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藝術史看三井倉庫》要讓北門成為台北的凱旋門就不能沒有三井倉庫。少了它,北門的歷史文化意義徒留虛名

File:North Side of Old Taipei City North Gate.jpg

《BO 導讀》在上一篇文章中,作者從藝術史的角度分析出三井倉庫的文化意義必須依附在現有的時空環境之中才能存在,任何的遷移都將毀損它的內涵。現在,隨著柯文哲將北門從忠孝橋解放出來,三井倉庫的文化意義開始與北門相互連結。因此,遷移三井倉庫不只毀壞它自己的內涵,也將損及北門的歷史意義。如果因為這樣讓北門都不古蹟了,那或許也可以一起搬遷,反正交通的重要性大於一切嘛!

關於此作者先前的論述請看: 從藝術史看三井倉庫》藝術品的生命不在於自身,更在於它與環境的結合。搬遷三井倉庫就是在扼殺它的靈魂!

文 / 郭廣賢

承續上一篇的論點與角度

(編按:即無物不是藝術,而藝術品的內涵需要連同它所存在的時空環境一起考量才算完整。)

I、「同理可證」北門也可視為藝術,也應該考量「時 ─ 空架構」。北門,當然也可以由藝術史的角度加以理解,也就是說北門有同等於任何藝術作品,當然也就是與前一篇討論三井倉庫一致的藝術史學理背景,有著不可被輕易切割與忽視的「時 ─ 空架構」。

  • 現在的北門是因為日本的破壞而變得孤單

II、那麼北門現貌的「時 ─ 空架構」是甚麼?

有趣的關鍵就在這裡了,北門被指定成為古蹟的時間點,一是日治時期 1935 年依「史蹟名勝天然紀念物保存法」指定為史蹟加以保存,一是 1983 年內政部評定為一級古蹟。而後者指定時,大體的狀態,是維持著 1935 年日治時期指定時的狀貌。

根據研究,自 1901 年起,日本人先是為了鐵道的通車,而將北門附近的城牆率先破壞,並希望拆除所有的城門。後來為了便利車輛交通的需求,遂將城牆全面拆除,在原地規劃為寬闊的三線道路,並在中央設置有植樹的分隔島。

故而「日本人指定北門為史蹟名勝」之時,所「保存」下來的北門狀況,事實上早已沒了原先應該聯為一體的「甕城」、「城牆」與「運河」,單單就是 孤零零的一 個「北門門樓」 而已,也就是現在「北門」的外觀了。依照上述歷史,應該對 1935 年起被保留下的北門,作以下的陳述才對:它是個被「鐵路」建設破壞其附近連結的「城牆」、「甕城」與「護城後」在先 ─ 第一期破壞;而後再被「三線道」的興建,將所有的台北城牆拆毀後 ─ 第二期破壞的「台北城北門整體防禦體系之殘存單元」,才是合理的。

(日治時期北門原本的防衛體系結構,被鐵路與公路建設的破壞。圖片來源:台北城的變遷 。)

也就是說,現在被指定為一級古蹟的北門,實際是 1935 年遭受鐵、公路破壞後的北門,早已非原本的那個整體性的北門了。而這,才應該是北門現況 ─「時 ─ 空架構」─ 的狀態。簡單的說, 目前保留的北門 ,是「清朝建的」但「被日本人改」的,而目前的狀態,正是經過以上兩個階段的「留存」。

  • 要還原北門的歷史內涵,三井倉庫就是關鍵

III、假若 1935 年起我們所保存的乃「孤立的原清北門體系之元素」是成立的……

假設,上述的論述是成立的,再根據我第一篇中提到了 Panofsky 圖像學 (iconology) 研究法 (可參考第一篇文中所列的參考文章),那麼如何造成 1935 年的北門之樣貌,就是一項不能迴避的 ─「北門內在涵意」之考據與詮釋工作了!

由此推導,目前北門周邊僅能看到前述 1935 年前的第二期破壞 ─ 三線道路 ─ 之直接跡證,而欠缺了第一期破壞 ─ 鐵路 ─ 的直接跡證,因為鐵路已經地下化了。 而 鄰近所能殘存有關於第一期破壞 ─ 鐵路 ─ 的間接跡證 ,也正如我前一篇所述, 只剩下三井倉庫 了。

簡單的說,三井倉庫存在現址的價值與意義,不單單能闡述這個場域曾有過的鐵道文化而已 (我第一篇所述之重點),更是 解開「北門」這個一級古跡真正意涵的關鍵鑰匙 !反過來說,三井倉庫一但搬移,對北門而言,也會發生我第一篇中所陳述過的內涵破壞;差異只不過在於,對「這個 1935 年的北門」而言,我們失去了解釋它沒有週邊體系存在的「時間架構」了!因為我們失去了驗證那段以鐵路建設破壞北門周邊的歷史證據、驗證基礎及資料了,哪怕,三井倉庫只是個間接的證據!

