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與東南亞國家新加坡、越南

美國傅總統賀錦麗。圖片來源:Gage Skidmore

美國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於 8 月23 日到 26 日造訪新加坡與越南,《路透社》報導,據一位白宮資深人士表示,賀錦麗此行目的為讓美國的影響力進駐東南亞,希望美國能夠增強國際抵抗中國成長中的影響力。

然而,時機不巧的是,美國撤軍阿富汗的決定,使得阿富汗陷入混亂,傷害了美國的國際信譽。賀錦麗憑藉著她的外交魅力,能夠在這樣的壓力下,獲得新加坡跟越南的青睞嗎?

新加坡——李顯龍勸美中都緩一緩

在賀錦麗到達之前,7 月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也拜訪了新加坡。當時李顯龍在臉書提到:「我們就地區與全球發展,以及防禦合作等議題有了良好的談話,我們肯定兩國強力且持久的連結,也希望在軍事訓練、防禦科技上有密切合作。」

在奧斯汀與新加坡國防部長黃永宏會面後,新加坡國防部發布新聞稿表示,兩人於會中重申兩國長期良好的防衛關係,認同美國持續與此區域往來的重要性。

此次賀錦麗到訪,於 23 日會見新加坡總理李顯龍,除了 2 人在聯合記者會上表示美新 2 國將在網路安全、氣候、經濟、疫情及太空等領域進行新的合作外,也延續了奧斯汀的主張。賀錦麗表示,訪問新加坡的目的包括加強「自由、開放」印太區域的共同願景,她向李顯龍重申美國與印太夥伴及盟友合作,捍衛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與自由航行的承諾,包括南海等。

兩人看來聊得開心,表示對於印太和平將會攜手合作,但是,李顯龍 3 日在阿斯本安全論壇(Aspen Security Forum)卻透露出不贊同美國的對中政策。他說道,不確定美國對中國的強硬路線是否是對的,「我不知道美國人是否體認到,如果美國決定將中國視為敵人,他們面對的會是多麼難對付的敵手。在這種情況下,我會要雙方都緩一緩,在迅速行動前先謹慎思考,因為這種局勢非常危險。」

越南——不只會見賀錦麗,也見了中國大使

賀錦麗造訪越南的時間點顯得尷尬,因為美國撤軍阿富汗,以及讓美國公民從喀布爾機場撤離的畫面,令人想到 1975 年美國出動直升機在嘉隆街 22 號載送美方人員與越南在地協力者的歷史畫面,這引發美國是否還能信任的疑慮。幸好賀錦麗造訪的地方是河內,而不是原名西貢的胡志明市,否則這樣的歷史疊影會更對齊。

賀錦麗與越南國家主席阮春福會面時,同樣也傳達她的抗中使命:「我們有必要找到方法對北京施壓、加壓,好讓它遵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UNCLOS),並挑戰它恃強凌弱且過度的海權主張。」

賀錦麗此行還帶了伴手禮給越南,她在與越南總理范明正(Pham Minh Chinh)會見時宣布,除了美國先前送越南的 500 萬劑莫德納疫苗外,美國將再送上 100 萬劑輝瑞疫苗;這超過中國將送給越南的 200 萬劑疫苗。但越南似乎不會因此多親美。

別忘了,越南的政府體制本來就不是民主,因此它若與美國保持一定距離,同時向中國示意,也不太意外。越南總理范明正 24 日就與中國駐越南大使熊波會見,當時他向熊波表示,越南堅持奉行獨立自主的對外政策,並強調越南不會與任何國家結盟對抗其他大國。此外,官媒越通社(VNA)在當天晚間發布的通稿中,並未出現賀錦麗 24 日與阮春福會見時,向媒體表示需找到方法對北京施壓的內容。

上述賀錦麗的東南亞 2 國之行,雖然傳遞了美國的意圖,也向新加坡與越南提供了合作上的好處,但這 2 國不願完全靠攏中美任一國的態度也可見一斑。美國對於東南亞國家的拉攏,無法只靠一兩次會面就成功,而華盛頓也沒那麼天真。

美國在東南亞的行動,不能單靠副總統出訪

8 月初開始,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進行了一連串與東南亞國家高層的視訊會議,包括與東南亞國協十國外交部長召開年度會議,也與湄公河下游地區國家緬甸、柬埔寨、寮國、越南和泰國舉行不同會議。布林肯表示:「美國正在重振我們的多邊夥伴關係,以推進我們在印太地區的共同繁榮、安全和價值觀,」他強調,「至今,美國已向東盟成員國提供了超過 2300 萬劑疫苗和超過 1.58 億美元的新冠疫情緊急援助。我們免費提供這些疫苗,不附帶任何政治或經濟條件。」

事實上,去年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就啟動了「湄公河–美國夥伴關係(Mekong-US Partnership)」,投資 1.5 億美元協助中南半島國家蓋建基礎設施。即便如此,當時《外交家》就分析,對中國來說,東南亞自冷戰以來就佔相當重要的戰略地位,與中國地緣密切,美方不太可能輕易挑撥。

在泰國朱拉隆功大學(Chulalongkorn University)安全與國際關係中心的學者鍾嘉濱(Kavi Chongkittavorn)在 8 月 25 日投書《日經新聞》表示,為了要深耕與東南亞國家的關係,美國在涉入時不只需要與東南亞其他活躍的國家,包括日本、南韓、印度、澳洲與紐西蘭等合作,還需要與東南亞國家協會的 10 個會員步調同步。從上述看來,美國的視角本來就不及於單單幾個東南亞國家,而拜登政府也正在發揮他所擅長的多邊主義,希望能灑大網,拉上多國,抗衡中國。

推薦閱讀

ISIS-K 恐攻美軍控制的喀布爾機場,塔利班急切割,拜登誓言追殺兇手

美國撤退阿富汗改圍堵中國的戰略思維:比起中國攻打台灣,拜登更害怕台灣自行宣佈獨立

【拜登對台最清晰的一刻】「疑美論」逼出拜登澄清,將台美關係提升到美國與北約盟友的關係

(首圖來源:Gage Skid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