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周玉蔻

「三分打老虎七分打恐龍」,講出這話的陳師孟終於在爭議中通過了監察委員提名。矯枉必須過正。僅管他張揚的政治演出引來砲轟,在台灣司法不公的非常體制下,恐怕我們也需要像陳師孟所稱的非常手段,才能一舉翻轉這個顢頇脫節的司法體系

在台灣,八成民眾對我們的司法體制沒有信賴感。就如 1995 年前國民黨秘書長許水德對黨內涉及賄選人士所說的「法院也是執(國)政(民)黨的」一樣,即便整個司法體系經歷三度政黨輪替,法官們仍是裝著舊體制、藍營的腦袋。

如果只是這樣還不可怕,但再加上法官自由心證的裁決與終身職的制度,這就成了一場惡夢。

自由心證與終身制度,讓台灣法官從人類退化成恐龍

歐美國家最初設計自由心證與終身職制度目的,是為了讓法官能在不受威脅利誘的情況下,憑著檢調提供的證據與其對法律的專業進行公正裁決。然而在台灣,自由心證反而成為法官超越法律規範的藉口終身制則是不適任法官的護身符。結果,就是台灣法官各個都變成了恐龍,與社會脫節;這也是為什麼當蔡英文在就職典禮上提及司法改革時,會造就全民歡騰的場景。

關於司法改革,我也曾與民進黨高層討論過。對於我指出多數法官都有著藍營腦,甚至還在馬英九的掌握之下時,他們也哀嘆表示,這就是為什麼陳師孟會被提名監察委員的原因。

儘管監察院是個雞肋機構,遲早需要面對被廢除的命運。但現階段,我們還是需要它的力量,才能將陳舊的司法體系改革一新。而陳師孟是來自監察院的一帖重藥,為司法體系刮骨療傷,剔去組織內腐敗的部分。

面對陳師孟來勢洶洶,自然引來許多反對。反對者們恐怕不明白潛藏在台灣司法不公現狀底下的危機,也或者這些人可能是現有司法體系下的既得利益者。支持陳師孟,就是對付那些讓司法天平傾倒的人的最好方法。

(本文經原作者周玉蔻授權刊登。封面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