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民族悲歌:被政府仇視、被族群排擠、連翁山蘇姬都不願背書的羅興亞人

ROHINGYA_(8093619464)

羅興亞的女孩(圖片來源:Wikimedia)

羅興亞(Rohingya)人,也許是世界上最被壓迫的民族之一。 他們已居住在緬甸西部的洛開邦(Rakhine)長達數個世代,卻還 得不到緬甸官方的承認 。他們 不被視為公民 無法受到法律保障 無法受教育 更別提醫療保障

緬甸境內有嚴重的種族問題,從官方認定的少數民族就有 135 個這點,可以看得出來。而可悲的是, 羅興亞人因為信仰伊斯蘭教,被緬甸中央政府、其他種族敵視,不被計入這 135 個少數民族之內 。孟加拉裔的羅興亞人,在緬甸境內被藐稱為「孟加拉人」。

即便緬甸中央政府跟其他少數民族也時常發生衝突,但憎恨羅興亞人,也許是他們少數的共通點。

羅興亞人的處境本來就很糟糕,但自從若開邦(註:位於緬甸西方的一個邦)境內,在 2012 年後發生了幾度嚴重的種族衝突過後,情況更是雪上加霜。

許多羅興亞人,原本居住在城市內,被政府要求離開。 全世界羅興亞人的總數,估計有約一百一十萬人(居住在緬甸的則估計有八十萬人),其中竟有超過十分之一,被迫遷住到難民營內 。原本種田或做小生意的,也被剝奪了生財工具,任由他們自身自滅。

也因為如此,有更多羅興亞人想逃往國外,而同屬伊斯蘭教的印尼跟馬來西亞,是羅興亞人的首選。光是今年初的三個月,就有兩萬五千人搭船逃離,這個數字是過去兩年的兩倍之多。

若開邦政府宣稱,這樣的處置對羅興亞人比較好。說這樣的隔離手段,可讓羅興亞人免於種族攻擊。但對羅興亞人來說,即便過去的日子很難過,在城市的生活總是好些,機會也多一些。

舉例來說,洛開邦首府的實兌(Sittwe)大學,已經有三年沒收任何一位羅興亞族學生了。 而羅興亞人除非已經到了生死交關的地步,也不被允許進入城內的醫院 ,這已經是非常不人道的行為了。

即使緬甸在政治上已經進行改革,不再是過去百分之百的軍政府,但羅興亞人期盼生活改善的希望仍然落空; 他們被其他緬甸人敵視、忽略,不被放在嶄新緬甸的計畫中

在其他地方都準備迎來 11 月大選時, 不被承認的羅興亞人自然也沒有投票權 。而政壇中也有一些人,不分軍方與否,支持這種敵意的種族政策。因為他們知道, 羞辱這些信仰伊斯蘭教的羅興亞人,可取悅多數信仰佛教的緬族人-而他們想要拿到選票。

即使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終生為人權奮鬥、廣受尊敬的翁山蘇姬女士,以及她的全國民主聯盟,對這樣明顯的迫害,也選擇噤聲。 舉例來說,在 2012 年發生種族衝突時, 翁山蘇姬被問到「羅興亞人是否為緬甸人時」,她的回答是「我不知道」。對許多人來說,這真是令人失望的一件事。

根據英國 《衛報》  的報導,翁山蘇姬對於現在所發生的事情感到極度沮喪,但她們也深知對羅興亞人表達同情的後果。同篇報導中,澳洲國立大學緬甸研究中心主任 Nicholas Farrelly 也表示了同樣的看法,認為翁山蘇姬在這個時間點,無法表態對羅興亞人的同情,因為她的支持者中,有許多支持這種殘酷手段的佛教徒,而她不能冒著失去這些選票的風險。

Remise_du_Prix_Sakharov_à_Aung_San_Suu_Kyi_Strasbourg_22_octobre_2013-18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翁山蘇姬,也不願為境內的羅興亞人背書(圖片來源:Wikipedia)

地球的另一端,也發生了北非難民在地中海沿岸溺斃的慘劇;那些倖存的生還者,已經踏上歐洲土地(即使 收容國可能不是那麼情願)。但即使羅興亞人的船隻,被泰國、印尼、馬來西亞等國拒絕入境後(目前這幾國已宣稱,不會再將難民船隻推回大海中), 緬甸政府仍拒絕這些羅興亞人返國 。他們只能漂流在海上,找尋下一次偷渡的機會,而他們也會繼續這樣做。

(本文由《想想論壇》授權,作者: mlkj,原文標題: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噤聲 ;非經許可,不得轉載。)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