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葉門內戰自 2015 年始於本土的軍閥衝突,後來又因為沙烏地阿拉伯(簡稱沙國)擔心葉門內部的反政府軍會崛起,因而介入,讓國內的「內戰」變成一場各國角力「代理人戰爭」(Proxy War),導致葉門成為地緣政治和國際局勢最為複雜的國家。

而聯合國在葉門內戰裡的角色,除了要試圖調停戰爭,也要進行人道救援。但詭異的是,拿著槍砲彈火對著葉門的是沙國,給聯合國最多錢救助葉門的,也正是沙國本人。原以為新冠肺炎可以讓雙方軍隊放下槍桿,共同抵禦這個人類的敵人,但停火協議未能喬攏,和平的曙光還離得很遠。(責任編輯:李姿萱)

新型冠狀肺炎(COVID-19)持續擴散,截至2日14時,全球確診病例為637萬1747例,累計死亡人數達37萬7560人;中國全境確診病例達8萬4597例,死亡人數4645人;台灣目前確診443例,並7人染疫死亡。

官方數據統計,長年陷入內戰的葉門,累計確診病例達354起、並有84人染疫死亡。但根據駐紮當地的聯合國人員表示,對外呈現的樣貌,「只是葉門疫情的冰山一角。」

聯合國為葉門唯一救援主力,資金缺口卻達24億美金

《路透》(Reuters)報導,因戰爭摧殘、公衛系統本就薄弱的葉門,如今又面臨新冠肺炎威脅,讓該國的醫療體制出現過載崩潰狀態。

而身為「唯一」人道援助主力的聯合國(UN),卻在此時對外表示,他們用於葉門的救命資金,出現高達24億美元(約新台幣718億1300萬元)大缺口,希望各國能積極解囊。

根據報導指出,聯合國統籌的葉門援助基金,2019年收到32億美元(約新台幣957億5100萬元)的捐贈,但2020年至今、卻只收到4億7400萬美元(約新台幣141億8300萬元)的捐款,嚴重短缺的狀況,讓許多下屬機構面臨斷炊的命運。

沙國是葉門人道救援最大金主,也是操控內戰勢力之一

但對於聯合國專員們來說,尋求資金支持過程,卻讓他們陷入糾結且矛盾。

因為,援助葉門的最大「金主」、同時也是操控內戰的主要勢力之一,沙烏地阿拉伯的行為讓聯合國相當無奈。

利雅得王室與胡塞青年組織(Houthis)的矛盾一日未解,葉門戰亂與人民傷害就無法解除;但在槍砲彈藥的另一面,國際社會又必須倚賴沙國鉅額的金援,讓人道任務持續進行,形成一種詭異的循環。

看在研究人員眼中,沙烏地投注重金在人道援助上,是為了提升自己在國際社會的印象,並影響外界觀點。除了對外募資,聯合國也展開內部調查,要確認資金缺口的背後,是否有人員虧空或腐敗的因素。

延燒多年的葉門內戰,可以溯源至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被革命浪潮延燒的葉門也對時任專制的總統沙雷(Ali Abdullah Saleh)起義,要求其將權力轉交給副手哈迪(Abd-Rabbu Mansour Hadi)。

什葉派反政府組織「胡塞」(Houthis)則在2014年,趁機奪走北部薩達省(Saada)及周邊地區的控制權,甚至進一步拿下首都沙那(Sanaa),自此總統哈迪流亡海外。而從2015年起,以沙烏地阿拉伯為首,結合西方盟友美英法等支持下,開始對「胡塞」反擊,希望恢復哈迪政府,衝突急遽升級。

推薦閱讀

一場人禍造成的饑荒──葉門市場「滿是食物」,為什麼卻有 700 萬人沒飯吃?

【ISIS 的世界是平的】越反越恐!美國也管不動的葉門淪為恐怖溫床

【國軍痛失英才】曾任「幻象首席」試飛官!參謀總長沈一鳴留「中東鬍鬚」,受邀至葉門助組機隊

(本文經合作夥伴 上報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新冠肺炎】葉門醫療過載崩潰 聯合國「救命資金」卻現700億缺口〉。首圖來源:EU Civil Protection and Humanitarian A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