IV、故由藝術史的角度來看,搬走了三井倉庫,將損毀了北門的時 ─ 空架構中的時間

三井倉庫在現址 ,才有 意義 ,而這個意義,是 現存北門現況不可分割的歷史軌跡 。沒有了這個北門現況的歷史軌跡,北門就藝術史來說,時間的意義將崩解。可以說,存在於現址與大體凍結在 1935 年樣貌的北門,與存在現址且大體凍結在 1910 年代的三井倉庫,由藝術史的觀點來看,就是 彼此依存密不可分 的「有機體」了!彼此的鄰近存在,架起了共屬兩者的「時 ─ 空結構」!

搬走了三井,破壞的是三井時空架構中的空間完整性 ─ 沒有北門與鄰近的鐵路,三井的存在將無價值! 而搬走了三井,還將破壞了北門的時空架構中的時間完整性 ─ 沒有三井間接驗證鐵路對北門原貌的破壞,北門的歷史將不全! 搬一個三井,毀掉的是兩個作品的意涵與價值,也等於毀掉了全區的百年歷史

  • 現在柯文哲的西區門戶計畫不只傷害三井倉庫,同時也在傷害北門

V、藝術史的觀點下目前的設計有討論空間,那麼西區門戶計劃中,北門廣場的設計,是大有問題的

首先,廣場恢復了甚麼?清朝的狀貌嗎?抱歉,那肯定不是的。別忘了,清朝時的北門外還有甕城,也就是說,一般人除非在甕城內,才能看到北門的北側;或是進了城後回頭看北門的南側,不然是看不到北門門樓的。

(清朝時期北門甕城。圖片來源:台灣的城門與砲台 )

若要回到清朝的環境氛圍,那麼目前這個設計,以半高甕城與城牆的意象,又還能看到北門門樓的大部分,顯然不及格,再加上,當時可沒有「三線道」的哩。若要保留日治時期 (的環境氛圍),襯映著天際線,但孤零零地坐落在交通建設中央的安全島上。那麼拆掉忠孝橋引道後,就已經成功一半了,不成功的那一半,就是鐵路已經地下化了,也就是 必須要靠三井倉庫的存在 ,以 間接驗證回復 的那半。

(日治時期的北門。圖片來源:看中國 。)

也就是說,要以 1935 年北門的樣貌為設計基礎,那麼就不需要加上甕城與護城河的意境了。倘若,這個設計沒辦法達到清朝與日治時期的環境觀之復原,那麼把它視為一個新的設計,也不為過吧?欸~ 在一個國家一級古蹟旁,新設一區新設計的廣場,意義又何在 ?更何況,回到我第一篇所述的問題,這個設計將毀掉了 1901 年起近百年的「北門周邊」歷史狀態,實際上等於 拆毀了整個歷史發展的鎖鏈

下沉廣場就更妙了,那是英國人擅長的手法,真是神來一筆!在歷史軌跡與脈絡交疊之處的新設計,是否有其必要?何況,還會因為這個有爭議的設計,還會同步毀掉我上一篇所述的「歷史鎖鍊」與這一篇所述的「有機結構」呢?就藝術史來看,已不是好壞的問題,而「贅筆」了。

VI、若「沒有三井、沒有北門」的有機結構成立,搬遷的理由就多有誤謬了

歷史建築可以搬,北門是古蹟不能搬,嗯,沒有鐵道文化的跡證,就沒有現在這個北門,搬了三井倉庫,其實北門也可以搬了……

交通很重要,要永久路形,所以要搬遷三井…… 嗯,北門現在這個 1935 年起的樣貌,不就正在訴說著,交通建設對文化傳承的破壞嗎? 以一個有破壞性的交通建設,保存一個訴說著「交通建設對文化傳承的破壞」的古蹟 ,豈不諷刺!

當初有但書說,要配合北門周邊意象的開發,嗯,但目前的這個開發,不是幫助塑造北門意象,而正是在 毀掉它的意象與價值基礎 啊!

這當中的邏輯與價值,真的不難理解!不信,您問問法國人說,可以將凡爾賽花園搬走,然後將凡爾賽宮原址保留嗎?反正花園的花木可以移植,花木也一直會長大、視覺狀況會一直變的,地位應該不比凡爾賽宮的宮殿重要的,為了交通便利,我們拆遷一下,應該無妨吧?

然後你被他們回罵的時候,可別來找我算帳,我警告過你了!

(首圖來源:wikipedia。)

延伸閱讀:

從藝術史看三井倉庫》藝術品的生命不在於自身,更在於它與環境的結合。搬遷三井倉庫就是在扼殺它的靈魂!

不只是拆除引道!規劃北門廣場、打造「台北凱旋門」… 柯 P 的改造野心正一步步實現

變色的白色力量》南港瓶蓋工廠承諾跳票,柯文哲竟回:以前說反攻大陸也沒有啊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