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蹤已變成強國人的日常?專欄作家在中國「人間蒸發」的背後,隱藏了一場政變危機

31455f6a7cde4096bb023ad8b7be059a

文學必須干預政治,直到政治不再干預文學為止。藝術必須干預政治,直到政治不再干預藝術為止。新聞必須干預政治,直到政治不再干預新聞為止。色情必須干預政治,直到政治不再干預色情為止。以此類推。

以上,是中國作家賈葭本月 12 日留在臉書上的一段話,而這也是他在臉書上最後現身的時間。三天後,他帶著新作《我的雙城記》從北京機場出發前往香港,然後就此人間蒸發。

賈葭發生什麼事了?據傳,他可能是捲入了 「無界」公開信事件 ,因為賈葭曾透露他在陝西的親人最近遭到公安系統的調查問話。所謂的無界公開信事件,是指在中國兩會開幕期間突然出現在「無界新聞」網站的一封公開信,標題為《要求習近平同志辭去黨和國家領導職務》,署名為「忠誠的共產黨員」。

這封信的內容 ,可說是從內政外交徹頭徹尾痛批了習近平一頓,公開後也立刻引起海外媒體注意和轉發。沒多久後無界網站關閉,再恢復時這篇文章也「被消失了」。一名熟悉內情的人士透露,習近平的親信擔心這封信代表針對 習的政變正在醞釀中 ,目前當局已從北京大陣仗查到新疆、香港,許多媒體人都因此「被失蹤」,多位無界新聞員工已確認失聯,而賈葭也被猜測是在這波失蹤名單之內。

由於事件極度不透明,恐懼氣氛也蔓延到北京新聞界內。而這波失蹤,也讓人再度想起去年年底香港銅鑼灣書店因為販賣敏感書籍,五名股東和職員失蹤的事件。回顧中國打壓言論自由的紀錄,劉曉波得了諾貝爾文學獎卻被關進監獄、楊繼繩得了美國哈佛大學頒發的「萊昂斯新聞良知與正義獎 」卻出不了國門、維權律師陳光誠出逃、大批維權律師入罪…

這些罪名、失蹤,重點永遠不在罪名和失蹤本身,而是他們再度回歸社會時,身上的某些部分卻遺落了,彷如被另一個人格入侵 ;就像銅鑼灣書店失蹤的二人,在返回香港後都向警方要求撤案,並迴避媒體採訪,而其中一名瑞典公民桂民海更是在鏡頭前,為自己的罪行道歉。

他們在失蹤期間是遭受什麼待遇,讓想法改變,我們無從得知。但確定的是,中國仍舊隨時可能有回文革的老路,因為他們正用如出一轍的方式,抹殺反抗極權壓迫的自由聲音。 根據中國刑事訴訟法第 73 條 ,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除無法通知外,必須在 24 小時內通知被監視居住人的家屬。而根據第 83 條,除了無法通知的情況下,被拘留者的家屬會在拘留開始後的 24 小時內獲得通知,除非案件涉及國家安全及恐怖行動。

也許,中國太大,要管理這麼多的人,就必須有中國特色的民主。有些人或許會覺得中國對言論自由的容忍程度已進步很多,但事實證明,只要稍微觸碰底線,人們還是會在一夕之間消失。只要消失案件繼續發生,就代表中國永遠不可能法治;憲法說說人民是國家的主人,但是在中國,人民不僅作不了主人,還只能在國家威權下任人宰割。

(首圖來源:端傳媒


延伸閱讀:

這是周子瑜翻版嗎?中國發布瑞典人權律師「道歉」影片,歐盟表示:不會沉默

專賣中國禁書的香港銅鑼灣書店,老闆與職員突然「人間蒸發」

台灣出版書籍名列世界第二!但這不代表我們有多愛看書,而是因台灣是華語圈唯一的「自由堡壘」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