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深夜,我的團隊同事來訊,說明公共意見領袖沈榮欽教授發文對我們媒體平台的編輯方針的模式,提出嚴厲的批判與針砭(原文連結)。作為內容主管,我責無旁貸必須了解與應對。昨日深夜,我初步了解編輯工作流程失誤內容,並即刻針對錯誤向沈教授道歉之外,今日一早,公司經營團隊即召開會議,在公司內部從事件發生的始末、錯誤如何累績、團隊工作意識強化、合作夥伴回饋訊息即時處理回應、以及誠實面對錯誤與疏失道歉等面向,從組織面與管理責任環節,盡可能做一完整通透的檢討。

同時,沈榮欽教授也再度給我們更具體的指教與建議。(沈教授原文連結

很謝謝沈教授花心思再次針砭他對於媒體授權轉載做法的看法與疑慮。

有幾點回應沈教授的批評與建議。

關於沈教授所提到的,編輯觀點的設置是為了剽竊寫作者的勞動價值這樣的說法,即使我們的初衷完全不是這樣的出發點,在執行上也沒有這樣的實質效果,但仍對於這樣的工作流程設計與授權過程溝通的不完善,造成沈教授有這樣的感受,致上誠摯的歉意。

2010年底創立開始,我們的文章來源就有幾種,編輯自製包含編譯與採訪、綜整寫作、與出版社合作書籍介紹與書摘轉載、與有合約關係之合作媒體依據合約關係授權轉載;以及向單篇作者詢問授權,獲得作者同意後轉載刊登。這樣的模式再經過多年之後,四種來源文章的數量比例隨著輿論市場的狀況不同而有所變化。以目前《報橘》的狀況為例,在非選舉年,向單篇作者授權轉載的數量會降低,編採自製與合作媒體或出版社授權轉載的比例會相對較高。會有這樣的變化,與輿論市場的公共討論需求有關;當社會有重大事件、社會公眾的公共討論需求較高時,意見領袖的發聲意願與能量也提高,編輯也會在此時更積極尋找能創造不同討論與思考的多元觀點文章,詢問授權並轉載。

透過這樣的新聞採集、新聞評論的綜合呈現,我們的初衷是推動台灣各種觀點的更多交流與發展,在這個過程我們也參與一些重要公共事務的轉型推動,讓更多閱聽者知道在主流媒體不會被討論的觀點,並參與其中。當社群關注、我們就有機會促成改變,讓台灣變得更好。最早期的《TechOrange》關注全球軟體創業趨勢與台灣相應腳步、現在關注各產業包含政府在數位轉型發展的種種挑戰;《BuzzOrange》成立在太陽花運動後,我們希望能讓台灣快速迸發的公民評論意見集成與討論,能透過《TechOrange》的經驗模式,讓更多關注多元意見聲音的社群意見領袖與讀者們,運用這樣的平台擁有更簡便與集成的方式彼此交集。

在這樣的初衷之下,最早的編輯模式並沒有編輯選文導讀,但在經營一段時間後,我們發現有些單篇授權文章作者一開始寫作模式並不是為了向公眾溝通,所以在文字模式和語境上,有時會需要做一些前提導言的說明,才能讓讀者更進入閱讀脈絡。在這樣的經驗下,我們才開始加上編輯選文導讀的流程,隨後也的確獲得來自不管是授權作者或是讀者的正向反饋。我們發現,如果我們想讓各種不同背景、不同立場的讀者一起進入閱讀情境,這是一個有效的做法。一開始,這些導讀也沒有明確加註責任編輯的規定,但是後來有作者反應,這樣會讓讀者誤會以為那些導讀文字是作者原文,我們才又加註了責任編輯這個規範。從經營的角度來看,增加這樣的選文導讀,所增加的人員訓練和產出時間成本,遠高於我們一開始的預期,事實上成了我們編輯台極為沈重的負擔,我們持續負擔這樣的成本,是為了不違反我們希望促成更多認識與溝通的初衷,同時,也是回應授權作者的要求。

事實上,在這樣的工作過程中,我們遇到的最大挑戰,是文章標題的設定。很大比例的轉載文章,在一開始是沒有標題的,少數會有標題。熟悉網路社群運作的很多同業朋友都知道,標題決定是否有機會得到閱聽者的關注,因此在邀請授權時,我們都會跟作者詢問是否能夠改標、或者告訴作者我們會加下大標。我們團隊內的編輯守則,明確要求所有編輯要依據作者的意願來工作,除非作者同意交由編輯決定,否則我們編輯過後的大標一定要經過作者同意才能刊登,並且在文章下方加註作者原標,若有的話也必須加上原始文章來源連結,確保作者原始的來源能夠被檢索,確保作者原意不要在我們為了增加擴散度編輯加工後,失去被檢視驗查對照的機會。

