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今年 2 月底起,澳洲昆士蘭州東南部因連日豪大雨,首府布里斯本已創下百年單日最高降雨量紀錄,洪水災情導致數千人緊急撤離,受災人數已近 2 萬人,至今有 20 人不幸罹難,極端氣候對全球造成的劇烈災變可能會越演越烈?

暴雨會造成人類的災難,台灣殷鑑不遠。去年夏天,在台灣的高雄桃源區與德國的萊茵蘭—普法茲,同樣發生因為豪大雨造成的地方災情,兩個地方因應災情的態度,與地方居民、工程人員怎麼「修復」,也許可以提供參考。

德國:重建不是恢復原貌

2021 年夏季,西歐出現創紀錄的降雨之後,7 月中旬,在比利時、德國等國家爆發嚴重洪水,導致多條河流決堤,洪水在德國萊茵蘭—普法茲阿爾韋勒縣造成的損失最為慘重,當地的阿爾河河水上漲,許多建築物坍塌,造成至少 139 人死亡,26  人失蹤。

阿爾河谷地區以風景如畫的葡萄園而聞名,超過半年的時間已經過去,但每當下雨時,當地居民那不安的感覺就會再被喚起。德國媒體 RND 前往當地採訪,我不認為那去年的洪災是最後一場災難。」住在阿爾河附近的 Dieter Hupperich 說道。

Dieter Hupperich 家前的阿爾河上有一座歷史悠久的拱橋,與該地區大多數的橋樑一樣,已經嚴重受損。他說,這裡的河水因橋樑建設而被大量攔阻。「我希望我們在重建時能從中汲取教訓。如果這座橋以原本的形式重建,我已經可以看到下一場災難了。

氣象學家預測,由於氣候變化,未來大雨可能會更頻繁。大壩和蓄水池再也不足以控制洪水爆發。因此,重建受災地區需要納入可以吸水的草地和森林。在重建當下,必須把握新的契機,重新思考,才能面對下一次的災難。

阿爾河谷廣泛的葡萄酒園也必須採取預防措施,來防止洪水氾濫。過去,一排排的藤蔓大多順著山腰而種,若強雨直接狂洩,不只果園會大淹水,當雨水落入山谷後,村莊也會遭殃。現在面對重建,專家們可能的解決方案是——橫向梯田,以減弱雨水的徑流。

我們可以看到,德國在進行重建時,不斷思考要如何應對下一次的災害,避免慘劇再次發生。

台灣:極端氣候正在考驗我們的應變能力

去年 8 月,台灣南部也降下豪大雨。高雄桃源區的明霸克露橋,被湍急溪水攔腰沖斷,斷橋畫面震撼全台。這座布農族語口中的「希望之橋(minbaklu)」也曾在 2009 年,因八八風災時而被洪水沖斷,當地人等了八年,2017 年才重建完成,豈料再度不敵洪水摧殘。

如今,經過半年的搶修與建造,終於在目前的涵管便道上游,搭出一座約 100 公尺的短期鋼便橋。

《聯合報》報導,工程團隊也憂心,去年玉穗山崩塌後,中上游還未衝出的數百萬方砂石,只要雨勢大一點,都可能會再度衝出。甲仙工務段長陳正偉與土木工程學系教授林呈決定在鋼便橋的前端河域,採土石培厚工法;未來如果玉穗溪再度爆發土石流,可以先擋住大塊土石,小砂石往下流動時,可降低對橋的衝擊。

此次經驗也改變了陳正偉的想法。斷橋之時「想盡辦法把它清出來,要用橋來證明存在的意義」,但現在他認為「我可以被你(自然)打敗,但是我知道我輸在哪裡」。

在大自然的面前,人類顯得很渺小,每次的災害都在提醒我們該如何與它共存。除了平時做好環境保護,在災難發生後,也必須重新思考,我們的家園該如何建造,才能與大自然和平共處。

讓台灣成為更美好的家園!

集氣來填《宜居城市滿意度大調查》 ,為你的城市生活打分!

推薦閱讀

5 月乾旱、8 月暴雨,氣候危機進行式!小英政府能否在 3個月內提出因應方案,加入國際討論?

【淋時暴佛腳】中國洪災致 6 千萬人受災、大佛佛腳淹水,但「水利部」發言讓中國人更爆哭

【你要淹死還是渴死?】經過長江洪災,中共更懂了!宣布啟動 1 國內工程,掐緊南亞多國脖子

參考資料

wiki RND聯合報

(首圖來源:Benjamin Westh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