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需要這麼多電視台嗎?從香港亞視可能關閉到中視大裁員來看

本文作者:香港亞洲聯合衛視新聞總監 郭宏章 

香港的亞洲電視(ATV),從半年前傳出財務危機之後,其困境早已眾所週知,但主要投資者王征,這位老闆卻向中國大陸財經網站『財新網』表示:

亞視命運「氣數已盡」,決定放棄最後掙扎。 報導引述王征指出:「有著 58 年歷史的亞洲電視台很可能將於 3 月底關閉。作為香港人生活的一部分,這家當地最早的電視台也將成為歷史。」

王征還透露,最後一個「白武士」(善意出資收購者,而非『惡意併購者』),3 月 21 號已經正式拒絕出資拯救亞視。至於亞視經理人兼德勤華南區主管合夥人黎嘉恩,接受媒體查詢時表示:不方便回應,他說會在本月底至下月初開記者會,交代白武士問題。王征還指所謂的『白武士』是場騙局,把真正有錢有意購買亞視股權的買家勸退,連中國大陸大型電器連鎖商蘇寧環球公司都被打消收購念頭。王征甚至還批評目前的所謂『白武士』要出價的部分,連要償還旺旺集團當時入股的股權債務都沒辦法支付,是不可操作的。

  • 亞視氣數已盡?

不過,這消息傳出後,亞視於 3 月 27 日稍晚也發出聲明,指王征並未說過『亞視氣數已盡』,並澄清 王征是 主要債權人,黃炳鈞是亞視股東,且牌照費在規定期限之前已經繳清。亞視執行董事葉家寶則說,600 多名員工的 3 月份薪水資金已有着落,希望以廣告收入、製作收入及版權銷售等途徑解決,如無意外可如期出糧(發工資)。

身為電視媒體從業人員,筆者也希望亞視的朋友們都能按時領到薪水,保住飯碗,不過這種收購還是需要講究投資與獲利的分析。曾經與王征一同入主亞視的堂弟盛品儒,這時刻也出聲了,盛品儒 27 日接受香港媒體訪問時指出,亞視每月人工 (工資) 支出約港幣 1,400 萬元,首年人工支出連同底價,「入場費」(最低收購價格) 至少需港幣 13 億元,他認為 亞視最值錢的,是手上可落地中國大陸廣東省的免費電視牌照 。這句話雖然講到重點了,全世界電視業者無不想進入中國大陸電視市場分一杯羹,香港的 TVB 與亞視 ATV 的頻道是可以落地到珠三角地區的,自然有其市場價值,但也因此引來各種豺狼虎豹,未必都是善類。盛品儒雖然出身世家,是清朝大買辦盛宣懷的曾孫,也是江蘇省第 11 屆政協委員,先前因為在亞視擔任執行董事期間,就是因為上面所提到的誤報江澤民『死訊』事件遭到港府調查,調查報告中指出,作為執行董事的盛品儒一直隱瞞王征參與亞視的日常運作,指盛不應繼續擔任持牌人的職務。因此被香港通訊事務管理局 (當時為廣播事務管理局) 勒令辭退其執行董事職位,也是王征『球團』當時的敗戰投手,也應該為亞視今天的窘境負上很大部分責任。

  •  媒體業的經營困境

雖然在香港看亞視危機,這半年來的發展似乎感覺上只是『本土連續劇』的新一集內容,終究會落幕。但才剛剛提筆之際,萬能的臉書卻傳來最新消息:台灣的『中國電視公司』(中視)決定裁員,不久之前,還有先前的 TVBS 更換了總經理以及人事部門經理,而更早前的東森電視台總經理也因為對新媒體發展的看法與經營高層相左而遭換將,這些港台之間電視媒體經營圈的不同的消息,其實都是透露出同樣的問題: 到底應該怎麼經營一個商業電視台

