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編輯檯好書推薦:《吃的台灣史:荷蘭傳教士的麵包、清人的鮭魚罐頭、日治的牛肉吃法,尋找台灣的飲食文化史》

>到博客來找這本書

食補是台灣人生活的一部份,華人的食補文化深受中醫影響,不同季節食令、人生時間點、身體狀況,對應不同食補的料理。天冷天熱、坐月子、手術後、轉大人青少年成長期,都有各自不同進補的菜單。

透過餐桌上的補湯,看見隱藏在背後的台灣食物史。(選書編輯:陳怡君)

文/ 翁佳音、 曹銘宗

何謂食補?

何謂食補?補指添足所缺少的,用在身體就是滋養身體。食補相對於藥補,食補是以食物來滋養身體,藥補是以藥物來調理身體。中國傳統醫療觀念是「藥補不如食補」,因為只有食物才能提供人體所需要的營養,以增加抗抵力,預防勝於治療。

不過,中醫也有「藥食同源」的理論,有些食物可以藥用,有些藥物也可以食用。衛福部中醫藥司已公布兩百多種「可同時提供食品使用之中藥材」,包括常見的菊花、蓮子、百合、紅棗、枸杞、山楂、山藥、銀耳、龍眼肉等。

總之,食補不是吃藥,而是吃營養或有藥性甚至珍貴的食物,所以很受民眾歡迎。

台語的「食補」有兩種發音:一是名詞 si̍t-póo,指以營養的食物滋養身體;一是 tsia̍hpóo,就是進補、吃補品的意思。

台灣原住民的食補

台灣原住民傳統的狩獵的文化,獵物包括鹿、豬、羌、狸、猴等,早年鹿肉是主要肉食來源,直到清代中期以後鹿逐漸消失。

美國歷史學者 Tonio Andrade(歐陽泰)認為,17 世紀南台灣原住民西拉雅族男人長得比荷蘭人高大許多,應該與經常食用鹿肉有關。

當年荷蘭男人的身高不像今天,一般只有約 168 公分,而西拉雅人比荷蘭人高半個頭,約有 176 公分。

清代台灣方志記載,原住民捕獲鹿之後,除了吮血、食肉,還會把鹿的「臟腑醃藏甕中」,稱之「膏蚌鮭」。

《諸羅縣志》(1717 年)則說:「細切鹿肝為醢,名膏蚌鮭,藏久,云可愈噤口痢。」這就是說,把鹿肝切成醬後醃漬,久放之後,聽聞吃了可治「噤口痢」,就是中醫所說不想進食的痢疾。

華人視動物內臟為補品,大概也以此觀點來看原住民的醃內臟食物吧。

台灣華人傳統食補文化

華人飲食文化受中醫影響,中醫的食補有兩大學說:

以臟補臟:吃動物內臟可補人類內臟,例如:吃腦補腦、吃肝補肝、吃腎補腎、吃眼補眼,以及吃鞭壯陽等。因此,華人飲食文化以為動物的內臟比肉營養,所以早年養豬在沒有抗生素、荷爾蒙殘留問題之前,內臟的價格比肉貴。

台語俗諺說:「見頭三分補」、「見頭三分參」,只要是頭,吃了就有人參十分之三的功效。

另說:「一鹿九鞕」,比喻假貨多,可見鹿鞕搶手。

此外,還有「以形補形」的說法。例如:吃核桃補大腦,因為核桃形似人腦。吃番茄補心臟,因為番茄的顏色和外形都像人類的心臟,切開也有四個腔室。

食物屬性:食物有寒、涼、溫、熱、平五種性質,看對身體之利弊來選擇食用。
如果身體虛弱、畏寒,或是為了預防、抵禦寒冷的氣候,那麼就應該忌食涼性、寒性食物,可吃溫性、熱性的營養食物來補元氣,稱之「補陽」。反過來說,則稱之「補陰」。

吃補的烹飪方法,最常見的是「燖補」(台語音 tīm-póo),即燉補,以文火慢煮滋補食物,常再加中藥材。

台灣食補三寶

在「四臣」、「八珍」、「十全」等中藥材配方之外,薑母、麻油、米酒是台灣食補最常見用來搭配肉類的材料,「薑母鴨」、「麻油雞」、「燒酒雞」就標示了台灣食補三寶。

薑母、麻油、米酒大都三合一,先在鍋中倒入麻油,以小火將薑片爆香,再加入肉類及米酒。台灣網友戲稱台灣人進補過冬的「歲寒三友」:「麻油雞」、「薑母鴨」、「羊肉爐」,薑母、麻油、米酒三者不可或缺。

