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山蘇姬帶領緬甸擊敗軍政府,對族群分裂卻選擇沉默-這是民主的勝利,還是理想鬥士的沉淪?

BO導讀

翁山蘇姬是緬甸提倡非暴力和民主的政治家,現為緬甸全國民主聯盟黨主席,從 1988 年開始領導緬甸脫離軍政府控制的民主運動,並在 1990 年帶領民主聯盟獲得選舉勝利。然後,這場選舉卻被軍政府作廢,翁山蘇姬本人也被斷斷續續軟禁於寓所長達 15 年,直到 2010 年緬甸大選後才終於獲釋。

在 1990 年的選舉失敗、2010 年緬甸展開民主化後,翁山蘇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黨終於在今天的國會改選中獲得 70% 以上的選票,並且讓執政黨-鞏固與發展黨承認敗選。

  • 奮鬥將近 30 年,翁山蘇姬終於勝利

11 月 9 日下午,翁山蘇姬領導的全民盟宣布成功獲得 70%選票,執政黨鞏固與發展黨承認敗選。 這場大選選出的議員將在 2016 年 2 月上任,並將於 3 月選出新總統。外界普遍將這次選舉的結果看成是民主精神在緬甸的開花結果。

而這也是翁山蘇姬在 1991 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2012 年成功當選緬甸國會議員後的另一場重大勝利。

  • 翁山蘇姬:我將凌駕於總統

在這個月 5 號,翁山蘇姬拋出了 宣言 ,直指在民主聯盟黨勝利後,她的權利將凌駕於總統。從這個宣言能看出她必勝的自信,以及對現在緬甸憲法的不滿。根據緬甸軍方在 2008 年推出的新憲法,子女為外國人的緬甸人無法成為總統或副總統,而翁山蘇姬的兩個兒子正好都是英國籍。

緬甸國會兩院(人民院和民族院)一共有 664 席,其中四分之一是由軍方指派。翁山蘇姬若是能成功推動憲法改革,就有希望成為緬甸新總統。在此之前,一般認為在國會改選大勝後,明年 3 月的候選人有可能是現任人民院議長、民主聯盟的元老,甚至是翁山蘇姬的私人醫生。

換句話說,翁山的宣言的確喊的鏗鏘有力,因為明年候選人名單來看,她有很高機會掌握實權。

11226191_10153714038278421_3236198742117417527_n
接受群眾鼓舞的翁山蘇姬。圖片來源:翁山蘇姬臉書
  • 翁山蘇姬的勝利與隱憂

那麼,我們該為翁山蘇姬喝采嗎?的確,今天的大選結果正代表在極權和民主相爭的戰場上,民主又取得重要的一勝。而翁山也承諾上任後將改革憲法,剝奪軍隊的政治權力。另一方面,這次選舉雖然總共有超過 3000 萬選民可以投票, 但卻有一群人,在大家高喊民主勝利的同時,仍然沉默無法發聲

緬甸族群組成複雜,其中激進佛教徒跟穆斯林之間的衝突更是在近年有激化的傾向,西部貧困省份若開邦的 80 萬穆斯林羅興亞人遭遇尤其嚴重。在 2012 年爆發的族群衝突中,數百名穆斯林羅興亞人遭激進佛教徒殺害,數千房舍和漁船遭毀,14 萬羅興亞人因此流向難民營,至今仍沒有安身之所。

LB17_003
2012 遭攻擊後的羅興亞人地區。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不只流亡至難民營內的羅興亞人,緬甸境內 80 萬的羅興亞人都沒有投票權,而且長期缺乏醫療資源和物資,被政府打壓甚至是歧視 。聯合國緬甸人權代表昆塔納(Tomas Ojea Quintana)甚至 直指 ,針對羅興亞人發動的攻擊、剝奪醫療與物資、歧視隔離等,已經等同人道罪行。

