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搬出新規定,讓補習產業股價大跌

圖片來源:Rex Pe

中國對補教業發布「雙減」規定,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過重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路透社》報導其目的為降低家長養育小孩的成本,增加生育率,但有中國家長認為此舉只會增加家庭間的不公平。另有一說指出,中國管控補教業,是為了控制網路科技巨擘,這又將影響中國投資市場。

中國「雙減」意見,對補教業砍大刀

中國國務院於 24 日發布《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表示為了執行「雙減」,也就是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過重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全面規範校外培訓行為(意指課外補習),重點包括下列幾項:

一、不再審批新的「義務教育端學科類」的校外培訓機構。

二、現有學科類的培訓機構統一登記為「非營利性機構」。

三、學科類培訓機構一律不得上市融資,嚴禁資本化運作。

四、校外培訓機構不得占用國家法定節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組織學科類培訓。

這樣大刀限縮補教業的作法,根據《路透社》訪問中國教育部官員,是為了要減輕中小學學生父母的財務負擔。

的確,中國許多家庭都投資一定成本在孩子的補習。根據中國教育學會的數據,2016 年 6 歲到 18 歲的中國學生,有超過 75% 參加課後補習班。

但是中國從後端砍掉產業供應,能夠有效改變源頭的孩童補習需求嗎?

中國補教新規定,真的幫助父母了嗎?

一位來自北京海淀區的家長表示,長期看來,這對孩童來說是個好消息,因為他們不用淹沒在無盡的功課中。但是另一方面來看,如果他們無法申請上好大學,這項規定可能就沒那麼好。

北京的私人家教昂貴,根據不同老師的資歷,每小時可以高達 600 到 2000 元人民幣(約為新台幣 2600 元到 8600 元)。1 名居住在北京海淀區的媽媽表示,她為了 7 歲的小孩,一年花費超過 2 萬元人民幣(約為新台幣 8 萬 6 千元)補數學與中文。她表示新的補教規定會讓家長產生更多壓力,「越來越少業者提供課後補習,我周圍許多海淀區的家長都忙著預約私人家教、組織小型家教團體。整個過程對家長來說變得更具挑戰且花時間。」

一位擁有 1 位 3 歲小孩的北京媽媽表示,打擊補教業,並不會鼓勵人們生育,反而只會阻止。她表示「大家生小孩是希望小孩能有比家長更好的未來。但是隨著經濟趨緩以及中國補習業被打擊,我們無法確定小孩的未來了。我們不會考慮生更多小孩。」

微信公眾號「非凡油條」的 1 篇名為〈大規模整治校外培訓,更公平了嗎?〉的文章,訪問了一位中國父親,他認為政府對校外補習的新規定恐會造成更大的不公平。這位文章提到:「以前能有 20% 的孩子能去上輔導班,以後能得到輔導的孩子恐怕只有 3% …… 以前 20% 可以上輔導班的孩子,被甩下了 17%,對於 97% 的孩子來說,他們之間變公平了,但他們和 3% 的差距變大了。」

中國砍補教後,學童城鄉差距擴大

此外,城鄉的學習差距將因這項新規定擴大。

「非凡油條」以廣州為例,指出原本城鄉的教育資源就有顯著差距。「村裡的教育資源本來就沒有鎮上好,村民們也缺少對孩子們的教育方法。比較富裕的還能上輔導班請家教,不那麼富裕的就容易放任自流。」這位父親補充,「這就導致該區域孩子升學成績普遍不行,不少在中考(初級中等教育畢業考試)後就分流去中專(中等專業學校)了。能考上本科(大學)在當地都算難得。」

《路透社》提到,這種城鄉差距會因為新政策而拉大。由於小城鎮的學校通常會獲得較少政府資金,但一個班級的學童卻可能高達 60 人,因此學生很仰賴課後補習來追趕學習進度;然而,現在補習被政策限制後,學生就少了這個管道提昇成績。對此,國務院的意見》提到將會「整體提升學校辦學水平,加快縮小城鄉、區域、學校間教育水平差距。」

除了影響到家長與學童外,這項新規定可能造成中國產業界的不安。

除了「雙減」外,中國監管補教業的其他原因?

中國政府對補教業的新規定,導致中國補教產業股票大跌。23 日中國產業界傳出相關消息時,就重創規模高達 1200 億美元(約新台幣 3 兆 3668 億元)的好未來教育集團(TAL Education Group),並引發中概教育股的股票被拋售,包括好未來與高途科技教育公司(Gaotu Techedu)都被波及,紐約上市的 TAL 股價更重挫 71%。

中國教育業投資銀行「多鯨資本」合伙人葛文偉估計,大約有 2 千億元人民幣(約新台幣 8600 億元)的資金因此被迫沉澱在補習行業裡,暫時出不去。

有些分析師認為,中國政府管控補教業的原因,是因為許多補教業者為大科技公司的附屬企業,如阿里巴巴或騰訊。因此整頓補教業,很可能只是想控制科技巨擘。

這個分析並非空穴來風,中國政府近期展開一系列對網路科技公司的控管。

去年(2020 年)10 月底的中共 19 屆五中全會,以及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都明確指示,要加強監管網路企業;而監管的中心思想便是「強化反壟斷」、「防止資本無序擴張」,建立健全平台經濟治理體系。

去年 11 月螞蟻集團成為監管動作的第一個目標,首次公開募股(IPO)被政府叫停;接著是阿里巴巴跟騰訊先後因違反《反壟斷法》挨罰,阿里巴巴遭罰人民幣 182.28 億元(約新台幣 790.8 億元),騰訊則被罰 1 百萬元(約新台幣 430 萬元);今年 7 月初,滴滴出行則被指涉及數據安全而遭查,App 也被以「存在嚴重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問題」為由下架。

由於這次監管補教業的力道遠超市場預期,加上上述企業經歷,以及中美關係惡化,分析家認為對於境外資本而言,中國網路企業不確定性日益增加,或許會影響這些企業的整體估值。

推薦閱讀

中國同志運動受台灣鼓舞!在習近平「維穩」底下,常常跟公安玩捉迷藏

【在極端氣候面前,地鐵不可能永遠被保護】「地上」跟「地下」的通勤,我們該選哪一個?

習近平想把中國塑造成「為地球負責」的大國,台灣趕得上這波「碳交易」國際趨勢嗎?

參考資料

Reuters 1Reuters 2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网易天下雜誌BBC中央社

(首圖來源:Rex 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