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選擇這篇文章】

2014年發生強冠公司劣質豬油案的食安問題,每個人對於食品安全都人心惶惶,年度代表字更是以「黑」勝出。

當年東海大學食品科學系的蘇正德教授,不願看到糕餅業受到食安問題影響生計,決定跳出來告訴大眾事實真相,卻因此遭受外界無情的批評。事隔多年,他願意接受訪問回顧當時的情形。(責任編輯:周政毅)

東海大學食品科學系蘇正德教授於2018年7月24日接受《食力》採訪,回顧自強冠豬油案至今四年來的心路歷程。(圖片來源:食力)

文/林玉婷
採訪/童儀展、林玉婷

一件食安事件引發社會與媒體集體撻伐,一場誹謗名譽官司卻判處惡意報導的媒體無罪定讞。4年來,一位大學教授名譽掃地、被學校切割、家人身心受創,只因為他講真話……。

一件讓他人生驟然巨變的食安事件:2014年強冠豬油案

東海大學食品科學系蘇正德教授於2018年7月24日接受《食力》採訪,回顧發生在2014年9月中秋節前夕的強冠公司劣質豬油案。「三聚氰胺奶粉事件時,糕餅業也是倒了很多,強冠那時候正好遇到中秋節,糕餅業業績幾乎8成都在這時候,如果消費者恐慌就不買月餅怎麼辦!我一定要出來」。

當時使用到問題豬油製造月餅的糕餅業一夕間愁雲慘霧、社會人心惶惶。蘇正德為平息社會恐慌,先是出席了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簡稱食藥署)於2014年9月6日召開的記者會,會同輔仁大學食品科學系教授陳炳輝、食品工業發展研究所資深研究員朱燕華、陽明大學環境與職業衛生研究所所長楊振昌等專家,向媒體說明。

問題豬油含大量有毒物質的可能性不高,蘇正德更從風險危害的角度說明,餿水油絕對不可供人食用,但對健康的風險必須同時考量「攝取量」

從強冠問題豬油的量推估台灣民眾就算真的吃到,以食用量來說,每人每天最多也不過吃到33毫克,這樣的食用量不易對人體造成健康危害(詳細計算方式詳見蘇正德2014年9月10日聲明書)。而當時媒體為了更便於溝通,便以「一滴油」代稱。

一個設下陷阱的政論節目,將教授專業形象扭曲成丑角

「一天一滴餿水油無害」的標題隨即鋪天蓋地被媒體大肆報導,社會輿論的焦點一夕間從黑心強冠轉移到這個發出「驚人言論」的大學教授身上。記者會隔日起,媒體開始追逐蘇正德,大量政論節目邀約他上節目。個性急公好義的蘇正德在鏡頭前反覆說明,若不慎食用到問題豬油,因為食用量少、對人體造成的危害性低。

但大眾不僅不接受,在他2014年9月8日上三立電視台《54新觀點》節目時,主持人陳斐娟更直接端出問題豬油和豬肉鬆,當場問蘇正德吃不吃。時隔4年後談起這一段,對蘇正德來說還是深刻入骨,「我真的非常生氣,所有橋段都是設計好的!全部的名嘴輪番攻擊我,當我要回應時,主持人就把我打斷!」

當時,為了證明自己所述的食用微量無害,蘇正德就算明知眼前被設下陷阱,也還是吃了「而且不管我吃或不吃,都會被罵」。但這一吃,蘇正德原本專業的教授形象,一夕間被媒體再製扭曲成這起事件中的丑角

「黃光芹在節目休息時間時還跟我說,這是節目效果,平常我們還是可以當朋友!」蘇正德想起這一段只能苦笑,「你把我當瘋子看待,我還跟你當朋友?我是神經病嗎?」

2014年9月8日,蘇正德應邀上三立電視《54新觀點》節目,遭主持人與名嘴圍攻,被要求現場吃下問題豬油和豬肉鬆。(圖片來源:三立新聞網)

一則毫無查證的攻擊性新聞,就能毀了一個人的名譽與家庭

隔日9月9日,「蘇正德大口吞餿水油 爆教授兼評委『8年撈600萬』」的新聞報導在三立新聞台播出。「因為我掛了阿娟(陳斐娟)繼續邀我上節目的電話,結果三立為了修理我,就有了這則跟事實完全不符的新聞」蘇正德表示。

蘇正德擔任政府標案的評審委員,8年來真的撈了600萬嗎?如果三立有所查證就知道,依「中央政府各機關學校出席費及稿費支給要點」規定,出席費上限為每案2000元。蘇正德8年總共擔任政府59案的評審委員,共領11萬8千元

三立記者廖婕妤在沒有任何人證物證的情況下,僅向師範大學化學系教授吳家誠電詢問到一個模擬兩可的答案「1件少則數千、多則數萬元」,就逕自以每件10萬元計算、再取整數得出600萬的數字。

