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網路安全
示意圖。圖片來源:pxhere

Instagram 日前傳出將暫停推出兒童版,這讓許多關心兒童網路安全的家長或專家鬆一口氣,但 Instagram 強調他們仍認為推出兒童版是正確的事,只是目前會暫緩計畫,蒐集各方意見。Instagram 推出為兒童設計的版本,真的是件壞事嗎?

Instagram 兒童版引抗議,負責人:兒童早就在上網了!

在今年 3 月臉書公司釋出 Instagram 兒童版的消息後,美國 40 州檢察長在 5 月發布聲明,敦促臉書執行長祖克柏(Mark Zuckerberg)放棄 Instagram 兒童版計畫。他們憂心會因此引發兒童網路霸凌、性侵、暴力、心理健康、個資保護與隱私方面等問題。

無獨有偶,《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在 9 月公佈臉書內部自知 Instagram 會危害用戶,這些內部文件指出,Instagram 讓 3 分之 1 少女的身體形象問題變得更糟,而青少年將焦慮和抑鬱的增加歸咎於 Instagram 。這則新聞也間接施壓 Instagram 兒童版。

Instagram 負責人莫瑟里在 9 月 27 日發表暫停 Instagram 兒童版的消息,但他重申 Instagram 兒童版的理由——使用手機的小孩越來越年輕,他們有的會冒充年齡下載給 13 歲以上使用的軟體。在這前提下,Instagram 認為應該有為小孩設計的 Instagram,使家長可以監控他們的使用體驗。「現實是兒童早就在上網了,我們認為幫他們設計並開發適齡的體驗,會成為更好的家長。」

莫瑟里說明,Instagram 兒童版並非給幼童使用,而是給 10 到 12 歲的兒童。它需要父母的同意才能加入,不會有廣告,內容也會適齡。父母可以看到小孩使用軟體的時間、誰可以私訊他們、小孩追蹤了誰、誰追蹤了他們等等。

數位時代,兒童也有權利使用社群媒體

在數位時代的現今,人們很常使用社群媒體吸收與傳遞資訊、社交與發表言論。各何況是在數位時代出生的兒童。《紐約時報》一篇名為〈兒童何時才準備好用 Instagram?〉的文章,作者是一位擁有 9 歲兒子與 7 歲女兒的媽媽,她寫到「我的孩子都是數位時代的人類,他們對沒有連結的生活完全陌生。」

對於這些「數位人類」來說,限制他們使用社交媒體,不一定全然是件好事。科技業分析師馬吉德(Larry Magid)在討論兒童使用社交媒體時提到,提到這議題時,許多人的討論都只講「保護兒童」,卻很少有討論「兒童的使用權利」。

馬吉德接著引用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論證兒童使用社群媒體的權利,首先是第 13 條寫到:

1. 兒童應有自由表示意見之權利;此項權利應包括以言詞、書面或印刷、藝術形式或透過兒童所選擇之其他媒介,不受國境限制地尋求、接收與傳達各種資訊與思想之自由。
2. 該項權利之行使得予以限制,惟應以法律規定且以達到下列目的所必要者為限:
(a) 為尊重他人之權利與名譽;或
(b) 為保障國家安全、公共秩序、公共衛生與道德。

馬吉德表示,13 條之 1 所指「媒介」的範圍可以被解釋為包括社群媒體。社群媒體已經成為表達思想、傳遞新聞與資訊的主要媒介。

而 13 條之 2 的 a 項,馬吉德認為可以被解釋為限制小孩騷擾、網路霸凌、詆毀或假冒他人身份;b 項的話,馬吉德則認為有些問題,他指出,過去十年,在全球可以找到很多以「國家安全」與「公共秩序」壓制言論與集會自由的例子,「公共衛生與道德」也很模糊,雖然可用來防止兒童接近色情恨言論或者其他具傷害性的內容,但是「道德」是個模糊的詞,依據於個體、國家與宗教價值而不同。

馬吉德接著表示,社群媒體除了是媒介,也具「集會」功能,他引用《兒童權利公約》第 15 條:

1. 締約國確認兒童享有結社自由及和平集會自由的權利。
2. 前項權利之行使不得加以限制,惟符合法律所規定並在民主社會中為保障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公共衛生或道德或他人之權利與自由所必要者,不在此限。

他結論到,兒童使用社群媒體的權利被《兒童權利公約》第 13 條與第 15 條保護。

也不是要放飛兒童,而是陪伴他們使用社群媒體

其實有許多數位平台已經推出兒童版服務。「YouTube Kids」為 3 到 12 歲的小朋友設計,為兒童提供更適宜的娛樂內容。家長能透過 YouTube Kids 進行多種類的控管,包括挑選或封鎖特定影片和頻道、設定是否啟用搜尋功能、設定單次觀看時間限制的計時器功能等。

TikTok 也為 13 歲以下的使用者提供名為「TikTok for Younger Users」的服務。在這服務中,13 歲以下的使用者將會被分派到適齡內容的環境,而且他們使用的功能十分受限,不包括分享個人資訊、分享影片、評論影片、私訊使用者、經營個人檔案與追蹤者等等。

兒科醫師,同時也是波士頓兒童醫院(Boston Children’s Hospital)數字健康實驗室(Digital Wellness Lab)的總監里奇(Michael Rich)對於兒童使用社群媒體這件事表示,問題不是「社群媒體本身,而是孩童如何使用以及使用目的為何。」里奇說明有些青少年使用社群媒體,是在向世界行銷自己。他們的使用方式就像企業一樣。這些孩子處於很強烈意識到自己身體的階段,正經歷很令人困惑的改變,感到從未有的感覺。

里奇建議家長「讓他們緩緩這個受到高度刺激的狀態,反思自己目前經歷什麼?他們正在跟人對話嗎?還是炫耀?或者競爭?」並提醒孩子「真實的連結才是重要的」,鼓勵他們留意在線上對話的目的和企圖是什麼?提醒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

里奇補充,很多案例中,年輕人或者有色人種的青少年,沒有因為比較引來低潮或者焦慮。他們使用社群媒體的方式更傾向於團體連結,用他們的共通點來發生改變,而非比較差異。

分析師馬吉德表示,他訪問過許多專家,都建議家長不要用威脅的語氣跟孩子對話,而是該聆聽而不要說教。討論社群媒體如何影響他們,詢問他們上網的感受。他解釋,家長該與孩子協作,幫助他們了解並克服心中感受。不要過度反應,沒收他們的電話或者禁止使用網路,而是協助他們發展能夠應付現今世界的能力與平衡。

推薦閱讀

蘋果祭出隱私權新政策,讓廣告商難以追蹤用戶,為什麼卻有可能賺更多?

【學習歷程檔案遺失很可怕嗎?】學生早在上傳檔案期就很疲累了!

收集你的面部特徵,將成為面試門檻?你的政府正在透過AI追蹤你!

(首圖來源:px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