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經原作者 時代力量高雄市議員林于凱 授權刊登,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連結 。首圖來源:取自公務出國報告資訊網 。)

【我們為什麼要選擇這篇文章】

據《地方民意代表費用支給及村里長事務補助費補助條例》,縣市議員每年可申請公費到國外考察,主要目的是為了借鑑他國成功的治理經驗,來提升或改善台灣現有的問題。

但納稅人的錢真的有被花在刀口上嗎?看看地方議員出國回來的考察報告便可知:有的寫一行字、抄行程,有的心得 42字就結束,寫得比小學生作文還不如,這樣的陋習都該被市民嚴謹監督。(責任編輯:李姿萱)

圖片來源:取自公務出國報告資訊網

蘋果日報報導,全國各地方議會共 912 位議員,每年有超過 1 億 1 千萬的出國考察預算,直轄市每人 15 萬元,一般縣市每人 10 萬元。

其中有 42%的議員,拿了公帑卻都去中國考察,有些甚至去參加中國統戰會議,恐有造成國安漏洞的疑慮。

更離譜的是,還有議員拿著公帑,大喇喇地到中國參加海峽論壇,幾乎是中國官方統戰活動,包括中共中央台辦、國台辦主任、甚至中國政協主席皆有與會,回國後的考察報告心得中竟有「堅持九二共識」等字眼,納稅的台灣人根本欲哭無淚。

對此,我認為既然是出國考察,要不就是出去學習,要不就是出去做外交;把議會的出國考察經費,拿去參訪一個對台灣處處打壓、在國際上也聲名狼藉的國家,實在有點浪費。過去這些出國考察,到底是在考察什麼,一般人根本無從得知,大概有印象的就是台中市那位「妖受讚」議員。

說真的,我沒有那麼在意考察報告幾個字,但是從中學習到的內容,以及對台灣的幫助,這個才是重點。

但現在問題更大的是,很多縣市議會,連基本要求都做不到。比起公務機關將公務人員出國考察報告納入考績,議會並沒有類似的機制可以考核議員的出國考察行程,地方議會生態上,議會員工更會避免冒著得罪議座的風險對報告進行實質審查。甚至有六個地方議會是直接決議不用撰寫報告;有些地方議會則是有要求要寫,但是報告不公開,高雄市議會目前就是如此。

我接下來將會在高雄市議會提案,要求市議會必須把議員出國報告公開上網,即便我也知道,包含市府官員,很多出國報告,都是假手他人,不是自己寫的。但起碼,樣子要先做出來。地方議會每年編列 10 至 15 萬的出國考察費用給每一位民意代表,應該要真的有正面效益,才對得起納稅人的錢。

出國考察完應實際「動手」,應用於政策改革

台灣人從小讀書就很會了,從來不缺報告高手。缺的,是把國外好的概念,真正落實在城市治理及產業發展的實踐者。寫文章膨風,這個不厲害,重要的是,出國參訪之後,回國有沒有動手。

我在擔任高雄市政府小公務員期間,曾經有一次自費自假的出國,參加的是地方政府永續發展理事會三年一次的大會(ICLEI World Congress),另一次被指派到馬來西亞參加「亞太韌性城市大會」。這兩次的與會,對於其他小島國家如何因應氣候變遷,有深刻的印象,但是實際上對我收穫最大的,是蜜月旅行到荷蘭的參訪。

那次,因為早已決定要到荷蘭這個與台灣環境相仿,都要與海爭地、土地面積有限的國家造訪,於是就事先做了功課,一定要去拜訪他們的阿姆施特丹水上浮屋及精緻農業的產地。值得一提的是,荷蘭有一個重要的精緻農業企業,位於海牙西南方,從生產 → 包裝 → 運銷 → 行銷,有完整的生產計劃,以溫室智慧控制植物生長的溫濕度及陽光照度,花卉顏色、葉片大小及水果甜度都能在環境控制下產出有品質、穩定的農產品。

回台灣之後,發現台灣的溫室栽培,都要靠農民自行摸索,憑藉經驗法則來種植,但說真的,台灣的資訊技術,要做荷蘭那一套,其實都做得到啊!只是,我們欠約一種跨域合作的模式,所以,讓像荷蘭這種精緻農業的生產方式,目前還是難以普及使用在台灣農業上。不過,後來倒是發現在漁業養殖上,整套自動化控制的模組生產,其實已經出現在朋友的養殖場中了!而農業的環境異動監測裝置,這幾年也有阿龜微氣候著手在協助農友嘗試進行中。

台灣真的不缺報告書了,缺的是願意把學到的東西,想辦法一點一滴的鑲嵌進行政部門的政策規劃上,在資源分配時,能夠把該挹注的資源,放到這些具未來性的商業模式 / 生產模組的團隊上。但很可惜的,許多官員與民代公費出國的報告極盡敷衍,只寫些「夭壽讚」、「值得界進」的鬼東西,光報告都寫成這樣,遑論政策的產出與實踐。

考察各國產業發展,有助市政運作

去年當市議員之後,我有兩次出國考察紀錄,分別在 2019 年 6 月前往帛琉、同年 7 月底到 8 月初前往日本岡山縣和廣島縣。

其中帛琉就是我提到的,過去有外交功能,帛琉對於台灣的支持,加上帛琉 2019 年國家旅遊白皮書中,對於堅持發展高品質旅遊市場,堅持對於海洋生態環境的保護,我很早就想去看看。

至於日本岡山的地方創生行程,只能說非常精實,跟著中山大學的團隊一起去,看到日本偏鄉市役所公務員,對於整個地方創生的投入、對於企業媒合、青年托育 … 等等的公共政策搭配,

日本在十年前就用地方創生,來面對日本少子化的問題,這是台灣,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有意識到的嚴峻挑戰。雖說去年行政院喊出地方創生元年,但是內閣一換,這個政策是否能延續,我跟許多朋友,都還在觀察。

而帛琉跟日本行回來後,我就下決心要做一件事。跟一些各領域的朋友,組成一個協會,目的是希望協助高屏地區觀光產業跟地方創生的串聯。

而我也正著手,把日本經驗台灣可以借鏡之處,對照高雄的環境特色,做一個清楚盤點,希望提出一個具體的建議方案,促成跨機構間(特別是文化/海洋/觀光/輪船公司/港務公司/高雄港土開公司)的合作。

我把連同在2016年擔任高雄市政府公務員時期的出國報告,一併公開,歡迎市民監督。

臉書滑不到《報橘》精選好文?快把我們加入你的 Telegram 好友  

推薦閱讀

【時力議員林于凱專欄】5 千萬急推振興嘉年華!高市府想「救經濟」還是「救韓國瑜」?

【時力議員林于凱專欄】廟方大聲放炮,卻由居民承受噪音+消安疑慮!5 步驟優化宮廟「鞭炮文化」

【時力議員林于凱專欄】徵才是靠專業還是靠關係?高市府募「水利人員」,卻錄取「老人照顧」畢業者

(本文經原作者 時代力量高雄市議員林于凱 授權刊登,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 連結 。首圖來源: 取自公務出國報告資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