很多跟原住民相關的議題都會上升到修憲的層次,需要來自不同委員的支持,除了本來就是原住民的六席立委,需要以原住民本位來思考外,我也盡可能地與其他非原住民的委員,像是姚文智、李俊俋等人溝通,他們也都相當支持。」

  • 政府遲來的道歉     部落長輩們五味雜陳  

2016 的選舉,蔡英文對於原住民政策有不少著墨。從原住民族的長期照顧、在地產業活化、將族語轉為生活語言三大面向,以原民生活與文化為主軸發展政策。但除了對原住民族的政策之外,蔡英文在總統政見發表會上,更是令人眼睛一亮地提出了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

「重新執政後,我首先要以總統的身分,代表整個政府,向全體原住民族正式道歉。」

圖片:選前,蔡英文提出對原住民的轉型正義/來源:三立新聞網

如今,蔡英文已經成為準總統,她並沒有忘記這個承諾,在選後公佈將於 8/1 的原住民族日(按:20 年前首次由政府宣布將山胞改為原住民族)進行道歉。但是對於原住民族的道歉,到底會是什麼樣的道歉?「我們和蔡主席在這方面有很多討論,」Kolas Yotaka 表示,這個道歉,絕對不是那種在原住民族活動場合致詞時『順便』道歉,

大方向要是「作為總統代表政府,向原民道歉的慎重跟莊嚴,希望可以安慰原民在過去遭受的剝奪跟傷痛」,形式還在討論,但目前最有可能道歉的地點應該會是在總統府。

Kolas Yotaka 說,很多部落的長輩內心五味雜陳。「大家都知道這件事情,很多人內心覺得這是遲來的正義,有些人會以為是跟轉型正義委員會同一個,」但 Kolas Yotaka 表示,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不會與 228 的轉型正義委員會合併,「這是不一樣的方向,對原住民族的壓迫不是 1949 年才開始,」同時,Kolas Yotaka 也說明,道歉絕對不會只有口頭宣示,更重要的是後續如何更細緻地面對原住民的轉型正義內容。目前,正在規劃原住民族轉型正義委員會,但實際執行方式與內容還在討論中。

過去,台灣在原住民議題上長期的忽略與歧視,今年度的賀歲片《大尾鱸鰻》就發生歧視爭議。隨著代表原住民權益的立委,如:Kolas Yotaka 等人在立院擁有越來越多的席次、替原住民族權益發聲,配合新政府面對原住民轉型正義的誠意,期待未來台灣對於原住民族的處境與社會多元族群正義上,能有更多的反省與思考。

 

 

 

 

註一:2006 年原住民族委員會已發布原住民族語言「書寫系統」,透過族語教學,台灣的原住民族國小學童多已熟悉書寫系統,官方舉辦的族語認證考試也皆以書寫系統命題與作答。

註二:原住民族選出者,同一選舉區內缺額達二分之一時,應自死亡之日、辭職之日或選舉委員會收到法院確定判決證明書之日或其他出缺事由發生之日起三個月內完成補選投票。但其所遺任期不足一年時,不予補選。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Line 好友

加入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