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瑞士國會選舉,看瑞士做到的事──將決定權交還給民眾!

unnamed

日前(10/18)瑞士國會選舉落幕,由右翼瑞士人民黨 (SVP) 贏得有史以來最多席次,成為現今瑞士國會最大黨,SVP 也將有望角逐聯邦委員會一席。 事實上瑞士政府長久以來處於聯合政府狀態,必須與所有人溝通以求取共識。國會從未由任何政黨主導,因此就像個規模巨大的異言堂,人民則可透過體制內的公投來表達意見。在即將出版的新書《瑞士做到的事 》(2015.11 大家出版)便提出, 瑞士政治實際上就是一連串的對話而非對立的概念。

書中更進一步解釋,相較於其他國家, 瑞士人民更信任自己的國會 。二〇〇九年的調查顯示,人民最信任的機構中,國民院排名第五,僅次於警察單位與法庭,而遠超過政府。相較之下,政黨在這份排名中敬陪末座(跟歐盟一起),這說明了瑞士人清楚知道國會與政治的不同。作為兼職的政治人物, 瑞士的國會議員過著平凡人的生活,不被自身職位的重要性沖昏頭。在瑞士人眼中,這是公職生活的核心特質,國會的服務對象是人民,不是公職人員,國家的利益是唯一重要的事。

聯邦委員會每四年由國會選出,並選出其中一個委員擔任總統,且非直接投票——瑞士政治中難得有一次民眾無法直接表達意見。這是為了避免政黨、語言或州認同等因素影響選舉結果,防止出現總統選舉那樣的競選活動,也將聯邦委員會定義為超越政治鬥爭的共同體,並由七個成員組成,而且是恆定的聯盟狀態,不由單一政黨或個人主掌。每位聯邦委員負責一個全國性的部門,例如財政、外交、防禦、公民保護與體育,委員輪流兼任一年的總統。總統的權力沒有比較多,但總要有個人出面跟友邦元首握手,並在國慶日八月一日上台演講。

雖然以聯邦委員會形式存在的政府,基本上是由國會最大黨組成,但這不表示政府可以跳過立法程序。相反地,國會的法案能夠有效制衡政府。 國會可以拒絕、修改立法,也可以自提法案,並擁有改選聯邦委員會的終極權力 。不過國會也是妥協的產物,區分為左翼、右翼與中間派,但十三個政黨至少各有一席,因此彼此或合作或拆夥,變動無常。

當然政黨政治是一大要素, 但最根本的原因還是在於沒有一黨獨大,所有的立法都是經過辯論、讓步後的結果。若不這樣走一遭,那這項立法就有可能被人民用公投駁回。 儘管有多黨政治與權力分散的特點,瑞士並沒有像義大利或以色列那樣政府換個不停。這個國家對於穩定以及共識(Konkordanz)的欲望,強過對於政黨以及制度的偏好。 瑞士人絕不會讓國家的繁榮受到政治人物威脅。

這次選舉結果由高舉反移民口號的瑞士人民黨勝出,可見瑞士人民對歐洲近年來最大的難民潮深感不安。雖然這個國家認為自己開放、包容,卻不時做出相反的舉動。但有一件事是確定的: 瑞士的未來走向仍由選民決定 ,儘管他們可能要花上一些時間才能搞清楚自己想要什麼,以及怎麼做對國家最好。
001

 

 

 

 

(本文為《大家出版社 》授權刊載,作者:狄肯.比尤斯(Diccon Bewes),譯者:施昀佑, 黃郁倫;欲閱全文請見狄肯.比尤斯新作《瑞士做到的事 》,非經允許,不得轉載。)


延伸閱讀:

從德國人的日常,發現他們的強大!誰說總理不能自己買菜?

靠回收製成的舊包,為何能成為瑞士的國民品牌?從消費習慣,看見瑞士人的「態度」

台灣人有辦法學得起嗎?瑞士的生活哲學:使用者付費,沒有買一送一這回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