02la4p6a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我們可以從媒體的基本功『公信力』來說吧!3 月 27 日香港的英文報紙 南華早報 (SCMP) 則也以顯著的版面來報導亞視的危機到了最後關頭,尤其提到 2011 年 7 月 6 日這個日子,就是近年來亞視重創自身媒體信譽的一個重要日子,闖的大禍就是誤報前國家主席江澤民的『死訊』。當時筆者也在澳門某衛星電視台任職,之前兩三天其實業界都有謠傳,甚至指名把爆料資料給特定媒體,當時筆者任職單位的高層都還召集幹部開會,慎重決定不跟進報導江澤民的所謂『死訊』。但是到了 7 月 6 日這一天,全世界的新聞媒體從業人員都被亞視的報導給驚呆了,當然大家也馬上再次求證,得到的結果都跟亞視的報導不一樣。 如果亞視只是土生土長的香港本地業者經營下,誤判誤報勉強還說得過去,可能從輕發落,最慘的是,從接手亞視經營權之前就號稱自己是與江澤民關係極為密切的王征,自己是老闆,卻在看似『最有把握』的消息來源上出了嚴重問題,硬是要下面的新聞部門人員一起承擔後果,還得罪了最重要的靠山也就是江系人馬,不僅砸了自己的媒體公信力的招牌,亞視原本跟 TVB 的競爭近 20 年幾乎都只能看到車尾燈,亞視摔了這一跤之後,更是雪上加霜,不管是香港本地的企業或者是與中國大陸的商業贊助等商業推廣,都因為信譽的問題,困難重重,也引發資金鏈開始出現大問題,節目當然就因為缺乏資源,很難做好,接著就往今天王征自己所說的『氣數已盡』的路子上走了。

其實如果只看財務報表,雖然說數字會說話,但卻不容易完全看懂亞視走向夕陽的這個故事。但從經營結構與市場規模來說, 香港人口有 718 萬人 (2013 年),能否養活兩家『無線播放的電視台』,是有很多不同的看法的,網路搶走了不少觀眾,但不爭的事實是 香港 TVB 的獨大,電視節目的內容公式化,少數演員與主持人因為台內的造星策略過於集中火力,主演連續劇同時出唱片,然後又開演唱會,同一時期在自己電視台內的曝光度過高、令人『審美疲勞』等問題,讓香港觀眾天天罵,『何時有新電視睇?』(何時有新的電視節目可以看?)成了網路上論壇電視版最火紅的話題之一。但亞視在持續積弱不振的經營者一棒接一棒的改朝換代之下,卻沒有走上『正途』,往往是以『cost down』的策略來應對與 TVB 的競爭,減薪裁員,留不住好演員、好主持人,製作部門人員與資源也一樣被裁減,節目內容連 TVB 都追不上,公司體質是愈『改革』卻愈虛弱,上層的經營者照常領高薪過好日子,然後等到火燒屁股了,再找人來接手經營,連當時旺旺集團的領導人蔡衍明都投入資金希望入主亞視,卻遇上了疑似『騙局』,無法順利取得經營權,甚至連指派的經理人黃寶慧都無法出席經營會議,引發了一連串訴訟,也掀開了不堪入目的亞視帳本,甚至有被『掏空』的嫌疑,也讓亞視的印象在香港市民心目中跌到谷底。

  • 港民不滿電視產業,政府能怎麼做?

面對香港民間對於電視產業的高度不滿,港府的應對方式也是個關鍵,原本曾蔭權擔任特首時期,順應民意要求,允諾將開放免費電視牌照,促成良性競爭,曾並且力邀當時因為出售電信事業股權獲得一大桶金的王維基,投入申請免費電視牌照,2009 年起,為了搶得申請發牌的勢頭,王維基成立的香港電視 (HKTV) 還先投資開始拍攝戲劇節目,甚至把新聞團隊都建立好、試運行準備開播,挖角上百位來自 TVB 與亞視的主持人、演員及藝人簽約,開始燒錢產製內容。但沒想到梁振英接任特首之後,港府卻遲遲拖延審查工作,最終於 2013 年 10 月 15 日香港行政會議公佈結果,卻是不發新的免費電視牌照給呼聲最高的『香港電視』(HKTV),而給了『香港電視娛樂』(母公司為李嘉誠小兒子李澤楷持有的電訊盈科)以及『奇妙電視』(母公司為香港有線)。這結果爆出了黑箱作業,經營者王維基直指 特首梁振英以政治力介入發照審查 ,接受政府委託的顧問公司高層出面證實審查報告遭到竄改的風波,鬧到 12 萬香港人不滿穿黑衣上街抗議,到立法會前示威,也甚至成為 2014 年爆發『佔領中環』的熱身運動之一。

