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意圖,非事件當事人。來源:Amir Farshad Ebrahimi,CC licensed。

歐洲、美國、伊斯蘭世界發生的暴力攻擊事件,主謀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他們的性別。

不論這些主謀是右翼極端主義者、聖戰士、反移民的狂熱份子,還是新納粹。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刊登麥可・基梅爾新書《自仇恨療癒:年輕男性如何走入及走出極端主義》(暫譯,Healing from Hate: How Young Men Get Into—and Out of—Violent Extremism)書摘。作者是社會學家麥可・基梅爾(Michael Kimmel)。

他訪問超過100位極端主義者,包括美國新納粹、白人優越主義者、加拿大和英國的聖戰士、伊斯蘭國成員、歐洲反移民的個人。那麼多故事,作者發現許多人都有一項特質遭到阻饒:男性氣概

那麼該如何解釋,女性自殺炸彈客的出現?怎會有光頭黨、3K黨的女性成員?這些得到我們的關注,是因為她們違反了我們的直覺,她們屬於極少數。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調查2000年至2013年間,160起嚴重槍擊案件,僅有6件,或者說3.8%的比例,槍手是女性。

這些男性之所以投入極端行動,大多因為他們的男性氣質遭到矮化。作者訪問的新納粹、聖戰士、白人優越主義者,感到他們身為男性,是失敗的。不過這種挫敗感並未將他們導向私人間的爭執、憂鬱症、酗酒、毒癮等,而是投入政治性的憤懣中。

麥可・基梅爾並不認為一旦認知性別,就可以撇除其他因素:全球經濟問題、幼年創傷、對幼兒的暴力、性暴力、家務分工的瓦解、女性賦權與教育權。

不過性別一直是被主流論述架空的部分。記者和研究員總在攻擊事件發生時,追查兇手是否有激進的思想、意識形態,研究嫌犯的政治、經濟背景。

這是巨觀的方法。另一方面,記者和研究員接著就會改採較為微觀的檢視,運用的是心理學的模型,想發現兇手是不是曾遭受霸凌、遺棄、虐待。

使用這兩種方法都有例外,而且沒辦法解釋:為什麼兇手都特別是少年和成年男子?夾在政經結構、個人心理之間的,麥可・基梅爾認為,就是性別。

麥可・基梅爾解釋,極端右翼者的運動進程中,有一項不是去推翻、摧毀什麼,而是「在過程中,重建他們的男子氣概」

參考資料

  1. 《The Guardian》:Almost all vioment extremists share one thing: their gender
  2. 《The Guardian》:How often are US mass shootings carried out by female attackers?

延伸閱讀

為什麼美國槍擊案不斷?買了第一把槍,我才知道美國槍枝管理多荒唐
大人真能保護學生?美國槍擊案照見右派政治人物的無能
你可能沒注意但臉書上一定有出現的新聞:佛州校園槍擊案——為何這次形成比過往都強的政治聲浪?

(本文提供合作對象轉載。首圖來源:Amir Farshad Ebrahimi,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