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選擇這篇文章?】

台灣許多首長常常因為 4 年任期的限制,而亂開支票、狂砸大錢放煙火、辦活動,為的是──把功名留給自己,撇下債務給下一任。

作者為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擅利用淺白的歷史知識代入當今時事加以評論。他也引用了柯文哲的論點,希望其他縣市首長們在施政時能夠擁有新的思維。(責任編輯:黃梅茹)

圖片來源:總統府, CC Licensed。

文/吳崑玉(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

美國前總統尼克森在回憶錄<真實的戰爭>中說過:「美國人的思考是以十年(decade)為單位,俄國人思考是以百年(Century)為單位,中國人是以千年(thousand years)為單位。」所以美國的戰略常常過於短視,玩不過其他國家。

那台灣呢?

在任期限制下,很多首長的思考幅度頂多四年,甚至為了民調與評比,思考長度縮小到一年。最等而下之的,就是為了搶救選情,亂開支票,狂砸大錢放煙火,辦活動,要的只是兩三個月的文宣效應,卻要政府付出無意義的浮濫成本。

結果呢?「名留自己,債留後任」,反正「我的下一任不是我」,任內便以建設為名,儘量花,黑白開,下個男人不一定會更好,但下個市長一定會更慘,苗栗縣就是血淋淋的例子。

還有些首長,下去走行程時,前任的政績不想去,現在有爭議的地方不能去,只能去讓他沾光喝彩的行程,去到有問題的地方也不下裁決,通通交給府內局處研究。請問,我們要這種明星首長幹什麼?

所以,柯 P 說:「有任期的選舉制度、加上沒歷史觀政治人物,就是今天台灣政治上最大問題。」前後文意在強調很多局處首長跟他說今年選舉年,那個不要做、這個不要做,但該做就做,他希望建立一個可長可久制度,不會因為換市長就被打斷。這段話錯了嗎?

政治人物必須跳開任期思考

不能只思考這是不是我的功勞?!甚至施政時因此斤斤計較。

政府首長該想想,我的任期可能只有四年或八年,但我作為一個台北市民,或中華民國國民,卻要繼續在這裡生活幾十年,一切的建設與作為,都是我未來可以與市民一同享受的生活資源,一切的錯誤施政,也都是我與我的家人朋友,必須承擔的後果。

擔任市長與公職,只會是我生命中的一個段落,所以,我不能只思考首長任期內有什麼功勞?!而必須思考,卸任後我作為一個市民或國民,往後幾十年,我及我的子孫,我的家人與親朋好友,要過著什麼樣的生活?!政府首長的主要職責,就是圖利大多數市民與國民,而不是在自己的功德碑上添更多條目。

除非,這個首長滿腦子想的,是我撈完就跑路出國,或卸任後一家一室可以連吃幾代。否則,在一個短短的任期內,用長遠眼光,打造出一個可長可久,又跟上時代的合理運作系統,不是首長們的基本任務嗎?!

可換船長,但不能每換方向

德國的鐵血宰相俾斯麥說過:「國家是時間河流上的帆船。」一個政治家,就是這條帆船的船長,要在時間的河流上,帶領國家這條船,抓對風向,避開險灘,持續前進。船長可以換,但不能每換一次船長,就換一次方向,或者丟掉一半的食物,就為了滿足船長的榮耀,這絕非可長可久之道。

從中央到地方,政府首長們該思考的,不是自己家的「永續執政」,而是城市與國家的「永續經營」。首長們不要吃碗內,看碗外,老想著更上層樓,「得了第一,還要唯一」,當了大總統,還想諾貝爾,卻把最重要的福國利民之事,當成芝麻綠豆的小事。這種從上到下的觀念轉變,眼界的放大放遠,才是台灣整個政府體系,最需要建立的組織文化。

延伸閱讀

要怎樣才能讓政治菁英們明白──柯文哲沒有多偉大,他只是大航海時代帶出新風向的葡萄牙人
大家覺得政治人物都沒在做事,其實只是反應自己沒在做事而已
柯 P 道破病入膏肓的官場醜像:當醫生 30 年沒聽到謊話、當政治人物很少聽到真話

(本文經原作者吳崑玉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寫導讀與修訂標題。首圖來源:總統府,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