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 P 要用監視器抓違停,等等,其實馬英九跟郝龍斌也做過一樣的事耶

600_php2aKofX

(圖片來源:自由時報

台北市長柯文哲突發奇想,打算在 10 大違停熱點地區以監視器取代人力開罰,他強調,與其要警察站在路邊當「稻草人」,乾脆改用監視器,「如果這一個攝影機在那裡就有嚇阻作用,為什麼不給它裝 1 個?」對於法界抨擊他的做法,柯文哲則認為:

「這個法律是服務人,不是人去服務法律,人家問我,問我的評語,腦袋裝大便,腦袋裝大便!

消息一出,為數龐大的柯 文哲死忠 們紛紛高潮,對於市長的魄力感動到無以復加,在各大新聞留言板上寫下:

「讚啦,市長有魄力!」
「我們就是要一個嗡嗡嗡會做事的市長!」
「不要違規就不怕被抓,會反對的都是那些違規的!」

256471-XXL

(圖片來源:三立新聞)

但等等,我不是要潑你冷水,因為提出「用監視器開罰」這個全新思維的人,並不是柯文哲,而是郝龍斌。早在他擔任台北市長任內,就動過跟柯 P 一模一樣的念頭,但當時沒有「郝粉」的護航之下,結局卻是大大不同:

〈監視器抓違停 北市被轟腦殘〉

為遏阻北市違規停車,台北市長郝龍斌昨突發奇想,擬以監視器直接錄影開罰 ,不再像目前須有警員或交通助理員到場拍照才罰;此措施若實施將開全國首例,北市馬路上用來犯罪偵防的 1.3 萬支監視器恐成開罰工具。學者批動員上萬警力監控監視器,勞民傷財;民眾罵市府搶錢,北市議員轟「市府腦殘」,質疑侵犯市民隱私權,無異是警察城市。
(節錄自 2012 年 7 月 28 日《蘋果日報》

 

  • 「沒有OO,就不必擔心OO」,你知道馬總統也說過嗎?

其實粉絲們為了護主「昨非今是」的現象早就不稀奇,但稀奇的是,大家竟然口徑一致的認為被監視器 24 小時 non-stop 的監控也無所謂,「沒有違法就不用擔心被監控」、「遵守交通規矩就不怕被開罰」,甚至還有人認為監視器與測速照相無異,「既然超速也會被拍,違停為什麼不能被拍?」

歷史不能遺忘,經驗必須記取 (三立主播陳雅琳腔),讓我們回到 2 年前,那個讓國民黨最終輸到脫褲的馬王政爭,看看咱們的馬總統在過程中說過些什麼?

國民黨立委提及(總統馬英九)處理關說案本來站的住腳,為何民調那麼低,代表民眾對非法監聽有疑慮,馬英九回應立委:「沒有違法就不用擔心監聽」
(節錄自 2013 年 9 月 18 日《蘋果日報》,〈馬改打輿論戰 避免強攻王〉

「沒有OO,就不用擔心OO」,簡直就跟柯粉們在監視器開罰議題的說法,如出一轍。

馬英九認為,王金平若自認沒有關說,就不用擔心特偵組的電話監聽,甚至連特偵組越權約談檢察官、公開監聽內容,以及與總統報告相關案情等這些濫權行為,因為建立在「王金平沒關說、沒犯法,就不用怕」的前提下,所以一切也非常合情合理。

正如同柯文哲所說,這就是所謂的「法律是服務人,不是人去服務法律」,所以馬英九頭腦沒有裝大便,才能如此迅速的串聯黨政司法體系,在短時間內開鍘王金平的黨籍,乾淨俐落。

但公權力藉著「打擊貪腐」、「維護治安」、「整頓交通」為由,無止盡的利用各種監控設備侵犯我們私領域,這種無時無刻被監控的「圓形監獄」式社會真的是我們想要的嗎?

 

  • 監視器是備而不用,而不是拿來監控

有人會問: 照這邏輯,這樣我們乾脆都別放監視器了,反正怎樣都是監控人民。 但重點就在於使用監視器的心態,到底是為了「監控」人民有無犯法,還是等到需要時再調閱、備而不用?這兩者間的界線拿捏不同,形成的結果自然也也大不相同。

法官錢建榮在「監視器開單免罰」的判決中,引用前大法官林子儀於釋字第 603 號解釋文中所提出的意見,我認為值得一讀:

「此刻,我們必須停下來思考,究竟我們想要什麼樣的社會?想要以什麼為終極目的的國家?如果一個社會裡的成員,人人皆盡透明,沒有什麼動態可以逃脫於國家的監視之下,所有成員的資訊都鉅細靡遺地掌握在國家機器之中,並且可以輕易地透過某一則個人資訊追溯其全部行蹤與活動,這或許將是一個零犯罪的社會,而且很可能是一個非常有效率的政府,但人們也可能將過著充滿被監視恐懼的生活。 治安與效率都是國家應該追求之重大公益,惟其終究必須停留在某個界限之後,不能無止境地一昧向前,犧牲其他一切。」(節錄自 蘋果日報 )

「權力就是魔戒」,當一個統治者大權在握,我們永遠無法揣摩當權者的心態。因此當柯文哲、郝龍斌、馬英九都打算用濫權的手段建立自以為是的正義時,我們是該強力監督他們的一言一行,還是被他們的人氣光環奴役著、順便鑽研一套護航說法?

 

延伸閱讀

路上都是監視器根本警察國家!艾未未 Maker 魂教你 DIY 解決這些鏡頭

北韓人的日常生活是什麼樣?就是監視別人與被別人監視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