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周玉蔻

獵雷艦案早在 2015 年 PTT 上頭就有人爆料,但我們為什麼直到慶富逼近破產才來處理?表面因素當然是因為涉案頗深的國民黨政府下台了,檢調才有搜查、施力的空間。仔細追究起來,滋養出陳慶男父子這等惡質商人的土壤,是全台灣「有關係就沒關係」的裙帶、金權政治文化。不論政黨顏色,只要政府一日不能剪斷與商人之間的複雜關係,我們就還會有下一個悄悄搬走納稅人血汗錢的慶富集團。

慶富陳慶男父子之所以能在獵雷艦案中為所欲為,他們沒有別的本領,靠的就是許多大人物的掩護。最典型的案例就是前行政院祕書長簡太郎曾為慶富開了一場喬貸款會議;前吳敦義辦公室主任蕭長瑞也在台銀推波助瀾。除此之外,有報導指出,陳慶男還動用他身為淡江大學董事與精英校友會會長的身分,拉攏「淡江幫」來替他喬事情。過去頗受李述德提攜的一銀董座蔡慶年,因為陳慶男跟李述德的這層關係,才點頭承辦聯貸案。

有了一銀的自己人之後,慶富當然就可以拿翹了。明明在聯貸契約中慶富需要在 2016 年 3 月與 9 月各完成一次 10 億增資,但慶富這兩次增資都逾期未達成,一銀卻不僅不追究責任,反倒幫著慶富要求銀行團展延期限並獲免違約責任。更離譜的是,一銀還放款給慶富母公司慶洋,讓慶洋增資給慶富─然後再把錢收回來。

獵雷艦案中,光是一銀幫著慶富作弊還不夠。政商名流之間的關係錯綜複雜,陳慶男又豈會只靠一個幫派。慶富聯貸案裡頭,金融幫率領的八大公股行庫可說是各個都沾上了一點嫌疑。不然,憑著他們的「金融專業」又怎麼會對這麼明顯的作弊方法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每年都會公布全球裙帶資本主義指數調查,也就是一個國家有多大的程度可以不靠競爭就壟斷社會資源與產業。換句話說,這是一個「靠關係賺錢」的指數調查。台灣在 22 個長期觀察標的中,向來是名列前茅,也證明了我們政商之間親信彼此利用的關係。

今天慶富只是一個個案,但「有關係就沒關係」的文化卻是不分藍綠深入我們每個人的骨子裡。如果政府不能堅決與商人、財團斷絕關係,那麼不論政黨如何輪替,台灣永遠都會有下一個慶富、下一個獵雷艦案。

(本文經原作者周玉蔻授權刊登。封面來源:史玄生,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