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政府的失能:趕貧民蓋世足場館,是「都更」還是「剝削」?

《BO》導讀:世足踢到現在,巴西隊幾乎場場踢爆對方大門,至今零敗的成績讓許多球迷 High 翻天。不過,與此相反的是,巴西的經濟困境,和一系列的社會問題。

這場世界盃是誰的世界盃?抗議延續至今,巴西抗議民眾告訴我們世界盃應該是人民的,而不是政府圖利爭名的武器。其中,貧民窟的原住民發聲:我們只想要我們的家、我們反對政府徵地賺世足觀光財。

這樣的訴求與台灣不管是都更、徵地的議題等又是何其相似。

位於聖保祿的 2014 足球世界盃開始的前一天,有另一場冠軍賽正準備在里約熱內盧上演。但球員不是世界知名的,他們是來自里約熱內盧貧民窟大大小小的男孩女孩。

這是 La Copa Popular(或稱作 the People’s Cup),由抗議組織 People’s Committee of the World Cup and Olympics 舉辦,今年是第二年進行。

今年的 Copa Popular 比賽決賽已於 6 月 8 日在北里約熱內盧的 Morro do Salgueiro 的最高點完成。比賽的足球場在一個充滿層層疊疊的房子和陡峭的貧民窟之上。很多年青的足球員、觀眾和媒體都聚集在這裡觀看 8 隊決戰。

世界盃為誰而戰?來自聖保祿的 Larissa Lacerda,身上穿著「World Cup for Whom?」T-shirt,幫忙舉辦這次活動,他說︰

「活動的概念是希望為受世界杯影響的人們,舉辦一個真正有普及性質的運動比賽。」

  • 誰的世界盃?巴西訂法驅逐賽場原住民就為了讓觀光客賓至如歸?

於 2012 年通過巴西議會的世界盃普通法,禁止當地街道小販於世界杯比賽場地限制區域以外 2 公里範圍售賣商品。而且,這里區域都有當地治安隊伍駐守。

世界盃的反對者如 the People’s Committee 表示,世界盃的籌備更令政府把當地居民從他們原來的住處驅逐,從而換取商業發展和增加房地產價值。

「有社區內的居民被迫搬遷,小販和居民受到警察的暴力對待。所以我們舉辦 the People’s Cup,把這些事件帶到公眾眼前,讓大家為事件議論。」

其實早在南非 2010 世界杯時,就有 The Poor People’s World Cup。同樣地,這個另類的比賽是抗議針對比賽區域內迫遷和打擊當地商戶的舉動。

來自女子比賽隊伍的 15 歲女孩 Joyce,第一次參與比賽便連勝多場。她的隊伍是 6 隊中的其中 1 隊,參與了 6 月 8 日 the People’s Cup 的決賽。

「很多人因為世界杯而受害。這是一個去抗議的方式。」Joyce 和《Al Jazeera》說。「這裡有很多人失去他們的家。健康和教育變得混亂。他們正浪費金錢在不必要的事物上如建造更多的路,但健康和教育應放在第一位。」

即使如此,Joyce 還是打算在電視上看世界杯。 她住在有名的 Maracana 足球場附近,但因為門票太貴而超出預算,所以她不能到現場觀看比賽。無論她或住在該區的人都不能負擔。

「我們要揭開所有問題的根源;這根本是政府的問題,我們需要跟他們去辯論。」她說。

  • 「我只想要我的家」貧民窟原住民抗議政府的徵地圖利!

政府對記者發佈了一份文件,顯示政府花費了比教育多 100 倍的費用於 FIFA 場館上 。國家花費了 80 億美金於基建項目上如道路和交通上,但預計在世界杯上會即時有 130 億美金的收入,再加上額外的旅遊收入。

巴西法律已經阻止本地商戶在場館附近兜售。政府卻否認曾強迫當地家庭搬遷,而沒有標明任何期限,或單純為了世界杯和奧運的基建項目。

Maria do Socorro,一個住在 Indiana 貧民窟的居民,同時也是活動合辦人,爭取保存她自 6 歲起便居住的房屋。 根據當地報告,Indiana 是城市政府於 2010 提出需要被搬遷的貧民窟。

「我不想住其他地方,」她向《Al Jazeera》說。「當他們拆掉位於我們社區中心的第一批房子時,這對於我們來說很可怕,我們都是受害者。」

而這一連串的活動也導致社區的分隔,以及鄰居間彼此防衛、不信任。 當很多人爭取想去保衛自己的家園時,也有其他人正等待從政府得到更好的居住環境。

「那些想離開的人會認為我想阻止他們。但我不是,我爭取只是因為我不想離開。」Socorro 說。「當我想到我要為不被趕走的事而掙扎,我就無法對觀看巴西的球賽有任何快樂的感覺。」

  • 延伸閱讀

巴西不只有足球、森巴以及性,從抗議群眾的怒吼看見真實巴西
哥斯大黎加:世足場上的爆冷黑馬、自由經濟裡的跛腳小馬

(參考資料︰Al Jazeera;圖片來源:Padmanaba01,CC Licensed)

點關鍵字看更多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