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周玉蔻    表格 / 陳琳

隨著獵雷艦案的線索越來越多,真相也即將要浮出檯面。今天前總統府副秘書長熊光華今天在《蔻蔻早餐》電話受訪,他的說詞反而證明藍營要把責任賴給蔡英文、陳菊何其困難;馬吳前朝官員現在恐怕只能戒慎等待,等著未來司法追究的結果。

整個獵雷艦案爆發的癥結,都是在馬英九任內所通過的聯合貸款。慶富陳慶男父子靠著看似具體實則空虛的人脈關係,在藍綠政客之間招搖撞騙,換得銀行團點頭同意貸款。尤其是前行政院秘書長簡太郎為其召開兩次協調會、前台銀總經理涉嫌施壓放款額度,還有身兼慶富前執行長與馬吳後援會要角的簡良鑑在這案子裡如何穿針引線,都是這樁弊案追緝的關鍵。仔細想想,這些事情都跟蔡英文政府毫無干係,又為什麼他們得為此負責呢?

至於另一個關鍵人物前總統府副秘書長熊光華,他今天受訪表示他與陳慶男在 2015 年 12 月 9 號那場沒有紀錄的會面為的都是海科館的案子,就像是客服中心處理抱怨一樣。在沒有其他證據以前,我們也只能姑且相信他的說法,但這頂多只能證實他一人的清白。(編按:詳細熊光華說詞與相關報導的出入,已整理於文末)

解約或不解約?這才是民進黨真正的麻煩

面對獵雷艦案像是粽子一樣把涉案人一個個串出來,馬吳兩人以及當時官員最好做好面對真相的心理準備,而不是徒勞的將火導向蔡英文、陳菊。現在民進黨對獵雷艦案應澄清的疑慮只有幾個:海軍提前撥款 24 億、時任新南向辦公室主任的黃志芳、總統府第三局長李南陽分別與陳慶男會面,涉嫌幫忙喬事情、高雄海洋局長王端仁協助慶富取得造船廠用地。在這些小事之外,眼下蔡英文最麻煩的選擇,其實只有要不要解約這個問題而已。

海軍提前撥款既然沒有違法、違約,那事實上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但為杜悠悠之口,國防部副部長、海軍司令、參謀總長最好還是下令徹查,否則總是有人會嘗試見縫插針,徒增疑慮。至於黃志芳、李南陽這兩人,他們哪有能耐去幫慶富跟國防部喬事情?用這種會面當理由就想把事情導向蔡英文身上,指控的人未免也太小看我們的智商。而日前請辭以示負責的王端仁跟獵雷艦案本身無關,更接近於台灣招商文化積習下涉嫌加入共犯結構的嫌犯

既然民進黨要處理的都不是什麼大問題,那麼真的問題就只有獵雷艦還要不要繼續造下去。畢竟就算國防部想解約,但只要沒有能讓慶富一槍斃命的證據,高額的違約金就是政府不得不擔起的負荷。不過現在案情逐漸浮上水面,恐怕這問題未來也不是問題。反倒是馬朝官員現在恐怕是免不了一場牢獄之災了。

(本文經原作者周玉蔻授權刊登。封面來源:史玄生,CC Licensed。)