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

【為什麼我們挑選這篇文章】

俄烏危機不斷升溫,美國一些報導稱中央情報局(CIA)已警告北約盟國,經確認俄國可能於 16 日侵烏。目前美、英及一些歐洲國家已令僑民即刻離開烏克蘭。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和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12 日針對俄烏情勢通話 1 小時,但沒有顯著進展。為什麼拜登遲遲無法有效壓制蒲亭?(責任編輯:連柏翰)

俄羅斯在烏克蘭邊界陳兵,使美俄兩大核武強權陷入外交僵局。是什麼因素讓俄國總統蒲亭尋釁?美國總統拜登是否握有足夠交涉籌碼?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又會受到何種影響?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以電子郵件求教美國天主教大學(Catholic University of America)教授基瑪吉(Michael Kimmage),基瑪吉專精美俄關係,提倡與俄國往來,對俄國的觀點細膩入微。訪問內容以問答形式節錄如下:

俄國與西方對峙是在爭什麼?

「若稱美蘇冷戰是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之爭,當前俄國與西方對峙為哪樁?」基瑪吉指出,當前局勢不若冷戰影響廣泛,核心議題在爭奪中東歐影響力。

時至今日,歐洲已無鐵幕,俄國與歐洲之間不再清楚劃界。在這種模糊情勢中,卻存在兩種截然不同的世界觀。

在美國眼中,歐洲個別國家完全獨立,有權自行決定安全、貿易和結盟等事務;俄羅斯則自認在西側邊界沿線有一塊利益特權區,為了安全和威望,俄國企求這塊區域的影響力和尊敬,而且願意部署軍力來回應在特權區內受挫的情況。

烏克蘭剛好夾在這場競賽的中間,自 2014 年起,莫斯科與華府都把烏克蘭看作是歐洲未來走向的指標。

北約聯盟正走向終點?

「現在德國希望完成連結俄國的天然氣管線,法國尋求讓歐洲更加獨立自主,是否代表二戰過後的北約聯盟開始走向終點?」

基瑪吉認為,情況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北約一直以來都有點不受控。

法國在冷戰期間有一陣子正式與北約拉開距離;1980 年代初期,美國在歐洲部署飛彈,讓德國等地出現大規模抗議;北約成員國之間對於越戰和伊拉克戰爭的意見也存在重大分歧。所以說,北約內部議程和態度相左並非新鮮事。

退一步想,自 2021 年 12 月當前危機步入高點以來,北約聯盟其實相當團結。

迄今北約已經齊力完成 3 件事:其一,透過訓練和提供烏克蘭軍事援助措施,個別北約盟國也貢獻了烏克蘭的軍備能力;其二,明白指出烏俄作戰未直接牽涉北約,因為烏克蘭非盟國,北約本身不會在烏克蘭作戰;其三,嚴肅看待波蘭、羅馬尼亞、波羅的海國家新生的焦慮,這些焦慮有些源自於烏克蘭可能發生戰爭,有些則源於俄國在白俄羅斯境內部署兵力和硬體。

除此之外,北約還向俄國表明不會讓步,不會順從蒲亭(Vladimir Putin)對北約的要求,回到 1997 年的狀態;不會停止對新成員國開放門戶的政策;不排除接納烏克蘭入盟。在這些重要議題上,北約過去 3 個月的團結程度令人印象深刻。

北約該繼續向東歐擴張嗎?

「美國與北約國家正式拒絕俄羅斯要求,不禁止烏克蘭加入北約,北約應該繼續在東歐擴張的事業嗎?」

基瑪吉認為,北約不應繼續在東歐擴張,而且實際上北約已對摩爾多瓦、烏克蘭、白俄羅斯採取這樣子的政策。

摩爾多瓦境內存在冷衝突(frozen conflict,武裝衝突結束但沒有和平協議或其他各方滿意的方案,衝突隨時會重啟,這裡指的是摩爾多瓦的分離獨立區外聶斯特,Transdniestria),且摩爾多瓦境內有俄軍進駐。

白俄過去幾個月實質上已被俄國兼併,而且白俄與俄國部隊長期整合在一起,在此情況下白俄不可能加入北約;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半島與東部部分土地則遭俄軍占據。這些都是北約在東歐擴張會碰上的實際難題。

換個角度來看,北約已有 30 個成員國,東側界線綿長、參差不齊又不穩定。新成員加入會伴隨新的軍事承諾,而且北約未來將面臨捍衛既有成員國的嚴峻挑戰。

基瑪吉表示,設限可能是痛苦的,這包括拒絕夥伴和友邦,有其風險,但北約現在是時候自制,這不是為了俄國著想,而是為了北約本身的一致性和自衛能力。

俄國近年已先後侵吞其他地區,當今局勢為何不同?

