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路與公民力量崛起,中共就會倒嗎?

西方人普遍搞不懂,中共為什麼還沒倒?懂得產業經濟的學者,努力的為這疑惑找「發展模式上的理由」,例如前幾年興起的「中國模式」、「中國共識」研究,好像經濟模式就可以解釋為什麼中共還沒倒。

西方政治學界,則從中共的組織形態、權力架構下手,多數人認為,以中共幹部的腐敗比例,它不倒也難,何況現在民智大開,互聯網的傳播將加速中共的垮台。

當然,認為中共已經接近垮台邊緣的人士中,最大的聲音還是來自公共知識份子,還有那些曾經親身被迫害的人群。他們的推論極其簡單而直接:如此殘暴不公的政權,若不倒天理何在?

但,中共還沒倒。匪夷所思的文革動亂,沒讓它倒;蘇共垮台後的西方共黨全數失守,沒讓它倒;89 天安門事件,沒讓它倒;經濟起飛後的普遍腐敗,沒讓它倒;薄熙來事件的黨內翻天覆地,沒讓它倒。

中共倒不倒,對台灣很重要

為什麼中共還沒倒?這個問題對西方重要,但是對台灣更重要。台灣現在不少人認為中共垮台指日可待,並且把他們對台灣前途的規劃坐落在這信仰上。其所衍生出來的另外一個信仰就是:既然中共搖搖欲墜,台灣現在沒必要和它認真的打交道,台灣的前途可以在一個「沒有中共的世界」下規劃。

不得不指出,台灣人的「中國觀」和「中共觀」,受到西方影響太深。西方人分析其他國家局勢的方法學,牢牢釘在「公民觀」上,他們相信當一個國家的「公民意識」抬頭後,專制的政權就無法生存。這個信仰,符合台灣的發展歷程,因此台灣人也深深的信仰。

公民觀在世界各地兵敗如山倒

但台灣人不關心世界,因此看不到「公民觀」在世界很多地方的失敗。例如,美國推翻伊拉克海珊專制政權,以為伊拉克的「公民呼聲」足以建立一個符合美國利益的「現代」政府。結果伊拉克越來越亂,美國才發現,主宰伊拉克的不是「公民觀」,而是「部落觀」。阿拉伯之春,使得西方人以為阿拉伯世界的「公民」抬頭,結果最終主導埃及、敘利亞的還是「教派觀」。

2004 年烏克蘭選舉時出現橘色革命,每天有百萬人上街頭,西方人判定這是烏克蘭「公民意識」抬頭的無可懷疑的證據。十年後證明,「公民觀」不敵「黨派利益觀」,烏克蘭的「公民」,最終還是只能在黨派之間選邊站,作出「烏克蘭賣給誰、誰有資格賣烏克蘭」的選擇。千年被瓜分統治的烏克蘭,獨立了 20 年後,主宰烏克蘭人民的潛意識的,還是「國家待價而沽觀」。

那麼,中國呢?中共呢?「公民觀」、「公民力量」將令中共政權消失嗎?中國沒有「部落觀」,沒有「教派觀」,沒有「國家待價而沽觀」,是否因此「公民觀」就有充份的土壤?

答案恐怕是否定的。來自西方的「公民契約觀」,在中國的老土上只能長出零星的灌木叢,長不成根深蒂固的粗壯喬木,可以作為警惕政權的小股力量,但是形不成建立政府的大股力量。

「老百姓契約」是中共迄今不倒的原因

其中道理呢,請不要生氣,不是因為中共不夠粗暴,也不是因為中共的嚴密社會控制手段,而是因為中國人民腦中的「百姓觀」,以及連帶的「父母觀」、「家長觀」。以儒教文化為核心的中國,無論自稱為「共和」還是「民主」,從來就沒有「公民契約」的觀念,而只有劉邦拿下政權後與百姓約法三章的觀念。這種「百姓契約觀」和西方的「公民契約觀」,其本質差異不下於饅頭和漢堡的差異。

中國老百姓明白得很:1)你照顧我食衣住行,2)再給我發財機會,3)再給我在有限領域內作土皇帝,我就放棄我的小領域外的自由意志和權力。這三點,就是我的權利,得到了,我就放棄我的權力。所謂的「改革開放」的真實內涵,就是這個交易公式。「老百姓契約」,就是中共迄今不倒的根本原因。

(圖片來源:Andrew Kitzmiller CC Licensed)


想看到每天《報橘》精選好文?趕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