然而,一向堅持人權價值的翁山蘇姬,在面對羅興亞人遭打壓的處境時,卻選擇沉默。

推稱 :「我不譴責,譴責不會帶來好結果,我要的是國內族群和解。」她否認羅興亞人遭遇種族屠殺,公開強調「暴力出自雙方」,不願意選邊站,否則就不能促成和解。

事實上,翁山的選擇也不難理解。自 2012 年成會國會議員以來,她就等同進入由軍政府掌權的體制內。為了修訂憲法,和在選舉時獲得政治支持,她也一定程度妥協了不少;像是配合支持中國投資開採緬甸銅礦,就讓當地居民與許多支持者非常失望。

而在羅興亞人遭迫害的事件上,她的選擇更像一種政治考量-若是在獲得大多數民意支持的當下投入一個高度敏感性的族群議題,選擇一邊站,難免會有失去民心的風險。 多數不同族裔的人們都對翁山的冷眼旁觀感到失望,他們認為一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應該要站出阻止流血衝突的發生,或至少說些什麼。

8280610831_b4139c3430_z
緬甸若開邦中的羅興亞人。圖片來源:Foreign and Commonwealth Office CC licensed

緬甸大約有 90% 的佛教徒人口,大多愛好和平,但卻有極少數的激進派分子強烈歧視境內的穆斯林人口。今年 10 月,一個 支持現任軍政府的佛教激進團體也在仰光成立 ,上萬名佛教徒慶祝當局通過規範種族及宗教的新法律,其中 47 歲的領導人威拉杜更是被稱作緬甸佛教徒中的「賓拉登」,他呼籲抵制穆斯林企業,甚至稱穆斯林為「瘋狗」,聯合國人權特使是「蕩婦」、「娼妓」。

這些攸關人權的悲劇就發生在眼前,曾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和 美國國會頒發的「國會金質獎章的翁山蘇姬在 20 多年來的努力令人敬佩,如今緬甸人也在為得來不易的民主喝采。但既然在選舉中取得重要一勝,就更該在選後努力為國內遭受壓迫的族群發聲。現在對翁山的批評或許言之過早,為了選舉大局著想,或許她選擇沉默是合理的策略,但如今選舉結果已大致底定,翁山蘇姬就應該以曾遭受政治迫害的經驗將心比心,保護國內面臨流血衝突的人們遠離苦海。

12106799_10153714043113421_3352799732397735109_n
圖片來源:翁山蘇姬臉書

如果她沒有這麼做,也就只是讓人們又看到一位理想鬥士在體制中沉淪。

緬甸與羅興亞人小檔案:

緬甸 1948 年脫離英國獨立,獨立前一年由多個民族簽訂的彬龍(Panglong)協議與緬甸第一部憲法,都承諾賦予各少數民族相當大的自決權,甚至脫離緬甸的可能性。然而 1962 年軍事政變後,這些承諾全被推翻,克欽(Kachin)、撣(Shan)、克倫族起身反抗,緬甸歷史學家譚敏烏(Thant Myint-U)甚至稱這樣無止無盡的血腥衝突是緬甸的「原罪」。緬甸 2011 年展開政治改革,在歷經兩年、超過 200 場會議後,國家停火協議於今年 10 日 15 日簽訂,但 20 多個武裝團體僅 8 個簽署。和談進行時,政府軍仍與數個叛亂團體交戰,當局誠意受到更大質疑。

羅興亞人的起源有 兩種說法 ,一種是他們是由公元 860 年左右從雲南來到緬甸的阿拉伯穆斯林和當地原住民混血而成,另一種說法則認為是在英國殖民時期,由英國鼓勵而從孟加拉來到緬甸的穆斯林。緬甸佛教徒和穆斯林的衝突大多不是因宗教理念不同而發生,而是因生活習慣差異。另外, 殖民時期以公職人員和軍人之姿進入緬甸的印度人多為穆斯林 ,這也可能是後世激起佛教徒怨恨的原因之一。

(資料來源:風傳媒 自由時報 。首圖來源: 翁山蘇姬臉書 。)


延伸閱讀:

緬甸民族悲歌:被政府仇視、被族群排擠、連翁山蘇姬都不願背書的羅興亞人

12/27 國際政治大事:緬甸選舉是一戶一票,翁山蘇姬要西方國家鼓勵緬甸改革

從緬甸歷史出發的「國名」之爭:爭的不僅是發音,還有對國家的想像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