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一生中,不免會碰到生離死別。你有失去親人朋友的經驗嗎?從一開始的拒絕相信,到逐漸接受事實,你花了多久的時間才走出悲痛?

神經科學已經發現,人類天生有兩條處理關於我們所愛之人的信息流在同時運作。一個信息流處理日常現實,即我們與他們一起創造出的回憶;另一個信息流則將我們與他們的關係​​編碼到大腦中,讓我們堅信我們所愛的人將永遠在身邊。

這就是為什麼當親人去世後,我們可能會說:「我知道他已經去世了,但我還是一直覺得他隨時就會走進門,出現在我眼前。」

亞利桑那大學心理學副教授奧康納(Mary-Frances O’Connor)說:「因為我們的大腦正在使用兩種相互衝突的信息流,所以我們可能會拿起手機,想要傳訊息給我們所愛的人,結果卻意識到我們無法再這麼做了。」

這同時意味著,要改變我們與親人原先互動的習慣需要很長時間。心理學將學習定義為「獲得能夠促成不同行為的新知識」,所以僅僅知道親人已經死了是不夠的——我們必須學習一套全新的習慣。

我們都知道學習需要時間,而且永遠不會真正結束。在這方面,悲傷也是一樣的。」奧康納說,她同時也是悲傷、失去和社會壓力實驗室的主任,該實驗室研究悲傷對大腦和身體的影響。

除了學習一套全新的習慣,奧康納認為,如果想要走出親人離世的悲傷,必須拋棄「本來/可能/應該」的想法,讓自己活在當下。她指的是那些悄悄潛入腦海中的想法,比如當你躺在床上睡覺前或在等紅綠燈時,會突然閃過這樣的想法:「要是我能早點送他去醫院就好了……」

我們在腦海中虛構的每一個虛擬現實,都以「……然後我所愛的人沒有死」結尾,但痛苦的現實是他們確實死了。所以,我們必須活在當下,認識到這個毀滅性的真相,以及他們的死對你現在的生活意味著什麼。

奧康納幾十年來一直致力於研究悲傷對大腦的影響,並認為生活就是帶著所有的歡樂和悲傷不斷前行她在新書《悲傷的大腦:我們如何從愛與失去中學習的驚人科學,The Grieving Brain: The Surprising Science of How We Learn from Love and Loss(暫譯)》中,用科學剖析愛和悲傷,並分享了走出親人離世悲痛的方法。 

你也想要看這本書嗎?這本書目前還沒有中文版,想看中文版請點擊連結《悲傷的大腦》,進入我們全新社群服務 HoozBook 網站,登入後按 +1 催生本書中文版!

(圖片來源:Amazon、Getty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