由於截至目前,香港兩家獲得批給新的免費電視牌照的公司都沒有開播的動作,甚至幾乎沒有進展,其實真正原因是港府只是『原則上批准』,至今並未真正發出牌照給兩家新申請的電視台。但即使港府不發牌照新的電視台,也不給香港電視 HKTV 牌照,迫使 HKTV 改為在網路 (internet) 上播出,但仍然沒有真正改變香港免費電視的營運生態,因為網路播出並不需要繳交牌照費給香港政府,相對負擔比較輕,但牌照費絕對不是拖垮亞洲電視的原因,由於『亞洲電視』(簡稱 ATV)跟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簡稱 TVB 或香港無電視台)這兩家都是向香港政府領有無線電視廣播(播放)牌照,分類上稱為『免費電視』,或者更精確地說是『本地免費電視』,播出的語言以廣東話(中文)也為主,是為本地多數的粵語人口服務,免費的意思就是不向觀眾直接收費收視費用,而基本上的一個免費電視台頻道要付出的 電視牌照費用分為兩塊:一是『傳送者牌照費』港幣 470.15 萬元 (2014/15 年度),其二是『本地免費電視節目服務牌照費』,這部分是的一個頻道年費是港幣 100 萬元。(註:TVB 與 ATV 都各自有中文頻道以及英語頻道)

  • 電視台的新挑戰

從媒體能為公眾提供哪些服務,又採用何種經營模式,來看今天亞視的困境,可以會比較持平而且弄懂,英國 BBC 雖然是公共電視,但它的基本運作經費是從一定的家庭收入標準以上的家庭,必須繳交『人頭費』(按家庭中的人口來計算收費),與現在台灣的收費有線電視 (衛星電視頻道業者) 最大不同是:BBC 不能有廣告!觀眾繳的人頭費是用來保障支付電視台基本的營運支出,以及支持重要的公眾服務內容產製,例如:新聞,甚至是滿足英國人最重要的公眾娛樂:足球賽。 包括英國足球超級聯賽 (英超) 以及英國足球國家隊的海外重要賽事,例如轉播世界盃足球賽。當然英超以及世界盃的高額授權費,光靠人頭費是絕對不夠的,因此政府會有其他的補貼支持方法。不過大家也別忘了,BBC 強大的電視節目內容向全世界發行所獲得的收入,能夠支持 BBC 做很多事,其中一個搖錢樹就是筆者最愛的汽車節目 -Top Gear(台灣譯名:『超級跑車秀』),光是售出播映版權就達到 200 多個國家,BBC2 台可以買下一個英國鄉間舊機場,讓製作單位來天天搞測試超級跑車、以及明星開『合理價格的家庭房車』競速,這還不算周邊例如授權發行的雜誌、DVD 等帶來的『商業』效益(咦?BBC 不是公共電視台嗎?嘿嘿!Money talks, 你懂的。),但 BBC 提供的多元媒體內容服務,的確滿足了許多英國人民的需求 ,也是 BBC 這家老牌『公共電視台』還能在梅鐸的 Sky 等電視媒體的競爭下,佔有不敗的地位。

新的媒體傳播技術的演進,往往也是媒體市場競爭的關鍵之一。香港的免費電視競爭史,就是很好的證明。香港目前的兩個免費電視運營商,就跟台灣的台視、中視、華視、民視無線台一樣,因為使用的是政府分配的無線電波頻道,因此經營者必須向政府繳交執照費,但可以在節目中插播廣告以及收取節目贊助費用來進行經營。在電視產業上,其實屬於傳統的電視台經營領域,亞視源自創立於 1957 年的『麗的電視』與『麗的映聲』,開播比 TVB 早了十年,而且『麗的電視』一開始還是付費的有線電視,但受制於當時的技術以及費用,用戶較不普及,營運範圍較小,直到 1973 年才轉為『免費電視』。由於先前在電影市場有不小斬獲的邵逸夫眼光獨到,1967 年 11 月創立『電視廣播有限公司』(TVB) 時,就直接『擁抱』無線電視技術,爭取到免費電視 (無線) 牌照,亞視卻等到 6 年後才轉為無線播出,自此香港的無線電視產業競爭態勢,就開始轉變,基本上這數十年都是由 TVB 所佔有絕對優勢地位。也由於 TVB 是香港第一個無線播出的電視台 ,因此市民從當年開始就稱其為『無線台』或是『無線電視台』,直到今天。

另一方面是電視節目內容的產製,品質以及類型的高下競爭,也可以套句科技產業界所說的『制定標準』, 香港的電視節目的標準就變成了 TVB 制定的標準,後面的競爭者就很難追上 ,即使複製者採取幾乎一樣的製作品質 (暫不論節目中的主持人跟明星的大牌排名是否客觀),在相對較小的香港電視市場,獲利也很難達到相同。

