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周玉蔻

雖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這份「平等」對於某些家庭來說卻如同洪水猛獸。幸好台灣還有像邱顯智這樣的律師,能在司法面前守護人們。最近他集結了這幾年來辯護的歷程,寫成了《我袂放你一個人》這本書。書中的每個案件或許失敗、或許尚在救援、或許已然失敗,但案情絕對驚心動魄,讓人見識到這個社會原來還有光照不到的角落

從關廠工人案、洪仲丘之死、太陽花事件到最近鄭性澤無罪定讞,這些事件裡我們總會看見邱顯智的身影。為別人的苦難奔走,彷彿就是他的宿命。而這或許是因為他比我們許多人都還了解,一般人在法律面前有多無力,但法律卻又能如何保護我們。

數十年前,邱顯智的外婆被飆車族撞死,對方卻矢口否認此事。由於當時沒有法律扶助基金會與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大家都不看好法律會讓兇手付出代價,而邱顯智的媽媽卻自立自強,成功為自己與亡母博得了正義。

邱顯智的媽媽是一位電子工廠的女工,既沒有背景也無學歷,她在聽了律師的建議之後蒐羅證據,甚至不惜繞過半個台灣到台東去找證人。最後,不僅先將對方的財產假扣押,還贏得訴訟。邱顯智在國中的時候,看到了那次訴訟的判決書;那也是他第一次見到判決書的樣子。現在看來,就是這件事與這份判決書讓邱顯智走上人權律師的道路

事過境遷,他成了一名律師,然後是一名人權律師。在律師團與社運人士的努力下,他們笑中帶淚地贏得了關廠工人案的勝訴;他們為鄭性澤爭取到死囚再審的機會,最終迎來對方等了 15 年的無罪判決。然而,在他經手的案件裡卻不是每個故事都有喜劇結尾。

沒有法律是完美的,台灣的法律相當不完美。只要司法還會成為欺凌弱勢的工具的一天,相信邱律師就還會繼續穿梭在法庭之間,為那些無助的人們伸張正義。因為,伊袂放恁一個人。

(本文經原作者周玉蔻授權刊登。封面來源:hit FM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