在上述原則下,沈教授提到我們一位也很尊敬的授權作者孟買春秋的授權經驗,發生了孟買春秋要求編輯不得下導讀,但編輯拒絕的狀況。在聽到沈教授提及這樣違反編輯守則的狀況後,我們今天立刻停下手上工作調閱資料清查,迄今為止我們找到與孟買春秋授權文章總共三篇,其中兩篇來自於合作媒體思想坦克,我們詢問授權對象是思想坦克,並沒有跟孟買春秋本人聯繫,另有一篇跟孟買春秋本人直接聯繫邀請授權的文章,經過檢視這篇文章的原始授權對話內容,孟買春秋在過程中與編輯針對大標包裝設定給了很多建議,溝通內容與過程和善,我們的責任編輯在回覆時也沒有拒絕孟買春秋的要求,最後也是在孟買春秋同意都沒問題之後才刊登。

因為直至今天才透過沈教授的文章知道孟買春秋對於我們的授權轉載溝通過程,有認為不足之處,因此我們正在與孟買春秋聯繫,希望有機會了解當時更詳細的狀況,若有錯誤與不善之處,我們一定負起應有的責任,也會向他公開致歉。

(0813 18:51更新:經與孟買春秋聯繫,了解原委,很謝謝指正與說明,為避免錯誤解讀和改正原意,原文連結在此提供參考。)

花很長的篇幅說明我們的編輯守則演變過程,以及與作者溝通的模式,希望能為我們編輯台上辛苦工作的每一位編輯同仁澄清,我們絕對沒有剽竊作者名聲之意。媒體行業經營處境艱難,若採取沈教授所描述的模式,沒有任何一個公司能夠長久營運。沈教授在文後提到工人集結對抗資本家的模式,希望能為寫作者的勞務報酬找到更好的模式,最初,我們幾個參與公司創辦和營運的夥伴,也是因爲想為公共意見的多元交流、公共意見提出者獲得更好的價值反饋,而開始這個公司的發展與營運的。在網路透過筆記型電腦、智慧手機串起人們之後,媒體行業的傳統商業模式就遭遇極大的困境與挑戰。我們的高階經營團隊,有四位出身自傳統媒體行業、一位出身自科技業,會出來創業,都是因為我們想要讓事情變得更好。我們沒有財團支持、也沒有富爸爸當靠山,我們只有一個相信:我們相信如果想要讓一件事情變得更好,挽起袖子做就對了。

要讓公共意見提出者獲得更好的價值反饋,需要有人付費來為這樣的公共意見產出買單,我們與媒體小農合作贊助合作,為讓財務簡單,先在站內測試閱聽者贊助站內自製文章模式,獲得贊助的文章比例數至今無法突破小數點二位數的門檻,平均獲得贊助金額低於20元,證實這個模式無法運作,而媒體小農也將在今年九月停止營運。

當公共意見提出者的報酬價值無法被轉換成可見的商業價值,當需求端不願意為供給端付出相應報酬,供給自然就會減少。這樣的基本定律在輿論市場也正在發生。所以我們除了持續優化與授權作者之間的溝通與合作關係之外,也在緊繃的資源下持續增加專題採訪的內容產出,在比例上,過去這一年,我們自製內容比例已經將近40%,而剩下的60%授權內容,來自單一作者授權的文章比例,在《TO》已經降至10%以下,在《BO》則降至15%。

我們也經歷過很多次的經營困難,願意付費買內容的讀者量沒辦法撐起一個具有影響力的媒體,所以我們依靠產業類社群的廣告商業能量來養公共政治社群的經營基礎,至今,我們雖然走得比較穩健了,但仍然未找到最適合的商業模式,在向作者邀請授權時,我們也都謹記這是一種良善的分享合作,因此我們最重視的就是這些願意分享公共意見的作者們的需求,當然也包含今天沈教授的指教。

這幾年來,我們也和很多創業路上的夥伴一樣,不管是對內或是對外,我們犯過很多錯誤,跌了跤再爬起來,能夠爬得起來,也都是因為這些願意給我們意見和指教的合作作者們、合作媒體和各種夥伴們,更重要的是,在編輯台上、在專案團隊裡、在業務團隊裡,在整個公司裡和我們一起打拼的所有同事們。對於沈教授提到的剽竊,我必須很清楚的說明,沒有任何一位責任編輯應該承受這樣的罵名。如果有錯,那也是身為內容管理者的我所應該負起全部責任。

這些年來,我們沒有放棄作為一個公共意見交流平台的初衷與目標,都是因為這些外部朋友和內部同事們一起跟我們面對挑戰而撐下來的。很謝謝沈教授在思索作者權益與利益的同時,投注時間寫文章給我們這樣的指教,我很感激您。

因為您的反饋,我們將針對編輯守則做幾個修正。

1.將原先放在最下方的作者原文來源與原標資料等資訊列,放到文章最前方。
2.我們將與所有授權超過三篇以上作者聯繫,是否同意我們在站內為作者建立作者帳號,若獲得同意即著手開始建立並確保作者簡介有清楚標示。
3.未來我們在與作者溝通授權轉載時,除了詢問大標修改之外,也會主動詢問是否能夠讓我們在增加擴散前提下,增加文章導讀,若作者不同意,我們即尊重作者意見,不再多做導讀。

同時,我們將持續優化我們的所有編輯作業,並仔細聆聽來自所有合作夥伴的良善建議與針砭,時時提醒自己,還要再更謹慎,珍惜所有意見與批評。

流線傳媒 總主筆
張育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