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冬奧期間,台灣競速滑冰女將黃郁婷因言論風波掀起了一波網路上的討論,其中不乏惡意的言論攻擊,但不是只有公眾人物會遭受網路風暴,在現代社會,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網路霸凌事件的受害者。

兒福聯盟:平均每五個兒少就有超過一個曾被網路霸凌

其中,網路原生代的現代兒童與青少年,可能最容易是網路受害者。

根據兒福聯盟 2021 年調查,兒少每周用在網路上的時間約 43 個小時,有超過兩成的兒少曾遭受網路霸凌,等於平均每五個兒少就有超過一個曾被網路霸凌。隨著社群媒體的興盛,要如何遏止網路霸凌,成了各國的新考驗。

透過立法保障民眾在網路世界的權益

近期,位於義大利西西里島南端,地中海內的小島國馬爾他正在辯論一項法案,希望立法來打擊網路霸凌。因為,隨著社群媒體和數位平台的興盛,霸凌變得更加嚴重。

過去兒童和青少年可以依靠老師和父母來解決霸凌問題,但當霸凌發生在網路上,則讓狀況變得很難處理,而且有時無法控制。尤其糟糕的是,受害者無法藉由不出門,躲在家中就遠離網路上的騷擾,因為霸凌者可以隨時隨地進行騷擾。

網路霸凌是犯罪行為,但如何定義

馬爾他司法部長愛德華.札米特.路易斯(Edward Zammit Lewis)向國會提交的法案中,對網路霸凌下了新定義:透過電子設備對某人「威脅、恐嚇或使用辱罵或冒犯性詞語」,或透過電子設備對某人「實施辱罵或冒犯行為」,將面臨 1 到 5 年的監禁或(與)高達 30,000 歐元的罰金。

專法是必要的嗎,台灣目前無針對網路霸凌行為的法律

然而,在目前提交的法案中沒有明確定義出冒犯性」,成為馬爾他能不能順利通過立法三讀的主要癥結點,如何界定什麼冒犯,什麼言論嚴重到被公權力認定為「網路霸凌」,是個棘手的問題。

像是在 2021 年底,捲入王力宏、李靚蕾婚變的徐若瑄,在網路上遭到網友謾罵,她在社群媒體發文說,自己會心悸、胸悶、沒來由的流淚,成為網暴後後遺症。而除了公眾人物,會在網路上受到酸民的網路霸凌,在現實生活中,利用社群軟體發送恐嚇訊息、刻意排擠他人,也屬於網路霸凌。

臺北市曾經發生過1名國中男生向班上女同學告白遭拒後,利用手機通訊軟體 LINE,在班級群組上公開向女同學發送恐嚇訊息,後來還將她從群組刪除,且脅迫班上同學要一起排擠她,導致女同學瀕臨崩潰而轉學,還罹患腸躁症。最後這名男同學也被依恐嚇罪嫌函送臺北地院少年法庭。

目前,台灣並沒有專法遏止網路霸凌,網路霸凌行為由《刑法》中的誹謗、公然侮辱、恐嚇等罪來處理。如何有效遏止網路上的謾罵風氣,是各國需要面對的難題。

推薦閱讀

你所認為的「網路霸凌」,難道只有發生悲劇才算數?

主張「性交易合法化」遭網路霸凌,自由台灣黨不分區候選人周芷萱:有人嗆我是妓女要出來選

政客權貴們也被網路霸凌?喔不,你們是欠罵,我的觀察啦

參考資料

兒童少年權益網Lovin malta教育部全民資安素養網站

(首圖來源: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