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Tin-Tin Chou(媽媽/幼教老師)

結婚 14 周年前夕,我們一家三口開了第一次的家庭會議,會議的主題是如何拯救媽媽的疲累與不平。

身為職業婦女,而且是在學校一整天和將近 30 位小小孩奮鬥一整天的幼教老師,每天下班回到家非但沒辦法癱在沙發上滑手機,緊接著而來的第二輪班隨即展開。

忙著處理下班途中扛回來的生鮮蔬菜,趕著料理晚餐;吃完晚餐後還要整理廚房,中間撥空收晾乾的衣服,再丟下髒衣服進洗衣機。好不容易暫告一段落終於可以坐下喝口茶,不是要幫剛加班回到家的老公熱晚餐、切水果,就是小孩會抓緊時間問功課,用掉媽媽的最後一絲氣力。聽到洗衣機的逼逼聲時,再拖著失去靈魂的身體走向陽台曬衣服。

這不過就是日常中一小段再平凡無奇不過的忙碌片段。而其實,在這慌亂家務加上小孩功課奮戰後,很多時候還必須打開電腦加班一兩個小時,進行自己的課程書寫工作(幼教老師一整天和孩子們貼身相處,備課永遠是下班後的事,更遑論還有專業進修,但這又是另一個話題了。)

最佳候補的媽媽,是因為只有「她」看見該作卻未作的家事!

雖然隨著女兒漸漸長大,我們的家庭分工不再集中在自己的身上,但仍常常會感受到,媽媽這個角色似乎被自動認定為所有家務的最佳候補。婚前在家散漫度日的少女在結了婚後,尤其是生了小孩的同時好像「被」開了天眼,家中小細節和該做未做的事情,通常都只有媽媽看得見。

煮飯洗碗後切好水果供一家享用,幾次因為疲累沒有一起吃水果先洗了澡,結果洗好澡了以後卻發現自己一口也沒吃,已經空空如也的水果盤和叉子已經靜靜躺在桌上。收下成堆的衣服,一一分類放在沙發上,如果沒有開口使喚,那幾疊衣服就會安安穩穩長駐沙發,好像打算和沙發天長地久相依下去了。

當然也可開口發號施令,但一件事提醒三次,我往往就很不願意再說,並且家務並不是我一個人的事,我來監督發落也覺得不舒服。

因為愛,所以願意作家事。但看到吃完卻不洗的盤子和摺好也不收的衣服,在忙不過來或是疲倦的時候,就感覺這份愛似乎得不到相對的回應。內心的劇場慢慢堆積發酵,不平的感受也就跟著油然而生……

主動要求「家庭會議」,原來家人們不知道媽媽做了那麽多!

這週的第一次家庭會議,就是一個「我終於求救」的實驗,希望丈夫和女兒可以一起坐下來好好討論我們的家務分工。我們寫下每個人的家中工作,接著用螢光筆畫出固定負責的項目並註記工作的頻率。例如在女兒的家務清單中,洗襪子就是她一個星期至少要做一次的家務。

列出三個人的工作後,女兒驚嚇道:「原來媽媽要做這麼多事情!」我也嚇一跳,原來她不知道我做了這麼多事,那麼不只是女兒,想必連丈夫都不見得知道我其實做得很累。我接著很坦誠的說:「對!雖然跟阿嬤比起來我已經沒有做那麼多事,但我真的覺得太累了,而且我不願意一直都要做這麼多,我需要幫忙,噢,不,應該說,我應該把這些家裡的事情分一些給你們。」

女兒隨即認領了幾項工作,丈夫也馬上表示盡量一起做分配出來的工作。雖然我心裡半信半疑,不知此刻承諾的能否真的執行下去,還趕快做了會議記錄讓兩位與會者簽名畫押。但說真的,的確因為這一次的家庭會議輕鬆許多,甚至感覺壟罩多時的陰霾瞬間散去。

我終於很正式地讓家人知道我對家務分工的看法,還有目前的工作負擔對我來說份量過大;再者,我也發現了他們父女倆似乎在經過了家庭會議後,才終於對不平均的家務分工有了覺察發現:媽媽並不是任勞任怨,甚至其實根本心不甘情不願。他們倆都得更加主動共同維持家庭的穩定運作和環境清潔。

在閱讀〈生一胎就累壞了的厭世媽咪,辛苦了!研究:台灣年輕媽媽的「第二輪班」,阻擋了第二胎的誕生〉一文時更是深有同感,每天都快被「第二輪班」給壓垮,即便身為女性的我還想要在專業繼續精進成長,也還是必須先照料家庭孩子,才能在之後安排自己的「第三輪班」。女性所面臨的婚育不平等,依然就與力不從心的我們在每一天共存著。

其實我從來都不想當偉大的媽媽,職業婦女和全職主婦我都覺得非常辛苦。有則臉友在上文中的回應非常有趣,這位應該是丈夫身分的臉友說,他要負擔100% 的家用,還要負擔 10% 的家務和 30% 陪伴小孩的責任,他也不想生第二胎;我第一個反應是,那負擔 90% 家務和 70% 陪伴小孩責任的老婆還是比你多承擔 20% 的家庭責任,而且她還沒有自己的收入,更沒有事業成就。

當然,合組家庭不應該是數學題,但投身家庭中的女性角色,想要在這個世代兼顧家庭與工作,當好媽媽和好勞工的角色之餘,還希望能夠自我成長甚或自我實現,這困難的程度,恐怕得由先承認自己「我不行,我沒辦法做好全部的事情。」做起,試著放過自己,接受自己力有未逮,受不了的時候有勞有怨,發聲求救也求助。

我也相信,我們可以做的是從小就不分性別角色的家庭教育,試著溝通,邀請丈夫和孩子共同分工,讓家務回歸到每一個家庭成員的身上。不再讓性別不平等的家務分工傷害我們的下一代,也許也可以救回一點出生率吧?

推薦閱讀

生一胎就累壞了的厭世媽咪,辛苦了!研究:台灣年輕媽媽的「第二輪班」,阻擋了第二胎的誕生

【只有「女生」才可以回歸家庭嗎?】第一線老師開出書單,一起幫台灣養出沒有性別偏見的下一代

下一個諾貝爾獎女得主,可能就是玩樂高長大!突破性別藩籬,樂高扛起大旗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