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頭髮微捲而泛白的失業老奶奶,對著鏡頭講到哽咽:「我現在只想說…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富人、掌權者)要這樣對我們。」

過了不久,另一對來自南美的夫妻也來接受採訪,先生這天特地換上襯衫、妻子特地梳起頭髮,還帶著孩子一起來上鏡頭,但才說沒多久,夫妻雙雙對要應對突如其來的挫折,說到快要崩潰。先生羞赧的吐露:「孩子現在常常哭鬧,我們都知道是因為餓肚子了,但我…我口袋裡也真的一塊錢都沒有。」

許多人表示,現在在紐約過生活的方法,是典當車子、抵押房子

後來那位妻子更哭著用西文說:「我們有小孩啊…我們需要照顧這些需求啊。」

紐約大街上,看得到有人睡在車子裡,車後還用西班牙文的筆跡,貼著一張紙寫著:「手無寸鐵的人,也是人」。

一個紐約,有著兩個世界

在疫情的衝擊之下,美國至少有 3 千萬人失業,當中的 2 百萬人,就住在全球最富裕都市——紐約市。而上述那些頓失依靠的人們,沒有一個拿得到失業救濟金,也沒有一個得到保險或醫療補助。整個美國,可以說是沒有任何的社會安全網能接住他們。

相反的,在相隔不到一、兩條街之外,紐約上東區裡的億萬富翁,則在這 3 個月內,已經讓自己收入迅速飆升。

據《紐時》報導,從 3 月至今,億萬富翁的總收入從 5 千 2 百億,上漲到 6 千億美元,而能登上億萬富翁的富豪,也又增加了一位。在紐約,總共有 119 位金字塔頂端的大富豪。

就在 7 月 16 日,上百位民眾,在紐約最奢華的第五大道集結,進行了 24 小時的絕食、靜坐活動,而在這附近的大廈頂樓,就住著世界首富—— Amazon 老闆貝佐斯( Jeff Bezos ),他從這場疫情中,因為電商的銷量,就多賺了 280 億美金。17 日星期五,還有一場以「告訴百萬富翁」為號召的遊行,要一路走到紐約州長古莫( Andrew Cuomo )的辦公室。

美國前 400 位富翁在 1950 年代須繳較高的額稅率(上圖);但在川普通過「減稅措施法」後的 2018 年,富人繳納的稅額來到歷史新低(下圖)。圖表來源:《紐約時報》。

年輕世代正在集結「草根力量」

美國紐約第 14 區的議員亞莉珊德雅表示:「我們要求古莫州長,針對『因疫情賺飽利潤』的富豪課稅。是時候停止保護那些億萬富翁了,是時候開始保障勞工家庭了!」

來自台灣的紐約議員,牛毓琳也站出來發聲:「事實上,我們越來越多人都邁向負債的循環,金字塔頂端的有錢人,賺得比以往更多了。我們活在一個會目睹『億兆富翁』誕生的年代。」

他們發起一場運動,要靠立法、募資、遊行等方式,聲援一直被體制排除在外的底層百姓,因為美國政府一直在紓困大企業,等不到紓困小老百姓的一天。

然而,草根集結的聲音,似乎永遠不被自家州長重視。

所有的不公不義,都不是州長眼裏的優先順序

紐約州長古莫和他的團隊曾表示,要是給億萬富翁加稅的話,他們有可能就會離開紐約了,那該怎麼辦?或許換句話說是,這位州長重視來自富豪的「政治獻金」多過於貧股無依的百姓。

跟牛毓琳、亞莉珊德雅一樣同為民主黨的紐約州長古莫,在他的位子上已經 10 年了,《紐時》點評,他其中一個手段,就是靠「為富人減稅」(沒錯,和川普的共和黨有著一樣的主張。)最直接的例子,就是他當初推行的豪宅稅( pied-à-terre tax )後來因為有職業遊說家來反對,便不了了之。

而除了民主黨的自家州長之外,這個草根運動還有極大的可能,會被共和黨、及許多企業領導人反對,不過《紐約時報》文末也點明,這個法案最大的阻力,其實可以說就是紐約州長古莫本人

過往,對稅收問題一貫以罐頭訊息般回覆大眾說「這種事還是留給中央政府決定吧」的古莫,至截稿前,他的推特帳號都還在播送「要戴口罩保衛健康唷」的訊息。然而,紐約越來越多人無法餵飽自己的孩子、街上也越來越多窮人、被逼上絕路、偷拐搶騙的案件更是層出不窮。

靜坐結束了、口號喊完了、一天又過去了,美國又增加了約 6 萬例確診,而很大的可能是, 6 萬個受薪階級的民眾;6 萬個無力負擔健保的父母;或是 6 萬個需要需要仰賴孩子開始上街找工作(才有收入和健保)的小老百姓家庭。

推薦閱讀

【在最壞的年代,最年輕的力量發芽】當美國民眾不滿盪到最高點,或許兩大黨都不是「最佳解方」

【看透川普的把戲】美國富翁稅越收越少!寄望白宮「拼經濟」的底層苦不堪言

【每次呼吸都讓人感到痛苦】美國夢沒想像中好!移美芬蘭人曝:我永遠無法在這裡出人頭地

參考資料

《紐約時報》:Ocasio-Cortez Pushes Cuomo to Back Billionaires’ Tax

(本文提供合作夥伴轉載。首圖來源:Pixab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