台灣有名的「三杯雞」、「三杯中卷」等「三杯料理」,與醬油並列的另兩杯是麻油和米酒,在爆炒料中也有薑母。

薑母:台語的「薑母」就是老薑,客家語則稱薑為「薑嫲」(kiong-ma),老薑就是「老薑嫲」。

清《臺灣府志》(1685 年)說:「薑,三、四月種,五、六月發紫芽,纖嫩如指,名子薑,隔年者,名母薑。」清《淡水廳志》(1871年)說:「薑,春種夏熟,初生嫩而尖曰紫薑,亦名水薑,老薑曰薑母。」文中的「紫薑」是「茈薑」(台語音tsínnkiunn),即嫩薑。

清《諸羅縣志》(1717 年)引用東漢《說文解字》說:「薑作䕬,禦濕之菜也。」由此可見,薑母在食補的重要角色。

麻油:麻油是芝麻油的簡稱,台灣從荷蘭時代就開始種植、生產優質麻油。
根據荷蘭文獻,當時種植moa,即台語發音的「麻」。

清《臺灣府志》(1685 年)說:「油有脂麻油,有萆麻油。」清《鳳山縣志》(1720 年)說:「油有脂麻油、蓖麻油、菜油、落花生油四種。麻油勝於內地。」脂麻油就是食用的芝麻油,蓖麻油可製糖用或做潤滑劑。

米酒:台灣華人自古就有製造「燒酒」(蒸餾酒)的傳統,「台灣米酒」指日本時代量產的「紅標米酒」,以蓬萊米(粳米)為原料製造蒸餾酒,再加糖蜜酒精而成,酒精濃度較高,有別於中國黃氣和日本清酒的釀造米酒。

米酒是台灣料理很重要的調味料,在食補上用量更大,甚至完全以米酒代水。

傳統四大食補

台灣人平時就愛吃補,春夏補陰,秋冬補陽。因此,有台語俗諺說:「食苦當做食補」,比喻苦中作樂。近年台灣漁市場流行海產拍賣,有賣家在賣魚頭時說:「見頭三分補,無補真艱苦。」

當然,在特定時令、青少年成長期,或是生產、生病時,更需要加強版的食補。

補冬(póo-tang)

冬令進補,台灣北部人在「立冬」、南部人在「冬節」(冬至)這天吃補,以增強禦寒的體力。

補冬一般食用羊肉、番鴨等肉類,可加酒、中藥材燉湯,另外也吃以糯米、桂圓、糖、酒蒸的米糕。

不過有句台語俗諺說:「補冬補喙空。」這是嘲諷的話,說是冬令進補,其實就是愛吃。

做月內(tsò-gue̍h-lāi)

坐月子,婦女產後一個月內的休養,飲食忌生冷,食補非常重要。

最常見的補品是麻油雞(麻油雞酒),早年常見吃掉二、三十隻雞。在醫藥不發達的時代,有句台語俗諺說:「生贏雞酒芳,生輸四片枋。」(芳音 phang,香;枋音 pang,木板)

生產成功可享用美味又滋補的麻油雞,生產失敗就會死亡躺進棺材。

轉大人(tńg-tuā-lâng)

青春期身體開始發育成熟,又稱「轉骨」,體格將轉變為成人,所以需要吃補以幫助發育。

發育的食補,早年常見以公雞(台語稱雞鵤,ke-kak)和中藥材燉湯,另外也吃「四臣湯」(四神湯)以促進食欲。

手術(tshiú-su̍t)

「手術」一詞源自日語,一般也稱住院「開刀」。因為醫院不提供食補,所以早年常見有人帶補品去醫院探視開刀的親友。

開刀後的食補,最常見的是「鱸魚湯」或「𩼣魚湯」。台灣的鱸魚、𩼣魚兩種海魚,因肉質軟嫩 Q 彈,魚皮富含膠質,一般認為有助開刀傷口的癒合,所以稱之「開刀魚」。

從食補到養生

隨著台灣民生富裕,早已沒有營養不良的問題,再加上醫學知識的普及,「食補」轉為「養生」(台語音 ióng-sing),講求食物的安全與營養的均衡,才能真正達到保養身體的目標。

如此,早年食補的功效都要經過現代營養學的檢驗,食物也不特別強調魚肉,並擴及素食(蔬食),發展更健康的飲食文化。

 

推薦閱讀

【什麼才叫「台灣菜」】火雞、燕窩都不夠看,這道台灣料理讓日本皇太子筷子停不下來!

最有台灣歷史味的小吃不是滷肉飯和牛肉麵,居然是這些——專訪台灣飲食史大神曾品滄

【台灣味的故事】什麼是酒家菜?有美女、那卡西的那個年代

(本文書摘內容出自《吃的台灣史:荷蘭傳教士的麵包、清人的鮭魚罐頭、日治的牛肉吃法,尋找台灣的飲食文化史》》,由貓頭鷹出版社授權轉載,並同意 Citi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維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