其實現在很多香港家庭並不依賴在收看 TVB 或亞視,因為傳播環境的改變,已經進化了收視行為,畢竟香港山海地形複雜與都市高樓超級密集,不少大樓屋宇有『公共天線』可以用分配訊號方式,收看免費電視,但最終還是內容取勝,因為如果收入稍好的家庭,訂購了有線電視服務,就可以從有線電視的 必須乘載播出訊號 Must Carry 來『免費』收看,這當然提高了有線電視的佔有率,然而有線電視系統業者相當守法,是不像台灣業者一樣的偷插播自己廣告到這兩個免費電視台的頻道內容中,也就是能保障無線免費電視台的廣告收益。即使如此,香港由於過去的殖民地背景,加上國際化的商業環境,來自全球各地的英語電視頻道在有線電視服務中較為普及,甚至於其他語系的電視服務,都是在香港的有線電視服務當中必備的頻道組合 (Package),例如 nowTV 的有線服務,最低的費用頻道組合就能看到 Bloomberg TV 等重要的國際商業電視台的內容,反觀台灣的有線電視是做不到的,往往要購買較貴的套餐才能獲得此類服務。

(圖片來源:自由時報

  • 不斷下降的電視台競爭力

筆者用笨方法把香港人口放大三倍,710 萬乘以 3 等於 2130 萬人,暫不計兩地的人口結構差異,大約相當於台灣電視觀眾規模, 但很顯然 台灣的電視台數目 (包含無線以及有線衛星電視) 遠超過香港的三倍 ,可是不爭的事實是: 港台兩地的無線電視台的競爭力都是在下降的,TVB 去年台慶的大型節目創下收視率最低的紀錄,顯見觀眾流失不少。而台灣的有線電視頻道業者的競爭也更加激烈,尤其是新聞頻道,因此 3 月 27 日傳來台灣 旺中集團的中國電視公司(簡稱:中視)才剛剛換上新的總經理趙善意,就決定把新聞部大裁員,中視副總經理郭人杰也證實了這項消息,將在一至兩天內公佈名單,但基本中視內部員工表示 南部的新聞中心都全部裁撤 ,原本在數位無線的頻道上播出的『中視新聞台』可能不再播 24 小時即時新聞,而主頻的中視(綜合台)的幾個新聞時段,將採用同屬旺中集團的『中天新聞台』的新聞內容,這也引發了是否違反廣播電視法的疑慮。

無線電視台受到的競爭,其實很大部分有來自 IPTV 與 OTT 服務的強力挑戰。在香港,小米盒子等各種網路收看串流服務的盒子相當搶手,包括大陸的衛視以及主流視頻網站的內容,這些盒子在香港都能正常運作,因此相當受到年輕族群的歡迎,當然家中有人會裝,全家人也都能享用,加上多屏以及可以分享的使用便利性,可以擺脫傳統電視必須依賴時段編排的束縛,打破了固有的電視收視習慣。先前提到的競爭無線電視牌照失利的王維基,將他的心愛的 BB(寶寶)HKTV 改為網路播出,也藉著了『盒子』的力量,目前採用會員免費登記制,但成功的結合了電子商務,已經開始進帳收到部分收入,至少預期幾年內 cash flow 能逐漸放大,如果沒再出現政治力量的干預,前景可期。台灣中華電信的 MOD 屬於 IPTV 的服務類型,雖然也剛突破 120 萬用戶,但未來發展也不容小覷。

回過頭來說,其實 『看電視』這件事,幾乎已經變成了『看視頻』(影音檔)的行為 了,儘管目前走向數位化的技術成熟的無線電視有即時傳輸、不易中斷停滯的優點,對於大型的活動即時的轉播,在過去是有絕對優勢,但隨著兩岸四地的寬頻網路不斷的普及以及 QoS 服務持續優化,音質畫質都與數位無線電視相當,網路直播也追上了『傳統』的無線電視播出,還能夠由閱聽人自己的時間安排來採用點播等方式,來欣賞最喜愛的內容,加上手機行動上網的普及化,還有很多衍生出來的 APP 服務,隨身隨時幫助閱聽人找到想看的內容,並且發出提醒,這些結合新媒體科技與內容的多元服務,造就了『主動的閱聽人』的時代,這就是現在的觀眾生態!

不管香港還是台灣,不分老少,大潮流已經到來,電視業者 (或者以後要考慮改叫做『影音內容播放』業者或是『視頻播放』業者了) 再不趕緊跳上衝浪板或是揚起風帆,只有被浪頭打下、或是被後浪推到沙灘上等死的命運。

延伸閱讀:

記者媽媽寫給女兒的一封信:長大千萬不要當記者!

媒體快不等於好,《經濟學人》:我們並不致力成為第一個發訊息的人

(本文:香港亞洲聯合衛視新聞總監郭宏章授權, 首圖來源: Ernst Moeksis, CC Licensed,不得轉載。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