CNN 詢問,基瑪吉曾撰文稱不應允許俄國侵略或瓜分歐洲國家,但俄國 2014 年已併吞原屬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半島,2008 年併吞喬治亞共和國部分地區。當今局勢不同於以往的理由為何?

基瑪吉表示,喬治亞共和國在 2008 年、烏克蘭在 2014 年後仍維持基本主權,眼下則存在兩個可能改變平衡的隱憂,其中比較戲劇性的疑慮是:萬一俄國動用集結在邊界的全部兵力侵略烏克蘭,可能會使政府倒台,並且/或是瓜分走烏克蘭大塊領土,這不只是蠶食烏克蘭主權,而是廢止烏克蘭主權。

另一項疑慮則是俄方的切香腸行徑。烏克蘭戰事若擴大,當然會讓人擔心俄國可能會改變邊界多少次,接著逕行重劃歐洲地圖。如果置之不理,俄國即使是吞掉烏克蘭一小塊領土,情況都可能往危險方向發展。

要是在歐洲,邊界和主權實質上成為博弈籌碼,能讓少數玩家恣意重新安排,可以確定在這個不穩定的強權遊藝場中,沒有人安全無虞、沒有事情會是肯定的。

基瑪吉另提到,俄國過去一年來對白俄的準併吞(quasi-annexation)也是問題。

蒲亭的新外交路線為何?他為何改變?

基瑪吉指出,蒲亭的外交作風變得挑釁、咄咄逼人且倉促,他下達最後通牒,行徑魯莽彷彿立刻就要答案,這在外交上一般很不尋常,對俄國外交來說尤其如此。

基瑪吉猜測,蒲亭改變的理由之一可能是挫折感。蒲亭覺得俄國自 1991 年起一直接受西方訓話和說教,而且北約擴張一直是華府方面獨自行動,華府還認為自己不僅有權在西歐頤指氣使,在俄國門前如烏克蘭等地也能如此,這對蒲亭來說不能接受。

蒲亭對西方心懷不平和憤懣,並藉這次危機表達出來。

另一個理由可能是自信心或傲慢。蒲亭掌握龐大軍權,且已展現出他有意(在烏克蘭、喬治亞共和國、敘利亞等地)動用軍權。他有理由認為這種程度的軍事力量給他籌碼,而且他也認為他手中的籌碼,與西方對他的敬意並不對等。

另一個讓他有自信的理由是他與中國的關係,這是他在 2014 年尚未掌握的,這種關係可能使他認為自己能挺住或克服西方的對抗或壓力。此外,他亦認為自己在 2015 年進軍敘利亞成功,還可能以為在外交政策上他連連獲勝。

看扁西方也可能是讓他行動的原因。據稱他認為,西方正在走下坡,勢力不若以往;美國外交政策不自量力又失敗(如伊拉克、阿富汗情況),且美國內部分裂,對歐洲安全承諾說的比投入的多;歐洲方面不管是歐洲聯盟(EU)或歐洲個別國家都很虛弱,缺乏有組織的軍事力量,還怕死了軍事衝突。

在這些情況下,衝突威脅可能讓俄國成功贏得讓步。

蒲亭也比西方領袖更加認為,全球情勢在過去 10 年左右已經改變,更有利於俄國且不利西方,某方面來說局面正在扭轉。

美國有足夠籌碼讓俄國不攻烏克蘭嗎?

雖然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承諾美軍不會直接涉入俄烏戰爭,但基瑪吉坦言美國沒有足夠籌碼。能夠帶來改變的是提供空軍戰力和派遣美軍進入烏克蘭,這麼做才有可能阻止蒲亭。蒲亭得非常認真看待經濟制裁威脅,但他應該在集結兵力之前就已料到。

美國手中能讓俄國遠離烏克蘭的外交籌碼,則包括屈從於俄國要求,這絕非拜登希望或會做的事。

若蒲亭未擴大在烏克蘭的戰事,原因則包括:他一開始就沒打算這麼做、他看到歐美關係結構出現一些裂痕,抑或是他開始贏得烏克蘭政府的讓步。

除了維持跨大西洋團結,美國未能扮演決定性因素,蒲亭決意進不進攻烏克蘭的成本效益分析更重要,現在情況確實取決於他。

推薦閱讀

中俄同盟聯手「制美統台」?帶你一窺中俄聯合聲明沒說的話

【世界 2 大戰線漸合一,台灣身陷其中】中俄互靠攏,布林肯 1 動作回防印太

【對台灣來說是好是壞?】專家:美國找盟友,把世上 2 條戰線變成 1 條——咦?台灣正在戰線上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中央社 授權轉載,並同意 Citi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蒲亭為何施壓烏克蘭、拜登斡旋籌碼夠嗎 專家細說6大問題〉。首圖來源:翻攝自 WhiteHouse 臉書粉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