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周玉蔻

隨著中視、中廣圖利(回饋)特定對象的真相,愈來愈清晰,馬英九的動作也越來越猙獰狼狽。他的心裡應該清楚,司法追殺的刀有多利、砍到身上有多痛,才會透過媒體放話,想要預防自己落到跟陳水扁一樣的下場。只是他卻看錯了現在的民進黨政府,反倒把自己身為前元首、前法務部長、哈佛大學法學博士的頭銜完全踩在腳下。

只靠一張嘴,馬英九黑白講的話有誰會信?

在中投前總經理汪海清的錄音帶現世之後,馬英九秀下限的程度與速度完全超乎想像。上週六(16)他先是說「如果證據確鑿,我早就被抓去槍斃了!」,隔日他又嗆北檢應該公布全部錄音內容。前陣子他才狀告北檢洩密,怎麼又要人家公布錄音內容?這種精神錯亂、顛倒黑白的烏賊戰,證明了馬英九無法拿出真材實料的證據,只能靠著一張嘴胡亂發言的理虧與心虛

如果三中案真的有冤情,馬英九大可以拿出相關紀錄出來為自己辯護。如今案情都如此逼人他都還拿不出證據,要嘛他當黨主席的時候失職,沒有留下紀錄、要嘛就是這些紀錄見不得光,也只能繼續藏起來。不過依照馬英九凡事都拿著筆記本做紀錄的習慣,後者的可能性恐怕還比較高一些。

三中案交易對象馬英九心有所屬,要的是把媒體握在手中

就算馬英九自己沒有做紀錄,我們有汪海清的紀錄也就夠了。現在的資訊顕示,中視交易時其實在余建新之外還有另一個買主保力達,而且保力達出價還比余建新高了 3 億。為什麼最終中視交易對象捨高就低?原因除了余建新是馬英九的自己人之外,也有馬英九想把媒體掌握在手中的意圖 ─ 殊不見交易後不久中時總編輯就換人了?

不只中視交易如此,中廣的交易也一模一樣。趙少康僅僅出價 10 億,卻擠下喊價 15 億的朱立倫岳父高育仁。更誇張的是,最後趙少康只拿 1 億現金跟 1 億支票就吃下價值百億的中廣,後續尾款還用中廣盈餘支付,等於幾乎免費買下中廣。

這兩樁交易的疑點,目前馬英九都沒有正面回應,只是不斷仗著高級天龍人的優越感,試圖扭曲司法體系。試問有誰能像他一樣,按鈴申告檢察長洩密,甚至要求移轉管轄?把檢察署當自家開的小店,全台灣恐怕只有他一人

三中案發展至今,已經把馬英九一生的偽裝全部拆穿。他的清廉、專業如今只剩下貪婪與傲慢。接下來,想必馬英九還會持續為自己喊冤,已經沒有人願意聽了。民進黨或許有著不願讓政治追殺再度上演的矜持,這也只是拖延馬英九入獄的時間而已。
(本文經原作者周玉蔻授權刊登。封面來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