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滿 8 張 A4 紙就為了答 2 題申論題!瑞士高二生的期中考讓台籍教師看見台灣教育盲點

(本文、標題由 黃世宜 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Taiwan EU Watch CC licensed)

1006178_10151744414728816_1306460645_n

文/ 黃世宜

今天監考高中法文期中考。瑞士高二生。並且,還是法文中段班,不是上段班的考卷。看了他們的考卷,心裡非常、非常震撼。

首先,考卷只有兩題。每一題就是一篇文學分析評論。總共就兩首詩,請分析法國詩人韓波的兩首長詩,一題一首。

這兩題,規定用 A4 書寫,長篇分析與評論共計八大張,很多考生都寫滿了。

考試的時間共計兩小時。題目完全沒有任何死記的解釋,而是很清楚地要求考生分析、思考、申論。考題上只要求學生做文學批判時,需要注意幾個重點:必須具備引言,個人主要論點,結論 。同時要求學生做出長篇批判之前,先做出主要的思路計畫:關鍵字是什麼?怎樣帶入主題跟申論?如何強化自己論述的邏輯性?一個個都是訓練思想戰士的重點。

回到語文教育的本質。我不禁感嘆起我們台灣的語文教育,究竟培養出什麼樣的思維?重視細節考證?為了看似「懂得多」、「懂得對」沾沾自喜?我們曾經感受過什麼內在的思辨?曾經想過面對複雜多變的世界怎麼陳述自己、捍衛自己嗎?

沒有。我們只懂得是非OX,填充選擇。然後在一次次人生的考題上沮喪、失落,在一次次社會的冷酷裡寫下一個個被迫標準的答案,而已。

補記:

而且詩不短喔!如果在台灣首先就開始擔心了:老師教得完嗎?學生看得懂嗎? 問題不是形式上的讀得多讀得懂,而是學會如何面對大量紛雜的資訊自行消化吸收、自行思考判斷的能力。

我今天一邊監考,一邊看考生答題,真的很感慨。他們自行先分段,把長詩本身的重點先抓出來,什麼是關鍵字,關鍵句之間的連結,然後又自行制定申論的大綱,比如一個女孩就寫:我分析這一首詩是從三個面向開始的:一。象徵主義。二。青少年心理面向。三。個人意見。

寫完大綱之後開始寫滿八張 A4。

我今天深深覺得,語文教育的意義是為了表述自己,而不是為了服從。 即使是語文程度被認定不是最高段的菁英,也有權利、也必須要學會批判。任何一個人都有權利批判、都應該接受未來能自己爭取話語權的語文教育。

(本文、標題由 黃世宜 授權轉載,未經允許、不得轉載。首圖來源:Taiwan EU Watch CC licensed)

延伸閱讀

來看去年法國高中畢業會考題目,台灣的大學生是否寫得出來?

從中、法指考作文題看:他們想要培養什麼人才?(那台灣的是?)

台灣的教育很有事》若不擺脫「排名迷思」的功利主義,台灣再怎麼教改都沒有用

看看美國,省思僵化的台灣高等教育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