社會原本對食安不平的怒氣全部集中倒在這個似乎是「強冠與馬政府門神」的教授身上。三立新聞台這則毫無向政府單位查證、也未向蘇正德求證的新聞,讓蘇正德的e-mail和電話幾乎抗議聲浪所灌爆,隨後,東海大學發出切割聲明,表明「蘇正德教授個人專業的主張與見解,並不能代表學校的意見」,美國東海校友也連署認為蘇正德嚴重毀損校譽,要求校方將其解聘。

當時龐大的社會輿論壓力幾乎要壓垮蘇家,兒子不平、多次在外為父親辯護,妻子鬱鬱寡歡、斷絕外界聯繫。2015年2月13日,蘇正德控告製播600萬新聞的三立新聞台總編輯陳雅琳、文字記者廖婕妤、攝影記者徐士庭及林伯燕等4人妨礙名譽,最後僅廖婕妤被起訴。

官司纏訟3年,沒有請律師的蘇正德,全程自己寫訴狀自己答辯,有不懂的問題時就請教同校法律系教授或法律顧問。最後,一審時士林地院依散佈文字誹謗罪,判處廖婕妤拘役50日。爾後,三立電視提起上訴二審。2018年6月6日,台灣高等法院二審宣判廖婕妤無罪定讞,全案不得上訴第三審。

蘇正德的妻子自事發後就憂鬱症加重宿疾,於2016年8月昏迷入院、2017年1月逝世,等不到台灣社會還給蘇正德一個公道。

鮮少跟媒體打交道的蘇正德,只一次,就幾乎身敗名裂、家破人亡

2014年9月9日,三立新聞台播出「蘇正德大口吞餿水油 爆教授兼評委『8年撈600萬』」報導。(圖片來源:三立新聞網,原網頁已撤下,上圖取自BBS轉貼之新聞截圖)

食安寒蟬效應,再也沒人敢說真話!

一個大學教授以他的食科專業出來說明,卻成為媒體與社會攻擊的箭靶,食安事件焦點轉移至人身攻擊。但,講真話,有錯嗎?拿一個大學教授獻祭,台灣食安環境有進步嗎?

2014年強冠案後,台灣食安事件沒少過,但是真正像蘇正德一樣跳出來、強力捍衛科學的專家學者,卻幾無二人。蘇正德案例一出,專家學者大多為求明哲保身,不再敢出頭,反正科學解釋沒人懂,記者聽不懂也不想懂

不過,當年被攻擊成這樣,問到如果再來一次、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還願意跳出來說話嗎?蘇正德笑了許久之後說「好像還是會吧。不然怎麼辦,那個糕餅業那麼慘」

這就是蘇正德,急公好義、有話不說不快。跳出來成了標靶,還可以說「我覺得這樣不錯啦,因為所有箭都射向我,當時事件很快、一週就結束了」。但再細談到當時的心情「在一個職場裡面如果被公司切割,這個人怎麼活得下去啊,要不是我個性豁達、玩笑人間,不然我怎麼辦啊!」

蘇正德大笑著說。「相信我的還是相信我,我還好啦!」蘇正德看似已然豁達,回頭又述「要是不平淡看待,我就死掉了吧!」

台灣社會不信專業、只信會講話的人

為什麼大家不願意聽真話?因為台灣社會根本對專業就不信任,所以專業人士當然覺得白費唇舌,大眾只信會講話的人、會說毒害的人,而這些人就是會接媒體電話的人,會配合媒體效果的人。蘇正德形容這是「麥克風抓狂症候群」,「這些名嘴從不講吃多少、吃多久才會有害」。

蘇正德嘆「永遠只會講這個有毒、那個有害,敏感性體質的人吃多了,傷肝傷腎致癌、甚至會喪命」名嘴只需一套造句公式,適用於所謂的食安問題。

恐懼比科學更好行銷,這是為什麼再怎麼努力闢謠,食謠言也終年不斷的原因。可是,我們該任由恐懼的情緒被操控嗎?如果不自己努力學著判斷,當你知道得越少,就越容易被愚弄。

當整個社會都在罵媒體記者是「妓者」、「製造業」時,難道不是閱聽人自己餵養出這樣不用負查證責任、只需聳動標題就能騙點擊和收視率的媒體嗎?就是因為有人相信,名嘴才能光靠一張嘴、不用專業,就輕易成為新聞的消息來源。

4年了,問蘇正德怎麼看台灣的食安?「台灣的食安問題在名嘴亂講、媒體亂報。把食安名嘴消滅掉,台灣食安問題就解決一半了!」

推薦閱讀

【上班最適合收聽】讓老闆都被你的「人工智慧」給嚇到
台灣填鴨教育製造太多考試機器,關於長大後的生活孩子一無所知
專家解密食安危機根本原因──用工業生產邏輯把食物變成商品賣
食安危機讓大腸癌成為台灣新「國病」?營養師破除迷思:現代人這六種壞習慣才是主因

(本文經原網站 食力foodNEXT 授權轉載,並同意 BuzzOrange 編輯導讀與修訂標題,原文標題為 〈一位大學教授名譽之死 只因為他講真話!〉。首圖來源:食力food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